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获奖作品】三等奖|伴随与见证

2018-11-15 10:19来源: 门源县文联

    《伴随与见证》

    我怕讲不好这个故事一直踌躇不决,现在终于提笔落字了,毕竟是亲见亲闻亲身经历。

    1962年8月我离开家乡踏进了浩门古镇的大门,那时我十二岁,从此一恍就是多半个世纪。其实真正来古镇的时间比这还早整整十年,那是1952年的初春,全国土地改革运动即将开始时候,父亲驾上马车,拉上母亲和三岁不到的我,太阳快落的时候从二十里外的沙河来到街上看电影,那次演电影恐怕在门源史上是首次,前来观看的人上川下川都有,白布影幕挂在东门外的城墙上,我现在谋量大约在下广场青少年活动中心那一带,当时是农田和坟地,马匹和车辆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马脖子的铜铃铛比人们的说笑声还吵闹。

    这是古镇给我的第一次印象,在我脑海里存留了一辈子。不是诓言,幼小就有记忆的闪光点。我至今还朦朦胧胧记得小时候爬到马蹄旁差点被踏死的事,妈妈说那时我才两岁半。大概我四五岁还到过古镇,古镇四四方方一座城,大什字还有鼓楼,马车通过城门洞和鼓楼道时,马蹄声和车轮声特别响,有扩音机和音箱那种感觉。

    话又说回来,那时候乡下人把古镇叫街,比如说,人们上街去了,他是街上人。1962年我考到海北民师的时候,古镇的城墙大部分还存在,只是四面的城门洞和大什字的鼓楼已经拆除了,北面和东面城墙根的护城河依然盈满清水,波光粼粼。东门外已是开发区,州委、州政府、州电影院、州医院、州家属院都已修建,最醒目的是海北饭店,一幢大楼主体四层,中间五层,在周围全是平房的背景中越发显得高大雄伟,像只猛狮蹲在东门口,使古镇有了威严的姿态。

    这是古镇的第一座楼,也是当时唯一的一座,平面的古镇开始立体起来。古镇并不繁华,商气很不足,东街只有第一、第二两个紧连的国营门市部,第一个卖日用杂品,第二个卖服装布料,南街上端有一个国营百货门市部,南端有个老头合作商店,后来东街中端又修了疏菜门市部。

    在我的记忆中,古镇的发展变化有这样几次高峰期。我师范毕业后在祁连山小学任教十多年吧,也就是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古镇开始变样了,三四年时间中,海北州政府大楼、州委大楼、州民师教学楼、州文化馆大楼,还有大河沿上的毛纺厂大楼,都几乎同时拔地而起,紧跟着古镇城内也开始变化,第一百货大楼、县委县政府、新华书店、粮油价门市部,邮电等大楼都修建成层次不同的新型建筑物,使古老的大什字以一种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古镇的正中心。尤其是东街第二百货大楼的新建,让门源人好好过了一把逛街瘾。四层楼啊,哇噻!一层日用品杂品,二层鞋袜毛巾床单,三层衣服裤子毛衣针织品,四层布料绸缎棉花白线。层层楼里货物玲琅满目,层层楼里顾客熙熙攘攘,人们高兴得合不拢嘴,都说像西宁了!像西宁了!

    与此同时,泥泞不堪的北街、南街、东西大街得到根本性平整,铺上了柏油路面,尽管是尕手扶拉着烫沥青搅拌的石子,人工用铁锨撒开坦平,但比起坑坑洼洼的石砂路面强百倍,雨天无泥浆,风天无灰尘。尤其是北大街的修整正是大快人心,过去一到春天,老虎沟口河水漫到农田地头到处乱流,从当时的祁中西侧一直灌入北大街,北大街常常水淹金山寺。

    当时干部职工私人打庄廓盖房子成风,旧时倒胡击烧砖瓦的窑沟槽里座落着卫校、女中还有当时的门源县第二完小,物资公司、农机站、种子站都挤在这里。上窑沟、高家梁这些荒滩坟地也是庄廓连着庄廓,瓦房对着瓦房。城北大片农田被占用为住宅区,老百姓称官庄,从东到西几里地都一座座庄廓、一幢幢瓦房,排列整齐,南北数是一排、二排……九排、十排。从那时起古镇悄悄地开始扩延、拓开。

    1993年州府搬迁走了,几年当中门源县城建设的脚步相对缓慢,州级机关移交的那些旧楼都需要维修。不过,只是几年,古镇按捺不住腾飞的缴情,终于在跨越新千年的前后,古镇抓住西部大开发这一千载难逢的机遇,又迎来一次发展变化的高峰期。变化首先是西门口,那儿临街房屋破旧凌乱,街道狭窄,汽车马车混淆拥挤,路边巷口粪草垃圾到处可见。说是街,其实是并不景气的乡村。然而说变则变,就那么一两年时间,供销大楼、新华宾馆、烟草公司、移动通讯四座大楼四角鼎立,整洁宽敞的西门什字从天而降!

