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美虹:撒拉姑娘办学校


    记者 吴雨

    “十年前,循化的撒拉族女子能上完小学,已经是件奢侈的事了。在我家周围,除了我和姐妹们在父亲的坚持下从未放弃过读书,而其他人家的女儿都是足不出户,没有一个读书的,更别说在外工作或创业了。”西宁瑞邦外语学校校长韩美虹感慨道。在韩美虹诸多的亲友眼里,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她不仅有撒拉族姑娘固有的善良,骨子里对认定的事非常坚持,甚至可以用执拗来形容。

    只想做好英语教育

    韩美虹是循化撒拉族姑娘,2005年大学毕业时年仅19岁。在毕业后的第四年,她便拥有了自己的英语教育机构——西宁瑞邦外语学校。初见韩美虹时,她那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陷入深思时如波澜不兴的深海,透露着智慧和敏锐。她讲话时,语言与神态似乎习惯性地以英文语态模式出现,不问其职业,便感知与英文相关。她说:“读书时对英文情有独钟,大学时在外语系就读,毕业后,虽有幸进入西宁市城东区政府工作,但终究不是自己所期许的工作环境。”

    问及她的梦想,她毫不犹豫地告诉我,自己是穆斯林女子,小时候经常看到经济条件有限的穆斯林家庭,无法坚持给孩子提供读书机会,尤其不少有英语天赋的孩子更是得不到好的英语学习环境熏陶。她热爱教育,更热爱英语事业,她希望自己能办一所英文学校,把优质英语带给学生,同时能帮扶贫困的穆斯林孩子学习英语。就这样,对梦想偏执的她,终于在2007年初辞掉政府工作,开始探索如何开办英语学校。

    为办学潜心打磨

    辞职后的她,首先在西宁市城西区一所英语培训班找了份培训教师的工作,她首先对西宁市英文教育整体环境进行初步探索,探索结果令她欣慰,大环境来看,西宁的学习竞争压力非常大,家长们对孩子的基础教育更是格外重视,即使实力不济,也愿意给孩子补习英语。她明白,唯有潜心钻研课题,琢磨教学方法,教出成绩优异的学生,才能在行业里立足。

    学校实践近一年,正值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办,共青团青海省委推选她为奥运会志愿者,给她了一次重新认识世界的机会。“‘教育要从小抓’的理念在北京体现得淋漓尽致。”韩美虹说,奥运会之余,她考察了北京“新东方泡泡少儿英语”学校,发现其教育模式和教育理念值得青海借鉴。因此,北京奥运会志愿者工作刚刚结束,她就赴该校在海南省的总部参加了为期近半年的英语培训师培训。“为了更好地结合西宁市英语培训实际,从海南回来之后,我又在西安继续学习了大半年。”韩美虹说,一路走来深刻体会到南北方英语教学的差异。经过在西安的实地考察,进行专业训练及操作,她终于可以信心满满地回到西宁,开办她的英语学校了。2009年7月,韩美虹的西宁瑞邦外语学校正式在西宁市教育局登记成立。

    谁说女子不如男

    十年前的循化,在传统宗教观念束缚下,撒拉族“丫头不露面,媳妇盖住头。问话扭过脸,遇人绕道走”。然而,十年后的循化,妇女在社会、家庭中的地位明显提高,这不仅仅是因为海东整体经济的腾飞,更是因为海东人的文化观念,特别是海东女性的文化观念有了彻底改变。

    “尤其海东撤地设市后,大家对文化更加重视。最实际的情况就是,自己没文化没工作吃了亏,不能让子女重蹈覆辙。”看到家乡海东对孩子们的教育快马加鞭做起来,自己也不能闲着,针对不少贫困地区家庭,韩美虹开启了“瑞邦扶贫教育计划”,先后对海东及西宁的贫困学生实行减免学费,有近百名品学兼优的少数民族特困生获得在“瑞邦”免费学习三学期的机会。七年来,韩美虹的学校师资从最初的两名教师到现在的30名教职工,从仅仅5名学生到如今的500余名学生。学校也从一家总校拓展到如今的林家崖、乐家湾、小寨、十里铺四个教学点。韩美虹说,身为女性,创业中遇到的瓶颈非常多,但这些都不会阻挡我实现梦想的步伐。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16041119415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