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最新信息     一线故事  ∕    为您服务    新闻广角 
 
冬日里的高原养路人

  高原冬日,天高云淡。近日,乘坐火车到达比邻青海湖北岸,海拔3200多米,四周荒芜人烟的西宁工务段鸟岛线路车间,庆幸自己碰上了难得一遇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到了车间,与车间党总支书记魏国强互致问候后,乘坐汽车往鸟岛线路工区职工作业的青藏线下行K224+700多米处冻害整治地段驶去。  

    到了地点,看到一群身着黄色马甲,穿着看似厚笨,面部包裹严实,只露双目,鼻口补位的围脖上挂着白色霜珠养路人。他们有的前面一起一落量取线路几何尺寸,有的单膝跪在钢轨上目视看道标注线路起道、拨道、改道数据,有的操作轰鸣的螺栓机松紧螺栓,有的背着垫板按照标注数据配发垫板,有的手提50多斤起拨道机起道,有的进行垫板作业,还有的距离人群20多米远进行防护作业………  

    这群人的工作都在一起一落中缓慢向前移动,仔细观察,每个人手底下的动作都十分麻利娴熟,从看道标注数据到配发垫板,再到操作螺栓机松紧螺栓、起道、垫板、回检,每项工作都衔接的恰到好处,时间上几乎没有一点浪费,流水线似的作业,显得彼此之间配合的十分默契。  

    在魏国强的介绍下,找到了忙碌着看道、画撬、来回奔走卡控作业质量和现场安全的施工负责人齐海报,在他一边看道、画撬,一边向我介绍冻害整治作业情况得知。今天,他们作业的地段是受冻害影响较为严重的一段线路,虽然1月1日刚安排天窗对这段线路进行了高低、水平、轨向等综合整治,但由于气温下降幅度较大,冻害变化较快,时隔4日,最大变化量以达到6mm,而且成段单侧冻起,造成线路偏道,如果整治处理不及时,会给列车安全运行构成威胁。而每年这个时候也是他们管内线路受冻害影响最为严重的时候,工作任务量最为繁重。  

    进一步了解,他们每天有270分钟固定“天窗”维修时间,每天的作息时间没有特殊情况都是固定的,早晨8:00开始点名、学习政治业务知识、分工、提示每个岗位人员的安全重点和注意事项,9:20准时吃早饭,9:40准备机具,10:00从工区出发到作业地点等点,每天第一次“天窗”在11:20左右给点,第二次“天窗”17:00左右结束,两次“天窗”作业之间有60分钟左右的间隔,中午没有吃饭时间,回到工区洗漱完吃饭到18:00了。说话间,祁海报对量道回来的25岁新工闫兴安说道:“小闫,你来看看前面这处冻害该怎么处理”,闫兴安应声跪在钢轨上目视前面轨面高低后,走过去看了看自己写在枕木上的水平、轨距数据,在六七根枕木上标准了作业数据。齐海报看了徒弟的标注对数据进行了修正,讲解了修正的原因。当问到齐海报这样做的目的时,他笑着说:“我们这些接近50岁的人,再过几年就要离开工作岗位,将来养护线路的工作还得靠这些年轻小伙子,现在是线路设备变化最快、最复杂的时候,也是给年轻娃娃传授工作经验和技能最好的时候,只要他们能啃下冻害整治这块硬骨头,其他作业项目就没什么大问题”。  

    转眼已是12:50分了,距离这次“天窗”作业结束还有30分钟,因还有别的一些琐事,我和魏国强提前撤出作业区段,齐海报他们决定干完最后一处后,准时撤出防护栅栏,转场到上行线即将要给“天窗”点的作业地点。  

    走出防护栅栏,虽然依旧万里无云、艳阳当空,而寒冷刺骨的风儿却越刮越大,穿透衣物,不由地裹紧羽绒大衣,魏国强看到我这样子笑着说:“今天天气还是比较好的,到这会儿才开始起风,往常这儿的风一天到晚的刮个不停,气温虽然在零下20多摄氏度,但给人的感觉要比实际气温寒冷的多,一天下来浑身都是冻透的,要在宿舍好一阵才能暖热”,两个人说笑着,踏着草地上未消融的积雪向不远处的车间走去……(李志明)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934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