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几点思考


    韩庆功

    党的十七大提出了“要弘扬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历史性课题,十七届六中全会进一步把“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作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基本内容和战略任务”。省十二次党代会提出“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崭新命题,但这个命题在理论和实践上一直没有破题。在深入贯彻十八大精神、全面深化改革、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国家的时代背景下,研究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这个问题,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和理论价值。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综合国力大幅跃升,人民生活日新月异。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社会建设起步较晚,所取得的成就滞后于经济建设,而且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伴生和堆积了社会群体信仰缺失、精神空虚、思想迷茫、诚信危机、自私自利等一系列问题,甚至导致吸毒贩毒、违法犯罪,使富裕起来的人们找不到心灵的归宿,精神无处安放,情绪得不到泄放,在浮躁、焦虑、压抑等精神疾病的重压下,人们享受不到物质成果带来的快乐和幸福。这些社会问题的普遍存在,从表面上看似乎是个体现象,但从精神文化层面解剖其深层根源,这里就暴露出在日益市场化的条件下社会建设的不少弊端,或者说我们在以GDP为核心目标的发展中忽视了精神文化建设。就循化县而言,十三万各族群众发扬敢闯感冒、坚韧智慧的民族精神,在走出去发展中占领县内县外两个市场、利用县内县外两种资源,抢占改革开放先机,充分享受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城乡面貌发生了历史性巨变。同时我们不能不看到,循化县尽管是全民信教地区,撒拉族、藏族、回族和汉族都有自己得以仰仗的信仰基座和生生不息的传统文化,但不可避免地受到市场经济利益导向机制的影响,使以宗教信仰为主的传统文化面临着被解构,以亲情为纽带的社会结构面临瓦解;人员的大流动、大分散不断消解着传统文化的魅力,年轻人在崇尚和追捧外来文化的过程中感到失落和迷茫,甚至误入歧途。一些有识之士凭一己之力做着一些寻找精神家园的努力,但因缺少政府层面的宏观设计和强力推进,往往收效甚微。城乡干部群众都在期待着一场春风化雨般的营建精神家园的集体行动。因此我们认为,启动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行动正当其时,回应了各族群众的内心渴盼,使我们看到了重新找回一度丢失的精神家园的希望。

    青海地处内陆高原,不临海不靠边,地广人稀,由于受各方面条件限制,市场化程度比较低,受到外部因素的冲击相对较小,尤其是来自市场经济激烈竞争的冲撞度不高,社会震荡不明显,各方面裂缝容易弥合,治理环境污染和社会污染成本不高,经过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完全有可能把青海建成像它的海拔高度那样的精神高地,为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做出独特贡献。

    要破解“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这个题目,我们觉得把握好“各民族”和“共有精神家园”这两个关键词很重要。就全国而言,这里的各民族应该是56个民族;就青海而言,这里的各民族应该是藏族、蒙古族、汉族、回族、土族、撒拉族、东乡族等七个民族;就循化而言,这里的各民族应该是撒拉族、藏族、回族和汉族。“精神家园”主要指人们的精神支柱、情感寄托和心灵归宿。精神家园是一个民族安身立命的所在、生存发展的支撑、身份归宿的标志。精神家园是人们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形成的共同价值取向、相似精神气质和相同情感态度等要素凝聚而成的精神合力。对任何一个民族来说,精神家园是这个群体中的所有成员共同积累的、人人享受的超然于物质概念的无形财富。有了这个家园,人们就可以相互取暖,可以共同表达,可以集体防卫,就有了安全感、温馨感和幸福感。根据调研提纲提供的思路,现就“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谈一点不成熟的看法,不妥之处请批评指正。

    1、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最大前提应该是“四个认同”,即对伟大祖国的认同、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认同”。“四个认同”和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是源与流、根与叶的关系,四个认同为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指明正确方向、提供丰富营养、增强内生动力。

    2、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如果说五个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是有形的硬治理的话,那么,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则是无形的软治理,它承载着比其他治理手段更为宽泛的治理要素,释放出潜移默化的恒久能量。

