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最新信息     一线故事  ∕    为您服务    新闻广角 
 
老苏的春运进行时

   有人说铁路是一部大联动机,火车安全运行的背后是需要许许多多幕后人物的默默付出,苏宏枝就是其中之一。老苏今年48岁,担任青藏铁路公司格尔木工务段站二线路工区副工长。一大早,他组织职工召开班组安全会。

  苏宏枝所在的格尔木站二线路工区主要承担着青藏铁路第二大站——格尔木站场共计104组道岔和驼峰股道走行、站专线共计16.428公里的线路设备养护维修任务。

每日职工外出作业前,老苏都要向职工反复叮嘱:慢走细看、注意?望…

  青藏高原隆冬的寒夜总是显得那么漫长…一大早,施工作业“天窗”修的时间快到了,苏宏枝和职工们顶着初升的朝阳向着施工现场走去。

前一天格尔木下了雪,老苏带着职工正在对格尔木站场道岔的积雪进行清扫。

利用行车调度“天窗”点发布前的时间,苏宏枝和职工们对每一台养路机具进行操控测试。

    一切准备就绪了,老苏带领职工准备上道作业。老苏身上没有太多的荣誉光环,身材消瘦,脸庞黝黑的他每天穿着对比服、脚穿劳保鞋,总是第一个来到施工现场。从他担任站二工区副工长的近20年来,不论寒来暑往,他始终与全体职工一道奋战在安全生产最前线。不论寒来暑往,他用坚实的步伐走遍管辖每一米线路设备,徒步丈量线路达数万公里。他参与的公司、段近百次大中型线路施工,没有一次责任晚点或延误……

    老苏以铁路工务人特有的方式目测线路水平高低。作为一名铁路工务“土专家”式的首席技师,仅仅有着中专文化水平的苏宏枝,自1984年参加铁路工作以来,刻苦钻研业务理论知识,带领着班组职工把探索与实践、理论与实际良好地结合起来,实现了自身综合素质和班组管理的不断提高。

    老苏不自觉地脱下手上的手套,用他那裸露的手,在站场聚精会神地测量线路道岔几何尺寸。他的手因寒冷被冻的黑红并且有干裂,打开手掌是布满横七竖八的深深裂纹,我试着用手摸了下,感觉手上全是又硬又厚的老茧。

  问他为什么不喜欢戴手套工作。他说:“戴上手套总怕测量线路设备时不够精确,虽说咱工务人傻大黑粗的,使用的养路机具也相对笨拙,但是咱维修出来的线路设备却是用毫米计算的,当然不敢有丝毫懈怠”。

  苏宏枝的妻子也是青藏铁路公司管内客运段的一名普通客运员,她长期担当着西宁至格尔木的乘务工作。苏宏枝与妻子结婚20余年来,每次妻子走车或是走车回来,苏宏枝总是穿着对比服去接送。1月30日的晚上,苏宏枝的妻子当晚走车,他一路帮妻子背着走车时携带的行李背包,把妻子送到火车站安检口时,把背包轻轻放到妻子的肩上,相互叮嘱:“工作中要认真,注意安全、注意保暖”…

    平凡的春运牵动的是铁路人不平凡的辛劳付出,在春运中,像老苏这样的平凡人物还有许许多多,他们有付出、有泪水、有收获,但他们却从不退缩,他们虽然平凡的就像铁路钢轨两旁默默无闻的道砟,但他们却始终坚守岗位责任,苦干实干,全身心地守护着铁路的安全与畅通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197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