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曼道村的传奇故事


    吾曼道像一个内敛、博学的老人,总有讲不完的传奇故事。

    无论是大山、水沟、泉眼、遗址、藏狮戏还是每一条街巷,在吾曼道村它们都被赋予了传奇的色彩。而这一个个传奇,则让这个古朴的村庄显得更加神秘。

    泉水的奇妙传说

    从“石沟”不难看出,曼道村是个缺水的村庄,但却不乏泉水的存在。在“石沟”的巨石缝隙中自南至北依次散布着三口泉眼,而每口泉眼都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勒杭曲纽”意为有神仙的泉水,位于吾曼道沟村北约2公里,泉水晶莹剔透,饮之甘甜爽口,泉眼周边茵茵柳树与沟底刺眼的石块形成鲜明的对比。因为是村子的主要饮用水源,吾曼道村民对该泉水爱护有加。为防止牲畜接近水源,在泉水周围用石墙做防护栏。

    相传,吾曼道先祖曾遭遇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没有水源,原本涌于石缝的泉眼在几天之内全部变得干涸。为了生存,他们决定迁移至事先考察的另外一处安居之地——甘南。这时,一位僧人托梦族长说,“这里能够养育你们世世代代的子孙,至于你们缺少的问题,我会来帮你们。”原本要离开的村民便听了僧人的忠告,留在原地等候他的到来,因为,除了迁移他们已经没有了其他办法,而整体迁移对他们来说更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第三天早上,僧人如约来到此地问族长,“你们需要多少水?”而族长的心愿并不算宏伟,他只要满足人畜饮水便可。因为这段时间来他们受够了这种没水的生活,所以只要能满足人畜饮水便是最大的心愿。于是,僧人便在吾曼道沟的最北部施法求雨。

    待法事做毕,吾曼道沟内出现了一泓泉水。僧人嘱咐村民让他们珍惜来之不易的泉水,并再三要求一定要在泉水旁植树,让泉水保持干净。在自来水入户的今天,吾曼道村民还保留着每年农历六月初一至初五悼念经文,并在六月初六这天前往泉眼处煨桑的习俗,以感谢泉水的再生之恩,并告诫自己珍惜当下的美好生活。

    继续沿吾曼道沟向北前行500米,便到了“帕郎郭斗曲纽”所在地,“帕郎郭斗曲纽”意为被两头石牛所盯着的泉水。该泉自一处小丘脚下渗出,水流量较“勒杭曲纽”要小。如果沟底密密麻麻的石块足以让人感到惊奇的话,那么在泉眼旁边小丘之上的两块巨石会让你感叹大自然的神工鬼斧和吾曼道村民的创造能力。两块形状和大小相似的巨石呈“二牛互顶”之势,而每块巨石重量至少在10吨。

    对于这两块巨石,当地人有这样一个传说。相传,在一个酷暑的午后,两头牦牛同时来到帕郎郭斗曲纽旁边,想饮此水解暑,但是该泉水的水流量只能供一个牦牛饮用,求水心切的他们都想在第一时间饮到水。于是,它们互不相让,开始相互用头顶撞对方,直到耗尽最后的体力也没有得到饮水的机会,只能用渴求的眼神来盯着泉眼。至今,两块石头的外形确如故事中的那样,而最为神似的是那两块石头的“眼睛”(石头上的两个小洞),像极了在泉眼。

    

    与“帕郎郭斗曲纽”紧邻的是“曲纽夏拉”,“曲纽夏拉”意为用眼睛看不到的泉水,是村中最北部的一眼泉水。之所以该泉被取名为夏拉,是因为在很久以前,这里是茂密的森林,而该泉则从树下流出,所以远观无法观察它的存在。由于水流量和水质的原因,该泉水和“帕郎郭斗曲纽”一起被引入蓄水库,供农田灌溉所用。

    元代为蒙古人驻守地

    在吾曼道沟西部遗存一处被当地人称为“索给”的土夯城墙,该墙宽5米,高7米,是村庄最古老的建筑,更是村庄历史的见证。据84岁的村民公保加老人介绍,“索给”意为蒙古人居住的地方,这是蒙古驻军前来这里时所筑的城堡。

    相传,元代时期,成吉思汗为巩固统治黄河流域的地位,遂派兵驻扎该地,驻守将军见该地四周环山,森林茂密加上不远处就有泉水涌出,认为这里是驻军易守难攻不可多得的军事要塞,便在该地驻军,修建城池。随着元朝的衰亡,驻扎此地的军队也被逐渐分散,只有老去的驻守将军留守此地,繁衍生息。据公保加介绍,将军生有索南和丹智两个儿子,长子索南以放牧为生,次子丹智整日悲伤于元朝的衰亡,便坐禅修行。今距离吾曼道村以北3公里的吾曼村为当时长子放牧之地演变而来,而吾曼道村的护法寺、玛尼房都是次子坐禅修行时所留。这也是为什么吾曼村始于吾曼道村,但村民人数远多于吾曼道村民人数的重要原因之一。

    传承百年的藏狮戏

    在吾曼道近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一直流传着一种传统的游艺杂技活动,每年农历正月初三、初五、初八时都会进行表演。“藏狮戏的表演在道帏乡只有这一个村,在循化藏区也算得上是稀有的。”道帏乡党委副书记周加说。

    吾曼道藏狮戏的舞狮的表现形式与村庄的形成融为一体。话说丹智坐禅修行时狮子为护身神兽,今吾曼道村护法寺的主供神为神狮也由此而来。之后人们用狮戏的表现形式,来祈求村子平安。在每年规定的时间,村民集体先去护法寺转寺,其意为请神狮,请神狮完毕后再到村广场开始舞狮。

    吾曼道藏狮戏表演需要6人协助完成,其中两个敲锣打鼓,两人扮演神狮,而最主要的两个角色是“阿则拉”和“桑孜该保”,这两个角色有固定的服装、面具和表演者,同时也经过传承、村民举荐等形式来决定。

    “阿则拉”是领神狮的角色。相传,“阿则拉”是一位年轻力壮,手脚麻利并且具有一定魔法的人。表演过程中,“阿则拉”不能说话,只能默念经文来指引神狮。据说,“阿则拉”不能说话这一规定,源自于当地藏族的封斋习俗。

    对“阿则拉”这个角色的传承,吾曼道村有着严格的要求。除了年轻、身强力壮之外,还要求在表演之前的两个月必须每天诵经,而且不能食用葱姜蒜等味浓的食物,以保持口腔内的卫生。如果选举的“阿则拉”人选不会诵经,那么由上一代传承人口述讲解,直至学会为止。更为严苛的是,每代“阿则拉”传承人是不能成家的,一旦这代传承人成家,就要继续推选下一代的传承人。

    “桑孜该保”意为看护神兽的老人。在整个表演中“桑孜该保”尾随神狮之后,其主要职责是替代神狮传达祝福唱辞,并从碗中用树枝蘸上牛奶给祈愿的人。“桑孜该保”传承人,除了能说会道之外,还必须德高望重。这代传人必须要在期间选定下一代人选,并且口述传承唱辞。

    据村主任彭毛多吉介绍,除了本村之外,吾曼道藏狮戏有时也会被其他村子邀请前往表演。

实习编辑:郑思娅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2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