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清水乡


    青海新闻网讯 循化县清水乡位于县城东部,因黄河水清澈而得名。东接甘肃大河家镇,西连积石镇,南邻白庄乡,北靠化隆县,临平公里和循大公路穿过其境。在境内不仅能够游览其秀丽的风光,也能在这里感受浓郁的撒拉族传统文化。

  天下黄河第一湾

  出循化县城往东5公里便到了清水乡地界,进入清水乡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黄河转弯处的清水湾。传说,此为大禹导河积石的前夜,为试斧利钝,挥斧砍山而劈出的岩石景观。清水湾背依小积石山,南临黄河水,四周绿树成荫,草木丛生,鸟语花香,颇有“世外桃源”的情趣。站在对面的小丘上观看呈“U”型,小积石山鲜红色的岩石与清亮的黄河水交相辉映,满眼的美景显得超凡脱俗。因此处黄河水流平缓加上两岸景色优美,也被人们称作是“天下黄河第一湾”。同行的清水乡干事韩富良说,黄河之所以要在这里拐个弯,是因为黄河在离开循化县境时,难舍当地美景,想再看这里一眼,不禁回头一望,这一望,便望出了一个美丽的清水湾。

  每年七八月份,都有大批摄影爱好者慕名而来,只为拍得这世间美景。因为美丽,所以难忘,在很多离家闯荡的撒拉人心目中,清水湾代表的就是故乡。的确,在拉面经济的带动下,许多撒拉人民离开故土前往经济发达城市开拉面馆,而几乎每一个拉面馆都挂着清水湾的照片。

  如今的清水湾不仅成为了循化又一张金名片,还在离乡人们的心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而清水湾的蜿蜒缠绵、回头眺望,也正是这些游子们离家时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欲走还停的物化形态。

  撒拉英雄救英雄

  阿什匠村是清水乡的一个行政村,位于乡政府所地东北方向1公里外的黄河南岸,由于60多年前当地村民英勇的行为,被称作是“循化的英雄村”。进入村子,将车停靠在整洁宽阔广场上,我们徒步来到了黄河南岸。巍巍小积石山就如一面墙一样屹立在对面,清澈的黄河在村庄与大山之间静静地流过。村支书韩占魁跟记者说,以前这里的黄河岸边都是庄稼地,水流很急,后来由于积石峡蓄水,两边的庄稼地都被淹没,水流也变得平缓。

  蜿蜒的黄河不仅给孕育了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撒拉儿女,也让勇敢的撒拉汉子练就了娴熟的游泳技能。一个关于撒拉汉子勇救解放军的故事也由此开始。

  在村委会主任韩占魁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当年救解放军时现在唯一在世的人——现年88岁的韩五四曼老人。在老人家中,老人用淳朴的撒拉语讲述着这段难忘的历史,而一旁的清水乡干事韩富良认真地做着翻译工作。

  循化县解放初期,人民解放军从兰州过循化向省城西宁挺进时,由于河水湍急,河面上仅有的赞卜乎大桥也被敌人摧毁,只能凭借皮筏子、独木舟等一些原始的渡河工具渡过黄河。不料,其中的一排独木舟由于河水湍急冲断了连接其他木舟的绳索,被湍急的河水冲了下去。由于当时的解放军大多是中原地区人士,很多人都不熟悉水性,无法游到对面,只能任黄河水无情地冲刷。当遇险的木舟漂到清水湾下游的阿什匠村对面时,恰好被正在黄河岸边劳作的韩五四曼等十几名撒拉族青年看见,他们跳进黄河,拼尽全力把木舟拉上岸,才使一舟子弟兵得救。在得知解放军要渡河与部队会合时,他们又将得救的子弟兵送到上游渡河口,用皮筏子送上了河对面,顺利与大部队会合。据老人回忆,他们先后在这里救了三批解放军,而且每次都把得救的解放军送到河对面。

  事后,王震将军为表彰韩五四曼等人的英勇行为,奖励给他们茯茶、铁锨、筏子等物,还亲笔题写了一面写有“英雄救英雄”的锦旗。如今这面锦旗已成为撒拉人民善良、勇敢的见证。顺着黄河前行的方向,再看这里的一山一水,无不透露着英雄气概。

  孟达人的篱笆楼

  前往篱笆楼所在地孟达大庄村,必须要经过河道狭窄,礁石暗伏的“狐跳峡”。狐跳峡是积石峡中部的一段峡谷,因黄河至此突然变得狭窄,一只狐狸能够轻松跃过而得名。相传,很久以前,一个猎人从孟达森林追捕一只野狐到黄河岸边。野狐东逃西窜无处躲藏,危急之下,从南往北一跃而过大山。那河对岸岩石上遗留的野狐奔跳时的爪印,经风雨侵蚀,暴流冲刷,形成了碗口般大的印迹。如今因水库蓄水,黄河水位上涨,却将这段狐跳峡隐于河水之下,留给路过此地的人们无限遐想。

  经过狐跳峡,一个古老的村落出现在眼前,进入村庄,在狭窄、整洁的村巷两侧,零星的篱笆楼散落在新式建筑中,显得有些破败。在村民马凯文的带领下,我们找到了一座保存较为完整的篱笆楼。楼体框架由木质良好的松木构成,墙体用杂木枝条编织,两面抹以草泥,墙体中间为空,房子的门窗和柱子大多雕饰有各种精美的图案。马凯文说,使用这种方法建造的楼房,既节省建筑材料,又可以减轻楼体重量,同时,中空的墙体冬暖夏凉、透气性强。进入篱笆楼,踩在脚下的木板呀呀作响,让人依稀感受到撒拉族人过去的生活。

  相关资料显示,孟达地区古称河关地,自古以来是甘青交通要塞。原先他们以打猎从文昌沟打到孟达原始森林,后来在现在的大庄村发现北面山林下黄河流淌,而此地又是这林山沟口的一个平缓地,为了防御野兽,白天进沟上山打猎,夜间回到这里歇息,久而久之就在此地定居了下来。他们开发林地,利用当地自然林木土石资源,同时,与周边藏、汉、回、土等民族交往,集结丰厚的多民族文化,修建创造了篱笆楼建筑。因此,篱笆楼不仅记载着不同时代的建筑特征,也是撒拉族建筑风格的历史记忆,同时积淀着多民族的文化现象,是高原上难得一见的、具有一方民族区域特色的古建筑。

  撒拉族人修建的篱笆楼,吸收了汉、藏以及伊斯兰文化,可以说是各民族智慧的结晶,也是研究撒拉族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历史的实物资料。眼下,由于大庄村部分地域处于积石峡水电站的淹没区,村内部分古建筑在不久的将来会被淹没。

  漫步于寂静的村庄,看着眼前那一栋栋古老的民居,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孟达人饱经风雨的沧桑历史。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3445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