    3、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是包含着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建设和党的建设的系统工程,是关照所有社会群体、提升一个民族和国家软实力的精神文化工程。

    4、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应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引领,坚持正确价值导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在历史和现实的维度上,把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融为一炉后提炼出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价值体系,它凝练了中国传统文化精髓,反映了中国人民普遍的价值追求。只有把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放到这样的价值体系中去构建,才能与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在同一个坐标体系中同振共频。

    5、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需要坚实的物质基础。撇开物质基础谈精神家园,只能是空中楼阁、镜花水月。只有在不断推进经济建设的基础上,才能营建温暖而和谐的精神家园。同时,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必然是以公正、法治、秩序作为保障的。如果贫富差距拉大,公民的生存权、发展权、财产权得不到保障,基本人格得不到尊重,强取豪夺,倚强凌弱,那么,所谓的精神家园只能是残枝枯叶,满园萧瑟。

    6、生态文明建设是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题中之义。这里所说的生态文明应当包含自然生态、政治生态、文化生态、社会生态等方面。一个山青水秀、政治清明、民风淳厚的地方必然是令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的精神栖息之地。涵养政治生态时,应保障各族群众依法有序地参与政治建设,尊重村民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权力,通过制定乡规民约、村规民约等制度,保证基层群众对涉及自身权益事项的管理权。

    7、提升公民的文化道德素养是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永恒课题。一个温暖的精神家园注定会远离野蛮与愚昧,追求文明与高尚。公民的文化素养不会自然提升,需要在后天有计划的学校教育中得以锻造。像青海或循化这样的边缘少数民族地区这个问题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一个没有知识素养的族群,一定不会走得很远,即使一时发达了也会迷失方向,导致自恋,最终走向自闭。所以把发展教育文化事业作为营建精神家园的基础性、战略性工程加以突出和强化。

    8、引导各族群众树立理性的婚育观念、绿色消费观念、正确教育观念。现在农村的攀比风、铺张风刮的很严重,结婚花十几万,丧葬花几万,盖房花几十万,车辆档次越来越高,村民把辛辛苦苦挣来的钱都用在本来少花钱也能办成的事情上,无端地抬升了消费水平,过日子压力很大,建立不起应有的安全感和幸福感,更不要说为扩大再生产和长远发展积累资金。这种有悖于中国农民勤俭持家的传统作风的非理性消费,助长了一系列不良习气的滋长,纵容了浪费,放行了欺诈,出卖了友情,断送了教育,允许了低俗。我们的近邻甘肃省某些地区对此已经做了有益尝试,政府、企业家、宗教界、专家学者、社会贤达联手移风易俗,抵制一切超越正常生活规则的消费行为。我们坚信,随着中央改进作风八项规定的深入落实,党风政风会持续好转,良好的党风政风会渗透到民间,进而带动社会风气根本好转。

    9、为各族群众提供寓教于乐、健康向上的精神文化产品。精神文化阵地具有可塑性,我们不去占领,必然会被别人所占领;健康向上的群众喜闻乐见的社会主义文化不去占领,必然会充斥低俗的、迷信的、邪恶的文化产品。现在是多媒体时代,普通老百姓获取信息的渠道便捷多样,但娱乐节目和平面信息所带给他们的感官冲击并不意味着群众获取精神文化营养的需求已经满足了。随着欣赏水平的提高,广大群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触及灵魂、抚慰心灵的文化产品。高质量的政策宣传、法律宣讲和时事演讲他们都喜欢听,反映老百姓生活的文艺作品、歌舞节目他们都喜欢看。

