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我心中最美的河”征文获奖作品】优秀奖|浩门河•那一片清秀

2019-01-04 11:26来源: 县文联

    《浩门河•那一片清秀》

    作者:甘露吉

    我生在离浩门河北岸不远的牙合村,从小听着浩门河的涛声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喝着浩门河岸边崖底下的清泉水,吃着浩门河造就的雨水哺育的青稞成长成现在的五尺身材。

    浩门河对我来说,是小时候的景区,更是一生的衣食父母。所以浩门河的清浊,触动着我全身;浩门河畔的秃败和茵绿,浩门河的潮涨潮落,清亮浑浊,更关乎着我的一切。

    在我刚能放牛的年龄时起,除了上学,就在浩门河边放牛,还时不时的在浩门河滩的荆棘林内拾些干枯的荆棘枝干,带回家做柴禾。那个时候,我家前面的浩门河滩,也就是麻莲乡正北面河滩,林密鸟多,野兔乱窜,干枯的柴禾随处可以捡拾。

    那里河水漫宽,河畔有两三公里那么宽阔,到处都长满密密麻麻的黑刺和黄刺,还有红枝杆开红花的沙柳。一但钻进稠密的黑刺林里,里面被茂密的叶子遮盖住了光线,黑咕隆咚看不见天和外面的一切。

    我们经常去的这个河滩,村里的人们把它分别叫:大刺滩、尕刺滩、圆刺滩、沙柳滩、马莲滩。大刺滩的黑刺比较稀,有好几片滩的间隙里没有任何荆棘生长。圆刺滩生长的黑刺最密,这片黑刺滩紧挨着涛涛的浩门河主流(门源人都叫它为大河)。

    波涛汹涌的浩门河,在夏季雨季时,河水暴涨,混黄的河水漫啊涨啊!漫进了所有黑刺滩的低洼处。河水涨的最厉害的时候,别说浩门河的主河流,就是浩门河最北边沿几百米悬崖下流的一条叉河,也都涨得满满的。叉河暴涨的河水,深可能有二三十米,河宽也会涨漫到四五十米宽。

    雨季里,似万马奔腾滚滚而流的河水过后,多多少少冲走一些沿河边的荆棘树木,对河滩带来一定的损失,但远比不上后来人为的破坏造成的损失大。

    到了冬季,浩门河的水渐渐的变小了,河水更变得清澈见底。大河中间水深的地方变的碧绿或者浅蓝,河沿边水浅处可以看见浩门河水底下的鱼。那时候因为浩门河没有一点污染,河里鱼儿特别多。如果有闲空去钓鱼,一个下午就能钓上十几条,用纱网去粘的话,也能捉上二三十条浩门河里的各种鱼。

    在我们一帮小孩们拾柴、玩耍得饿了渴了时,拿出随身带的干粮,爬在清澈干净的大河边,吃一口干粮喝一口浩门河的水,可香着里。那时候的浩门河水可真干净啊!根本没有大河的水污染了、发臭了这么个说法。最多家里的大人们知道后说句:人家们万一在上面洗破衣服破裤子,你喝者不脏吗?什么是水被污染、发臭、有毒等等,这些都是那时不知道的词句。

    大概我在十三四岁的时候,有天下午,有几个辍学放牛的娃娃带来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大河里今天鱼儿死者白掉了,小叉河里死鱼漂满者里。”生活拮据,一年四季很少吃到肉的庄稼人,听到这样好的消息后,有好多人拿着捞鱼的家私,管它三七二十一,争先恐后的去大河里捞鱼去了,他们才不管鱼是怎么死的,只要有便宜鱼吃就是美事。从此,浩门河里鱼就很少了,但还没有到一条鱼都抓不到的地步。

    浩门河段从青石嘴大桥以下,到仙米乡祁汉口的以上抓不到鱼是近几年的事了。这和浩门河畔的荆棘林被逐渐的遭到人为的破坏,可能是同时发生的。但浩门河里鱼儿的消失和荆棘破坏是没有直接关系的,浩门河鱼儿的消失可能是与浩门河水的污染所造成的。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排到浩门河里的污水也就不断的增多了,清澈碧绿的大河水被一天天污染,也不知道浩门河里的鱼儿是什么时候没有的?更不知道浩门河的鱼儿去了那里?