    西关街向西延伸,宾馆旅店、餐厅饭馆、学校车站,货铺商店,都以楼房的形式排列在大街两旁。西门的发展几乎要占老街的一半,外出两三年回家的人到汽车站一下车,都恍恍惚惚的怕走错地方了。

    我们十分关注古镇修高楼,其实我们早已记不住修了多少幢大楼,像草原站、县一中、二中、小学、公检法司法单位,银行超市、粮站油库等等,好多单位的大楼修建工地、修建场面我们见都没见,大楼已经完整地竖立在那里。

    从这个时候开始,古镇的建设和发展步入常规,年年月月都有新变化。大街街面再一次扩宽修建,环城路已完整地形成,平坦宽敞的街面由高档柏油铺成,质量好款式新颖的路灯,使古镇开始有了城市风度。

    2006年至2016年这十年间,古镇的发展那真是大气派、大运作、大显身手、大展宏图,社会发展突飞猛进,城镇建设成绩斐然,使人们真正懂得了什么是中国梦,什么叫梦想成真。

    已经是古镇的人了,情系古镇理所当然,听说古镇要拓宽外延,我便有了莫名的欣慰,我不知道古镇将会怎样打扮自己。于是我常常漫步在古镇的周边,古镇建设和发展的每一步都使我有着情不自禁的激动。

    一位老北关农民说,他们这些坐地户都要搬迁,他的庄廓以北这一片庄稼地被征用了。不知是留恋还是兴奋,他静默片刻后才给我指指划划,说将来这里是广场,那里是县委县政府,这半截岗青公路要挖掉加宽重修哩!

    他说得天花乱坠,我似信非信,望着那一片空旷的荒地,心里觉得有点儿玄乎。

    这是十几年前我和他的邂逅寒喧。

    果不然这位老农说对了,现在的古镇新城区完全是他曾经描述过的那样。

    那几年古镇的大作派让人惊叹连连。

    最初让人不解的是远离古镇西门口的疙瘩滩,突然修了一条南北走向的育才路,铺沥青路面,两边是彩砖人行道,有下水道,有路灯,路旁还栽了两行一人高的圆柏。

    这是很有档次的路啊怎么修到这里?我坐在路边百思不解,那时州二中建楼开始,门源县第三寄小才圈院墙才挖修建的地基。

    那年国庆之后,秀水路、环城北路、锦绣大道、康庄路、金牛跑、龙驹路等挖地基相继开始,偌大的开阔地里几台挖掘机紧张地劳作,就像一张白纸上作画作图,自由畅快。我隔三差五就到这里感受,古镇变化太酷、太牛、太霸气。

    大楼和街道的修建同步进行,新城的修建和老城的改造同步进行,小区的建设和园林的建设同步进行,改革开放使古镇的变化让人目不暇接。

    新城区开发修建正热火朝天的时候,古镇老区出现了一条步行街,又出现了一条民俗街,这都是睡梦里没有的事。步行街前身是北粮站和水站那条小巷道,民俗街前身是南街小什字东西巷道,狭窄得两辆马车错车都难,夏季雨天全是泥坑水浪,冬季干燥了浮土一层,一有大风顿时扬尘弥满。可是说变就变了,四车道,硬化路,下水畅通,路灯辉煌,两边彩砖,绿树成荫。近期又在古镇劈出一条北关中路,一条崭新的大街从西向车穿通半个镇,原来的北大街向北延伸,穿过北关中路,穿过环城北路,一直接到锦秀大道,稍一偏,又与府东路相接。

    上世纪末,原八一厂大院里一口气修了十几幢住宅楼令人目瞪口呆,饭后茶余有了关了虹源小区的话题。新千年一跨过,古镇的大楼像雨后春笋,遍地透起。楼房一群一群,小区一片一片,金浩园、金色家园、浩云佳苑、明慧家园、景林佳苑、锦翠家园、紫荆家苑、秀水花园、御馨花都E区、荣浩嘉苑、……北方的住址,南方的名称,都市的风度。当时有人说,古镇一年要新建八十多幢大搂,城建局忙得头顾不住尾。

    又过了两年,人们正在适应小区这一空间概念的时候,有出现了一个格林小镇,我们这一代不理解的大有人在,说浩门镇的上面又成立了一个小镇,接着又有了个花海中央城,接着又有了个荣浩嘉苑,使古镇镇里有镇,城里有城。

    最令人感叹的是锦绣大道,像是仿造十里长安街。从中疙瘩村到窑沟槽,也差不多是十里,八车道,平坦,大气,两旁规范的人行道、林荫道,青杨、云杉、探春、马尾松等相互套种,都是内地园林的特色,能把人们引入一种不曾有的梦境。

    新建的街道两旁的路灯有的象征油菜花的灯,有的是宫灯、华灯,一街一种灯,一路一样树,广场公园,人工湖等这些设施提升着古镇的品质,夸张点说,古镇有了城市的风貌,城市的姿态,城市的派头。

    (作者:马文卫)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717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