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曼道村:古朴藏庄的传奇故事


    □ 祁国忠/文 苏先花/图

    吾曼道像一个内敛、博学的老人,总有讲不完的传奇故事。

    无论是大山、水沟、泉眼、遗址、藏狮戏还是每一条街巷,在吾曼道村它们都被赋予了传奇的色彩,而这一个个传奇则让这个古朴的藏庄显得更加神秘。

    被大山包裹的村庄

    出循化县城,沿临平(临夏至平安)公路向东一直前行,过白庄乡约5公里,再沿吾曼道沟向北前行不足一公里便能看到一座静谧而又古朴的小村庄。

    吾曼道村四周环山,东北为当日山,西北为郎青山,西南为古伟山,东南为卡央山。发源于当日山下的吾曼道沟是一条季节性沟壑,经过村庄汇入道帏沟,将村子切割为东西两部分,并留下了丰富的石材,道帏沟最终与黄河汇合。郎青山意为形似大象的山,其最北部为“象鼻”,一直延伸至道帏沟;中部“拉泽秀麻”(意为下部的俄博)所在地是“象头”部分;再往南是“象身”部分,是“贡麻拉泽”(意为上部的俄博)的所在地;其向东延伸的山梁为“象腿”。每当一缕明媚的阳光照耀在突兀的郎青山上时就会发出红灿灿的光照,村名由此而得。古伟山和当日山立于该村的南北两侧,尽管已是夏季,但海拔4438米的古伟山顶依旧白雪皑皑。相对于高大雄伟的古伟山,当日山则显得清雅娟秀。

    吾曼道村隶属于循化撒拉族自治县道帏乡,东接俄加村,西连立伦村,南邻拉稞村,北靠吾曼村。吾曼道村分上下两个社,以村中玛尼房为界,北部为1社,南部为2社,村域南北长7公里,东西宽5公里,村域面积为3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243人,均为藏族,占道帏乡总人口的7%。整个村落南北狭长,随着吾曼道沟的流向蜿蜒。从空中俯瞰村落呈“金盆养鱼”之势,而村中最大的公共建筑玛尼房位于“盆子”最中心位置。

    吾曼道村的白石崇拜在民居建筑上应用的活灵活现,“吾曼道孜亥”是吾曼道村民居的一大特色。吾曼道村“庄廓”大多一面“藏”在土崖,三面则暴露在人们眼前。为了驱邪防灾,吾曼道人便在暴露出的土墙上镶上白石,而这被镶嵌上去的白石被称为“孜亥”。每组“孜亥”由三块白石组成三角形状,整齐的排列成三行,根据“庄廓”面积的不同,“孜亥”的列数和数量也有所不同,石块的大小则由院墙的高低决定。

    巨石成就的奇观

    吾曼道沟是一条季节性沟壑,同时也是村子的传统轴线,与其说它是一条水沟倒不如说是一条石沟。如果鸟瞰整个吾曼道村,你会发现一条近7公里长的吾曼道沟形成一条银色的丝带穿过整个村庄,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特别耀眼。

    对于吾曼道沟底的这种奇观有村民推测,“这些石头是从山上经过雨水冲下来的。”但是要知道,水沟的源头当日山是一座植被覆盖完好的山,而两侧的郎青山和卡央山则是丹霞地貌,这样的地理构成,似乎可以推翻上述村民的猜测。也有村民推测,“这些石头是经过雨水冲刷大地土层,最终地下岩石被裸露出来。”这种猜测有一定的科学性,因为当地南低北高且南北高度差近300米,这种高度差的作用下,洪水成为当地最大的自然灾害。而这种洪水常常夹杂着石块发出震天的声响,被当地人称为“石头洪水”。

    在村委会主任彭毛多吉的带领下,我们走进石沟,自南向北徒步搜寻关于它形成的秘密。进入沟底,眼前的景象足以让人震撼,没有任何规律排列的石头,密密麻麻地分布在沟底,其中最大的一块名为“帕郎决义”的巨石有近千吨,而三两吨重的石块更是数不胜数。跌跌撞撞向北前行4公里后,沟底的石块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沟底的垂直高度也越来越高,而大小不一的石块像是一条条石瀑挂在沟壑两侧的山体上。彭毛多吉告诉我们,以前这个水沟没有这么深,在经过几次洪水冲刷后,就成现在这样了。

    沟底的传奇故事

    相对于我们枯燥的推测,流传于当地的一则传说,为沟底的这一奇观赋予了生命的意义,也让这一切显得顺利成章。

    相传,古伟和当日是两个神仙,古伟是男性,当日是女性。一天,两人发生矛盾,古伟出言不逊大骂当日,忍无可忍的当日便伸手去抓古伟的脸,躲避之时,古伟脸上被抓出一道道指甲印。虽然脸被抓伤,但面对一个女性,古伟也是无计可施,便气急败坏地离开了该地。

    向南行至10公里,他越想越生气,于是便拿出弓箭恼羞成怒地射向当日胸口。这一箭射出,对原本就怒火冲天的当日来说更是火上浇油。于是便派兵攻打古伟,而就在众兵快要抵达古伟所在地点,战争即将展开时,一个名为帕郎决义的高大魁梧的神仙前来说和。

    这场争斗更是引起了上界的关注,于是,便让古伟和当日化身两座大山守护山下的民众,让帕郎决义横亘在他们中间阻止再次发生矛盾,而那些士兵则化身现今我们在吾曼道沟底所看到的石块。

    至今,古伟山上仍有一块形似指甲印的四道天然水沟,当日山上仍有一个大洞,帕郎决义也是吾曼道沟中最大的石块。(上)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441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