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最新信息     一线故事  ∕    为您服务    新闻广角 
 
编组场上的“最美逆行”

  日日夜夜在一条条编组线上穿梭,整日与车为伴,全天候的室外作业,夏季,酷暑难耐,顶着烈日工作,冬季,往往是作业中一身汗、作业后一身冰。风霜雨雪勤操劳,酷暑严寒不退缩,调车组的日子真的太苦了!  苦,但是西宁货站位于兰青、青藏、宁大支线三线的交汇点,是管内重要的运输枢纽,担当兰州、格尔木、大通县三个方向的直达、直通、区段、摘挂、小运转列车的编组、解体、改编、到发、会让和旅客列车的通过作业;苦,但是从事调车作业已经12个年头,今夜的调车作业计划单已下发,在冷风中等待编解的货车正紧密的排列着;苦,但是当许多新工谈“调车”色变,他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不断在岗位上磨练自己,并取得傲然的成绩。他,就是西宁车站货运转车间二班二调的调车长周伟元。

走在冷风中,岗位需要我

  2月15日20时,货运转四班二调与交班的二班二调进行一对一对号交接班,接过了生产接力棒。高原冬季的夜晚总是来得早一些,时间刚过20时,天就已经黑透了。  二班调车长:“禁溜线空线,调1进减速器7辆交班”,四班调车长复诵;二班一号连结员:“调1至调3空线”,四班一号连结员复诵……2个班的调车组人员面对面整齐地站在交班线上,由于天气的寒冷,交班过程中交流时口中呼出的两团哈气都可以明显的看到。  周伟元今年32岁,身高1米82,在调车组里一眼就可以辨别出他。交班结束后,在编组场灯塔的照耀下,周伟元带着连接员李一昕、制动员权朝君和张寿龙一起走向工作岗位。  实验机车固定调车灯显设备、传达调车作业计划、确认推峰信号、观察车速、监视车距、联控提钩、核对车号车数,每一钩作业,周伟元都仔细核对,传达命令。  “肩上担的不仅有作业的安全,更包含着二调其他兄弟的人身安全,核对了再核对,确定了再确定。”二班二调其他1名连接员和2名制动员都是2013年新分来的90后新工,工作中,周伟元是他们的老师,生活中,充当着他们的兄长。  “调车长,道11排风完毕,可以挂车。”  “道11排风完毕,调车长明白。”  制动员权朝君正使用“石子排风法”进行排风,做到“风净闸松”,算起来他在二班二调已经有2年的时间了,与同组的人都有一定的默契配合。  “提钩。”调车长周伟元联控到。  “连接员明白。”连接员李一昕回复到。  驼峰平台上还有一个身影在不停奔走,他是连接员李一昕,在整个作业中他时而核对车号车数、时而与周伟元呼唤应答,认真执行着提钩联控和确认车组排风情况,配合周伟元将车列进行全部解体。  22时,第一批作业还在进行着,此时,强劲的寒风将调车组所有人员的脸都吹得微微发红.

时间飞逝,我热爱我的岗位

  “无数个夜晚,看着一组组车辆解散到不同的股道,听着车辆经过减速顶的声音,却让我感到格外安心,因为我知道这代表溜放车辆已经安全进入了目的股道了。”站在阵阵寒风不断的驼峰平台上,作为调车长的周伟元有条不紊地指挥着调车机车。  2004年周伟元从西宁铁路司机学校毕业,分配到货运转车间制动员的岗位,从制动员到连接员再到调车长,一共经历了12个年头,这12年里他从一名青涩的新工成长为一名能够独当一面的调车长。  “刚分到调车组的时候,我负责平面溜放,那时候下鞋都是全人工的,人工制动、人工调速。”周伟元在制动员的岗位上一干就是四年,人工制动对于业务能力要求很高,苦练技术成为这四年当中的唯一关键词。  2008年以前货运转使用的是简易驼峰,还没有自动减速器,只能靠人工下鞋或人力制动器完成制动,这意味着要准确掌握力量与时机的精准结合,让货车平稳地停下来。  “人和鞋、人和鞋叉、铁鞋和铁鞋,注重三距。”翻开《调车工作问答》的课本,周伟元写下这样一句话,在不断的理论与实践的磨合中,周伟元总结经验,迅速成长,也许他自己感觉不到自己的成长,但是作为师傅的马水泉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这小孩工作十分踏实,只要分配给他的工作,他都喜欢琢磨,认真完成,平时工作中,从来没有迟到早退,没有请过一天假。”早已成为值班站长的马水泉回忆起周伟元刚步入工作岗位之时,依旧感慨地说道。  12年里,调车工作早已成为周伟元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许多人说调车工作除了辛苦以外最大是危险,然而周伟元却坚定地用“热爱”二字击退了所有说法。

他们退缩了,我选择逆行

  “爸爸,你的衣服上怎么这么脏啊。”如今已经3岁半的大女儿指着周伟元对比服上的油污灰尘童言无忌地说道。成天与冰冷生硬的各种车皮为伴,在满是货车的世界里穿行,虽然将路服洗了又洗,可每次工作完回到家,路服又“现回原形”。  调车组每日调动车辆120多钩,从编组场最东头走到最西头1公里多的路程,每一班作业调车组人员常年在场子里来回的奔波,领车、防溜,在酷暑与严寒交替中,调车组的许多同志不同程度的出现了静脉曲张、关节炎等多种疾病。  “每每新工谈‘调车’色变,不足为奇,现在许多90后都是独苗,没有家庭愿意孩子受这份苦。”货运转车间党总支书记李国文如是说道。  “每一份工作都必须有人坚守,有些职工由于调车组工作是苦、累、脏离开了这个岗位,但我选择留下”周伟元说道。  在周伟元的二班二调里,连接员李一昕说“每次领车时,我觉得自己就像和车体融为一体了,就是它的眼睛。”虽然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但在领车的时李一昕总是炯炯有神的双眼始终严密监视和?望着线路前方。  受到周伟元的影响,他们把周伟元就当成身边的好榜样。日以继夜的在岗位上坚守最初的信念,不断磨练成长。从2012年周伟元担任调车长以来,先后于2014年获得全路青年岗位技术能手,2016年获得公司先进生产者等荣誉。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197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