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最新信息     一线故事  ∕    为您服务    新闻广角 
 
安多:三个人的车站

  一路追赶着变幻莫测的风雪,来到了藏北草原。

  这里辽阔无边、空旷、寂静,阳光穿过云层,照耀着翱翔天际的雄鹰……它壮美得让人窒息;可与此同时,却又狂风呼啸、滴水成冰,超过四千五百米的海拔让人呼吸急促,头痛欲裂。

  凌晨六点半,我们到达了海拔4702米的安多火车站。

  此刻,天空中还是漫天星斗,室外的温度低于零下二十五度,我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呼出的水汽结成冰晶的声音。

  就在此时,安多火车站的铁路职工智玉喜、冯兰君和杨健林已经整装完毕,做好了迎接今天第一班火车的准备。

  他们是驻守在这座高原小站上唯一的三名铁路职工,这是一座只有三个人的车站。

  值守

  智玉喜在铁路上干了30多年,还差一个月50岁了。他个子不高,微微驼着背,鼻梁上架着一副近视镜。

  “来安多已经近十年了吧,我属于第一批上来的。安多车站哩,就是在青藏铁路同时世界上呢海拔最高的一个有人值守的车站,海拔最高的。”

  冯兰君也是一名“老铁路”,瘦高的个子,棱角分明的脸庞显得干练,常年在高原上面对刺眼的阳光,他的眼睛总是眯成一条缝:

  “我是90年参加工作的吗,到现在入路已经26年了。”

  杨健林是三个人中年龄最小的,可也已经是接近不惑之年,他话不多,在向旅客通报列车即将到达之后,立即前往站台上的岗位:

  “接车的流程就是我在这儿等列车进来停稳之后,候车室组织旅客放行,我在这儿,然后协助列车员组织旅客上下车。”

  安多火车站不到300平米的候车室里坐满了旅客,他们有着不同的表情,经历着不同的故事,今天,他们将离别,或是归去,也将体验属于自己的失落、渴望、悲伤或是喜悦。

这叫人想起法国画家杜米埃在一百多年前创作的油画《三等车厢》。

  或许时空在变迁,可漫长的铁路上发生的故事却总是大同小异。

  小站人生

  火车终于来了,列车车头的灯光逐渐照亮整个站台,伴随着越来越大的轰隆声和大地轻微的震颤,列车停靠在这个只有三个人值守的高原小站。

  旅客们争先恐后地挤上火车。谁曾想到,就在这个高原小站旁,曾经是穿越千年的藏北古道:绵延的商队、朝拜的信徒……演绎过多少传奇和悲壮,这一切都已化作历史的尘埃,消散在漫长的时光中。而今天,古道旁这条现代化的铁路使通向远方的行程不再艰险,此情此景,恍如隔世。

  随着列车缓缓离去,站台上恢复了空旷和寂静。

  第一缕晨光给辽阔的安多草原披上一层金辉,智玉喜、冯兰君和杨健林迎来了一天中难得的休息时间,他们等待着下一班列车的到达。

  每一天,他们的生活就这样循环往复。就像钟摆和旋转木马,同样的值守、接车、疏导旅客,然后是汇报乘降旅客的数量,最后向列车长道别……很快,三个人送走了今天的最后一班列车。

  看着远去的火车卷起沙尘,冯兰君记起了这条铁路刚开通时,当地牧民的惊奇和欣喜,他的眼睛闪烁着光亮,那是令他自豪和热血沸腾的一幕:

  “能感受到对方带给我们这种情感上的东西,那是真的是发自内心,见了火车开过来了,那又是跳又是唱,挥舞着手臂。”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站,时间是漫长乏味的。面对孤独,冯兰君、杨健林、智玉喜能做的并不多。

  “你面临的可能就是孤独多一些,在自己感觉特别孤独那一刻,听听音乐,看看电影。”

  “孤独肯定有,简单的娱乐就是下下棋,上上网,看看电视,也就这些。”

  在这座荒凉的车站,智玉喜在行车室里养的花草,是三个人每年多数时间里能见到的唯一绿色,这些花草成了三个人最好的伙伴。

  “你看我养的文竹怎么样儿,文竹也好得很吧,然后再其它的也多,君子兰呀,石榴,水竹,你看都养呢。见点儿绿色自己心情好点儿吗,自己的工作环境呗,然后看着也舒服。”

  一年又一年,草原上的风夹杂着砂砾,吹黄了青草,吹老了少年。

  猴年就要到了,三个人就要再次老去一岁。

  “为什么留在这里?”我的追问他们给出了同,却又相似的答案。

  “向往这里,这里是海拔最高的,这里的天,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蓝的。”

  “从九零年入路的那一刻起就,从我个人内心来说的话,你能在这个地方坚守住,人还是需要一点精神的,这就是一种自豪。”

  “咋说呢,父亲就是修铁路过来的,我等于传承了父业吧,对铁路的感情难以割舍!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就说的是我们。”

  虽然外面的世界灯红酒绿,他们仨都学会在寂寞中坚守。就像这小站,虽微不足道,但不可或缺……

  说话间,今天的工作就要结束了,今天有些单调,单调得就像明天,后天,或者在小站里的每一天。

  远方的家

  快要过年了,今年春节和藏历新年假期,三个人都无法回到家乡与家人团聚。

  在漫长的铁路生涯中,有多少个春节无法回到家乡,三个人自己也记不清楚;在这座荒凉的高原小站,他们又见过多少人出发、到达、相聚和离别,见过多少欢笑和哭泣,体味过多少人间的冷暖,他们同样记不清楚了。

  (智玉喜)“祝妈妈健康长寿,家人永远快乐,和谐。我们家确实挺和谐的,家里人都守着老娘,老娘快九十了,愿老娘继续有个好身体。”

  (冯兰君)“老爸老妈,儿子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从事这份工作,你们也不要担心,你们每天都高高兴兴,身体健健康康,我这也就是安心了。孩子就是说,安心学习,不要一天到晚就是说分心啊这些的。”

  (杨健林)“对他们说一声我爱你们。”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934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