    改革开放后,农民的温饱得到了改善,并一天天走向了富裕。解决了肚皮问题的庄稼人开始对住宅有了高的要求。想把原来牛肋巴窗户的土茅庵,要改造成装有玻璃大窗户的大房子。盖房子需要压顶棚的蓬梢,所以,好多人就惦记上了浩门河畔里的黑刺。胆子大一点的人,白天拿着斧头,背着绳子,到浩门河滩荆棘林里,“铛、铛、铛”的砍起了自生自长的黑刺,等砍够一个人能背得动的一捆后,大摇大摆的背回家里。这样背上六七天,就够蓬房子用的了。

    还有人需要一次性把蓬梢砍伐到位的,就请几位邻里朋友到浩门河畔的黑刺滩,挑上好一点的黑刺大肆砍伐。砍伐得差不多够所需要的数,就思某着怎么样背回家了。有时白天及时背回家,有时候等到了太阳落山天有点黑时,才能放大胆子背回家。更有胜者,偷偷地驾上马车,乘月黑风高时拉回家来。不几年,这种修业盖房子用蓬梢的砍伐,对浩门河畔的荆棘林,除了过大的黑刺外,好用一点的荆棘树木,百分之七八十都被砍伐殆尽。相比之下,农民烧饭用来捡拾干柴对荆棘林破坏不是很大。

    自从国家重视西北地区绿化建设以来,我家前面浩门河畔的荆棘林滩,被政府花大力气用网围栏圈了起来。因为黑刺是以根系生和种子生的植物,太粗太大的没有被砍伐掉的老黑刺,在网围栏的呵护下,很快就串生出了许多新的小黑刺。掉下来的种子也在天地雨露的滋润下,生出了芽苗,也会很快地成长为大黑刺来护佑在浩门河畔,为浩门河的水土流失站岗放哨。

    眼看着浩门河畔荒芜的沙滩荆棘密布了,可谁又会想到,浩门河畔新一波的灾难又来了。

    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增长,人民的生活水平将要走上小康,对住房的要求更高了。农村人在吃饱穿暖的同时,家家户户都竞相盖起了高大宽敞的大瓦房。盖瓦房就需要大量的沙石,所以浩门河畔首当其冲成了取沙石的对象。手扶拖拉机,农用小汽车等等,所有能拉运沙石的车辆,冒着黑烟,轰鸣着,疯了似的嚎叫在浩门河畔上,抢运着河滩里可运走的一切沙石。

    在城乡建设不断的增多,沙石的需求量大增。大老板、小老板们,都开着挖掘机、带筛床的翻斗车,干起了这里一个沙石场,那里一处工地,各自为营,拿公家的资源肥自己的腰包。一时间,浩门河畔小小的河滩,满身疮痍,体无完肤。使母亲般的浩门河在痛苦中颤抖,在颤抖中啼哭,整日里流着浑浊的泪水。

    还好,国家及时制定了环境整治的英明决策,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响亮口号。

    在这英明决策的指引下,县委、县政府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雷厉风行,立即组织相关人马,县领导亲自带头,奔赴在各个与浩门河相关的河流、沙滩上。该填的填,该平的平,植树种草双管齐下。同时设立河长办公室,制定河长责任制,加大力度整治各个小大支流河道,在河滩、河道上栽植了各种树木荆棘。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为千疮百孔的浩门河畔抚平伤口,各种树木、荆棘,如人体毛发般浓密而茂盛的长了起来,浩门河两岸开始慢慢恢复了。

    浩门河河水,清澈碧绿,天水一色,河畔荆棘林内各种小鸟,又在比翼鸣啼,弹奏着大自然和谐的乐章。林密了,山青了,水绿了,浩门河流淌出了欢快的笑声。两岸山川的景色更加迷人。在这金黄的秋季里,旅游人数与日剧增,大大提升了门源人民群众的经济收入,这就真正验证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正确性。

    站在浩门河岸边,看着这片清秀的、恢复得和我小时候差不多美丽的浩门河畔,心中总有万言千语,不知从何言说,只是不由得深情的呼唤了一声:清秀的浩门河啊!您是我心中最美的河,您终于回来了!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47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