    10、依法治理和以德治理相结合,依法调整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现在越来越多群众开始依靠法律解决生产生活中出现的问题,感觉到了依法办事的重要性。目前的问题是群众对日常遇到的法律问题了解不是很清楚,在生产经营中吃亏上当受损现象经常发生。要是“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享受到公平正义”,首要的一点是要让各族群众成为懂法知法的现代公民。因此,拓展法治宣传领域、提升法治宣传质量尤为急迫。各族群众对人民调解工作有新期待。随着群众民主法制意识的增强,主张个人权利成为处理社会关系的重要方面,使过去那种主张群体利益的群体性矛盾纠纷逐渐被个体间的矛盾纠纷所取代,比如在新一轮农房改造中出现难以计数的邻里纠纷。还有居高不下的婚姻纠纷等。这些纠纷多数是比较细碎的小矛盾,诉诸法庭成本较高,老百姓也不愿意打官司,打了官司不仅耗时耗费,还伤了和气,愿意通过调解手段加以解决。化解大量矛盾纠纷,消除不稳定因素,就是为精神家园掸灰尘、除杂草。

    11、发挥妇联、工会、团委、残联等群团组织作用,从细微处呵护精神家园。在全社会倡导与时代精神相吻合的新风尚,引导各族群众树立向善向美的生活情趣,树立见义勇为、扶危济困、尊老爱幼的道德情操。比如,开展评选“五好”家庭、文明村社、平安寺院、文明校园等活动,表彰尊老敬老、关心教育、慈善救助等方面的先进人物。

    12、关心弱势群体,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共享精神家园温暖。保障残障人士、孤寡人员、失足青少年、刑满释放人员等特殊群体的基本群益,使弱势群体也成为共有精神家园里其乐融融的一份子。

    13、在宪法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要充分尊重各民族的宗教信仰自由和风俗习惯。从小方面讲,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精神家园,比如穆斯林的清真寺,藏族的佛教寺院,汉族的庙宇祠堂。但各个民族的精神家园和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是不矛盾、不对立的,因为他们都是在“四个认同”前提下的一种客观存在。因此,我们应该处理好大家园和小家园之间的关系,对符合“四个认同”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要给予尊重和保护,不符合“四个认同”的要进行教育和引导。进行“三个离不开”教育,在加强民族团结的同时,搞好各宗教间、各宗教内部教派间的团结和谐。

    14、保护文物古迹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守望精神家园。古城墙、古建筑、古典籍、古树木等古迹遗物承载着一个地区、一个民族绵延千年的历史风貌,储存着一个地区和民族的历史信息,是人们怀念过往岁月和寄托文化情感的具体物象,是延续历史记忆的地标性证据,也是维系精神家园的情感纽带。

    15、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需要搭建放逐精神的物质载体和释放平台,比如城市修建博物馆、图书馆、影剧院、体育馆、青少年活动中心等,农村修建休闲文化广场、建立文化活动中心等;需要发展当地文学艺术事业,为各族群众提供能够愉悦身心的丰富多彩的文艺作品。组织城乡干部群众参与各类文艺及健身活动。要把建设高原美丽乡村跟构筑精神家园结合起来,给精神家园赋予美丽的外在形象。

    16、循化是全国唯一的撒拉族自治县,又是撒藏回汉聚集的多民族多宗教聚居区,儒家文明、佛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汇聚一地的独特景象,为多种文明互鉴共融提供了全国性范本。这样的文化共同体本能地具备了一种集体免疫力,使任何一种外来宗教和邪教找不到立足之地。这也是各族群众共有精神家园不受外部因素侵扰、保持恒久活力的一个原因。人民公社这样的集体组织解体之后,群众集聚的场地主要是宗教活动场所,所以有必要对各类宗教活动场所进行科学有效的管理,把对宗教活动场所的管理作为和谐社区建设的一个方面,纳入基层治理体系建设之中。

    17、循化有着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人文资源。喜饶嘉措大师被毛泽东主席称为“爱国老人”;邓小平说第十世班禅大师是“我们国家一个最好的爱国者”;曾经接纳过西路红军落难战士的红光村封存着一段难忘的红色记忆;被王震将军赞誉过的帮助解放军战士抢渡黄河的撒拉族群众的革命情怀传为佳话。这些都是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丰富养料。

    通过学习喜饶嘉措大师和班禅大师的伟大爱国情怀,进一步强化各族群众的爱国主义思想;通过缅怀革命先辈的奋斗业绩,树立各族群众饮水思源的感恩意识。

    (作者系循化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623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