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我心中最美的河”征文获奖作品】优秀奖| 浩门河,心中的河

2019-01-07 09:41来源: 县文联

    《浩门河,心中的河》

    (作者:陈文年)

    亲人们,

    请珍爱这条生命的河流

    她把恩泽留给两岸的生灵

    不朽的母亲河

    愿她在祁连山南麓

    达坂山脚下

    永远流淌

    ——题记

    每年的农历五月十三,正值青稞出穗,油菜花打花苞时,村里的老人们自发组织起来,去往大河滩大泉处“请雨”。这其实是民间自发组织的祭祀活动,祭泉眼也祭祀浩门河河神,祭祀时要宰杀一只羊献牲,并带有祭表、香花、果品、清酌等以祭泉眼、河神,保佑当年丰收。

    小时候,我经常跟着爷爷去“请雨”,如今,老人们也在每年的五月十三延续着先祖们留下的祭祀活动。说来也有因,“请雨”当天,去时万里无云,待下午祭祀活动结束,确实下起雨来,贵如油的甘霖从天而降,老人们欢天喜地,果真是河神显灵还是蹊跷无需查证,但他们心怀感恩之情,感谢上天的恩泽,满怀欣喜,期待着当年的丰收。

    而那时,对于浩门河的概念几乎没有,只知道从老家门前流过的这条大河叫浩门河。

    浩门河,顾名思义,是以浩门古镇命名。

    浩门河之名,首见于《汉书地理志金城郡浩门县》:浩门河,出自塞外,东至允吾入湟水。颜师古曰:“浩音诰,水名也。门者,水流峡山,岸深若门也”。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水经注》云:“湟水又东,与合门河合,即浩亹河也。”《大清一统志》记载:“浩门为金城大河,即今西宁之大通河也”。《汉书·地理志下》载:“金城郡……浩亹,浩亹水出西塞外,东至允吾入湟水。”

    浩门河,作为黄河二级支流,从海西州木里祁连山脉东段托来南山和大通山之间的沙杲林那穆吉木岭发源,源头水流被称作巴尕当曲。自西向东流经祁连、门源地区及甘肃连城、窑街,穿流于走廊南山——冷龙岭和大通山——达坂山两大山岭之间,于民和县享堂入湟水汇入黄河。

    一路奔流,在门源县东川镇境内从老家门前奔涌而过。自儿时至今,童真、乐趣、记忆、遐想及深沉的爱恋如浩门河的水滴一般滋养着浩门河畔长大的我。小溪中戏水,大河中钓鱼,岸边牧马放牛,烧地锅,捕鸟雀,拉沙石……追忆总是一幕幕画卷般在脑海中上映。

    沿着老家门前的田垄依次向南,地势呈阶梯式下降。老庄廓门前是一片小树林,穿过树林是一望无垠的农田,青稞、油菜地一直延伸到大河滩。

    站在河沿台上,浩门河一览无余,声响也越来越大。放眼望去,最令人心灵震颤的是浩门河奔腾的气象了,洪波涌起、白浪滔天。由于河床陡,水流湍急,更是涨水的季节,浩门河如黄河般波涛汹涌。那时,油菜播种后,村里组织乡亲们到卡子沟大桥附近装石笼,堵大河。

    说起来也有意思,河北岸的人们将大河往南堵,河南岸的人们又将水往北堵,尤其在河水暴涨的季节,哪里一旦出现了缺口,下游的耕地就会被冲毁。年年就这么堵着,其实在我的记忆里也没有发生过特别大的涝灾。

    我想,每一条河流都因她无私的孕育被人们亲切地称作母亲河,洪涝灾害不是没有,而更多的是对河流两岸生灵的恩泽,即便黄河——中华儿女的母亲河也不例外。所以,浩门河流经之地的人们依然以她为荣,并以母亲河自诩,常常以动人的文字或者图片赞誉。

    河边长满了沙柳,还有成片的黑刺林,在小河与大河之间时常因水流方向的改变而出现河心滩,我们俗称为“夹滩”。涨水的时候夹滩成了小岛,牧草丰茂,小鸟成群,便成了鸟儿们的天堂。盛夏季节,河滩一带更是干净秀丽,马儿和黄牛们浑身油亮,蚊虫在它们的尾巴和耳朵的摆动下肆意盘旋,嗡嗡作响。

    近眼前,浩门河顺势而下,时而大气磅礴,时而舒展柔曼,使你对大自然的神奇骤然产生敬畏之感。顿时被浩门河的神韵与伟力所深深触动。

    更有在严冬季节,河面结冰,到了寒冬腊月,整条大河彻底封冻,对岸的同胞们不再绕行去寺儿沟吊桥,直接跨河而过,有时也赶着马车到东川镇集市采购生活用品。

    闲暇的时候,我更喜欢一个人去河边散步,聆听河水的声响,在静谧中自由地呼吸新鲜空气,聆听鸟儿们的鸣叫,鼻孔中不时飘进野花的清香,抬头看一眼湛蓝的天空,思绪便跟着白云飞扬在大河两岸,门源川里。

    浩门河最美的季节莫过于盛夏,宽阔的河床,碧绿的河水,干净而又光滑的鹅卵石,岸边细细的沙子,无数裸鲤穿行在河底。对岸绿树成林,大照壁山巍峨耸立,山坡上苍松翠柏,斜坡上翠绿的青稞与金黄的油菜花地纵横交错,放眼望去,一幅天然油画映入眼帘,无需任何修饰。更是那点缀在阡陌小道中的牧童与黄牛或者劳作的农村妇女,让人在唯美的生活画卷中感受恬静与安逸。

    夕阳下,霞光又一次点燃了浩门河,在阵阵清风的吹拂下,一条金色的丝带从夕阳落下的卡子沟大桥上一路飘荡,飞舞在门源大地,直至进入仙米峡谷。岸边放牧的孩童们一整天就在水里玩着,牛羊漫步在河岸上悠闲地低头啃食青草。

    小鸟飞落、蝇虫嘀鸣,更是那粼粼金波,让你进入似真似幻的场景。向西眺望,最是那天边的一抹红,映照在东川镇到上措龙滩广阔的地界上继续往西延伸。顷刻间,一种佛光普照般的祥和铺天盖地,将上天的恩泽降临在门源大地,降临在浩门河流经的所有地域。

    浩门河流经之地,青山绿水、生机勃勃。从源头一路奔波而来,滋养了祁连、门源、互助、天祝、永登、红古等地区的一代又一代各族儿女。

    浩门河,如每一条河流一样,先在于人之前。她缔造生命,也孕育和产生文化。浩门河是有生命的,我一直这么想,至少,她是我的精神信仰,是心灵形象和品味象征的全部意义。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55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