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家乐,乐藏家


    

    尕藏才让正在利用空闲时间“补课学习。” 记者 罗珺 摄

    充满藏家特色的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桌子上摆着一本菜谱,尕藏才让坐在桌子前,在一旁的本子上一笔一画地临摹汉字。“包——子。”尕藏才让一边写,一边读。对于这个曾不会讲一句汉语的藏族来说,这种进步并不容易。

    尕藏才让的家在海东市循化撒拉族自治县文都藏族乡毛玉村。提起这个地方,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多巴打开了话匣子。

    “我们全乡16个行政村中有5个贫困村。1702户总人口中,贫困户有近200户。虽然贫困人口不多,但贫困程度深。究其原因,自然条件恶劣、人多地少都是客观因素。再往深里说,除了几个偏远的村子受交通因素影响外,其他村上的村民普遍缺文化、缺技术,产业单一,效益不高。”多巴说得没错,对于文都藏族乡而言,想要脱贫致富,缺的是票子,更是脑子。

    面对这种情况,如何能在当地走出一条村民增收的新门路?

    靠近班禅故居、文都大寺、万佛塔、文都古城等文化旅游资源的毛玉村率先成为了全乡的突破口。

    “我们的做法简单地说,就是依托这一优势,发展藏家乐。但并不是单打独斗,是抱团取暖。”

    究竟怎么个“抱”法?跟随多巴的脚步,记者来到了一处藏家乐。除了门口“故居藏家乐”的门牌格外显眼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走进院子“别有洞天”。整个院子完全是按照藏族传统修建而成,大到房屋设计,小到桌椅板凳,每一处细节都让人有种回归古村落的感觉。而且院子占地面积大,房间多,规模明显比一般农家乐、藏家乐要大得多。

    “毛玉村有3个社,全村170户,500多人中,贫困户有13户,54人。脱贫工作开始后,乡政府争取旅游扶贫资金200万元,动员村民开办5个藏家乐。10户为一组,每户再自筹两万元。这样一来,每个藏家乐的投资就是60万元。”多巴笑着告诉记者。

    2015年年底,统一规划设计的藏家乐陆续竣工,去年5月份,5个藏家乐正式营业。

    故居藏家乐的负责人叫扎西才让,记者看到他时,他正忙着要去采购需要的食材。

    “我家三个孩子都在上学,平时妻子在家照顾他们,我外出打工赚钱,一年收入不到一万元。乡上提出要办这个藏家乐,我第一个报了名。去年经营的时间不长,到年底每一户都拿到了一万多元的分红。这比我外出打工要好多了。”扎西才让笑着说。

    经过去年的牛刀小试,今年来的客人明显多了起来,负责跑堂的尕藏才让一下子有了压力。“我的汉语说得不太好,也不认识汉字,但现在客人多了,要是学会了能方便一些。”尕藏才让用并不流利的汉语告诉记者。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每天一有空,尕藏才让就开始恶补汉语,几个月坚持下来,已经有了效果。虽然口音较重,但也能进行简单的沟通。

    旦正加是东智藏家乐的负责人。虽然不是村上的贫困户,但他们家的日子过得也不太富裕。

    “主要是靠我一个人外出打工,但我没啥技术,只能打些零工,收入也不高。”而现在,当了“经理”的旦正加感觉自己的日子好多了。“相比其他人,我还有些在外闯荡的经验。现在这个藏家乐里里外外的事情都需要我操心,虽然辛苦,但日子有奔头!”

    夏吾才旦和女儿是村上的低保户。过去,因为有着轻度智力障碍,想要赚钱养家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在加入藏家乐之后,他在后厨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切菜、烧火,虽然是打杂,但除了分红,每个月还有二三千元工资。

    “原来哪有机会在家门口挣钱,都是外出干些苦力。如今的生活真是改变了!”对于这种扶贫方式,村支部书记才让加伸出了大拇指。“为了提高服务水平,村上还专门请人来办了培训班。现在要是生意好的话,每天差不多能接待40个人,藏餐很受欢迎。这5家藏家乐让我们村看到了脱贫的希望。”(记者 咸文静)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1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