西沟村:古河道诉说的沧桑


      西沟河最终挣脱了大山的束缚,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自由奔去,奥土斯山便被气红了脸,但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在山沟里另外开辟了一条前进的道路。就这样,西沟古河道里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都探出头来,窥探着那座已经成为摆设的桥。

      奥土斯山长相峥嵘,它的丹霞景观虽然不是最美的,但在方圆数十公里还有小有名声,对于西沟河的改道,它虽然很不情愿,但也只能保持沉默,因为它无法改变什么。其实,奥土斯山也很清楚,西沟河想要改变点什么,之所以裸露出古老的河床,就是想要讲一讲循化县积石镇西沟村这个古村落的沧桑故事。可惜的是,这道古老河床的听众只有鹅卵石,就连羊群和鸟儿也再也不愿到它跟前来。

      我应该是西沟古河道最忠实的听众,看着它历经数百年的沧桑岁月,我就知道它在说什么。西沟古河道说的没错,建于清代的西沟村是个非常精彩的地方。

      平均海拔2340米的西沟村距离县城不过3公里,却深藏于山谷之中。西沟村由大庄、上庄、平庄、高志四个自然村组成,分别座落于西沟河两侧,沿西沟河道成带状分布。可以说,西沟村也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况且周边那些丹霞还是有些姿色,为什么西沟古河道却不说西沟村美,却非说是精彩?

      慢慢品味西沟村,你才会对西沟古河道所说的精彩有一个更深刻的理解。西沟村虽然是一个由起初放牧逐步定居而发展形成的村落,但现存的传统建筑仍然集中连片,有相当一部分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撒拉族古民居,分布比较集中一。这些建筑多为土木结构,飞檐斗拱,雕梁画栋,房屋前檐雕刻的花草更加显现出民俗文化及特色,雕刻花草以道数计算,7-21道不等,充分体现着撒拉族民俗文化中美、善的一面,还体现着撒拉族热情好客,欣赏美、崇尚美的一种文化元素。这是西沟村带给我们的第一个精彩。

      而西沟村带给我们的最大精彩,则是被列为非遗项目的撒拉族民族服饰。

      撒拉族男子的传统装束多是上穿羊毛褐衫,束长布腰带,足穿牛皮缝的“洛提”鞋,里面絮草保暖,晴雪两用。现在,撒拉族青年男子春夏穿宽大的对襟白色短衫,外套无领黑色短坎肩,即所谓“白汗褡青夹夹”;着长裤,束长布腰带,右腰围一绣花布兜,戴黑色或白色平顶圆形或六牙布帽,喜穿绣花布袜,冬衣多为对襟棉袄或无布面的羊皮袄。老年人多穿长衫,撒拉语叫作“冬”,做礼拜时头缠“达斯达尔”。

      撒拉族妇女喜欢穿颜色鲜艳或红色的大襟花衣和长裤,外套黑色坎肩。佩戴长串的耳环,更喜欢戴戒指和手镯或串珠,鞋袜上绣有五彩花纹。除女学生和小孩以外,几乎所有撒拉族妇女都戴有盖头,盖头是由伊斯兰教妇女所戴的面纱演变而来的,用绸布将头、脖颈盖住,仅脸部外露。妇女们盖头的颜色是不同的,有绿色的、黑色的,也有白色的,从颜色上大体能分辨出她们的年龄和婚姻情况。一般未婚者为绿色,已婚者为黑色,50岁以上或亡夫者则戴白色盖头。不过现在的年轻姑娘都很少戴绸布盖头了,代之以漂亮的尼龙丝巾。只有中老年妇女依旧保留着固有的穿戴习惯。在清末民初,撒拉族妇女在劳动时都用青布缠头,在喜庆节日还披宽敞而带有花边的披风,未婚女子梳一条或两条辫子,结婚时将辫子在头上绾起。

      怎么样?是不是长知识了?那就接着往下说。

      撒拉族服饰有两方面的特点,即服饰的伊斯兰教色彩;与回、藏、汉等民族服饰相互影响和融和。不过,撒拉族的服饰大体与回族相同,区别在于上衣一般较为宽大,腰间系布。

      由于受伊斯兰教文化的影响,撒拉族老年人做礼拜时,头缠约数尺的白布,称“达斯达尔”,身穿称为“仲拜”的服装。婴儿一降世,就给穿上无领无扣的白色衣,意味着清白纯洁地来到人间。孩子会走路时,女孩穿花衣服、扎辫子,并在脖颈上挂一块三角形白护符,里面装进避邪驱鬼的经文。还有一个听起来让不少人脸红的,那就是过去撒拉族男子还要系绣花围肚。

      好了,撒拉族民族服饰表演结束了,我们下面就去高志岗卡约文化遗址去看看,这个在高志村西山岗上的遗址,可出土过精美的陶罐,也许它们还会给我们讲讲3000年前的西沟是什么样子……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569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