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文化门源】金门源杂志 | 岗龙石窟

2018-07-06 10:37来源: 金门源杂志

    仙米国家森林公园内的主体居民是华热藏族,这也是佛教文化艺术的茂盛地,岗龙石窟是当地唯一一处摩崖石刻。属于省级文物保护遗址。

    “岗隆,藏语,意为雪沟,沟深约3公里,沟口有古寺院建筑遗迹。这条沟的西山由红色砂砾岩构成,与东面长满杜鹃灌丛的山坡形成色彩上的对照,沟的尽头,是达坂山的二级台地山麓,地形呈凤凰展翅,非常逼真,人称凤凰山,有山泉自凤凰的尾部流出。每至夏日满山杜鹃开成了花海,清泉叮咚,牧人的炊烟与山岚飘浮成了别样的云雾,这时候不食人间烟火的岗龙佛窟也充满了生气。

    岗龙石窟,凿刻在这条沟即将到头的西边约50米的红砂悬崖上。中为佛塔,石塔由莲共座,覆钵式塔身十三天相轮和日月塔刹构成,塔身通高6米,座宽2米,宝塔腹部开凿一石窟,里面存放了无数的佛像和擦擦,石塔左侧凿有一尊释迦牟尼佛,高1.2米,宽1.8米,右侧凿有较小佛像一尊,在塔的北侧还有一座高石崖,崖面上刻有藏文,小塔、小佛像及汉文宝塔建在戊寅年等文字。因其在造型手法和艺术风格上与晋代所凿的甘肃武威天梯山石刻相近,所以推断为晋代所刻。又一说,因接近于宋元时期的藏传佛教造像艺术,把时间定为在宋元时期。

    岩壁下有两棵柏树,看样子也有些年代了。怎么也想象不出古人在这里凿石窟时的情景和心情,怎么就找到了这样一块风水宝地,而且,给后人留下了这样一笔财富。

    关于岗龙石窟,民间有一段美丽的传说。据说,在晋朝的时候,有一位手艺十分高明的石匠,看见岗隆的红沙石岩壁便突发奇想,想在这岩壁上凿个石塔,遗憾的是,他刚刚搭起架子开凿的时候,有一个刚生完娃娃还没满月的妇女从这里经过,冲撞了石匠,石匠从架子上摔了下来滚到山底断了气,他变成了一只山鹰,每天盘旋在岗隆山上空。

    这只可怜的山鹰托梦给一个手艺高明的匠人,他说:我有一块心病留在岗隆沟里了,石塔没凿成功,把我就摔死了,求你接着凿吧。道人来到岗隆沟,看到蓝天、白云、绿水、青山、整天东游西看,好些天过去了却没有开凿的意思,山鹰看了很着急,就想办法驱逐道人,到了晚上,道人明明睡在半山腰的山岩下,第二天醒来时却躺在山下的河边,接连几天都是这样,他感到很奇怪,后来便惴惴不安的离开了岗隆沟,再也没回来。

    后来又来了一个阿卡,在岗隆沟坐泉诵经,每天能看见一只山鹰在岗隆岩石上飞来飞去,有时候停留在上面,用嘴在岩石上啄凿,阿卡想:要是在上面锻凿个塔儿该多好啊!第二天他就开始动手凿了,他利用几年的时间,一边诵经念佛,一边锻造佛塔,就在他做最后一道工序——为石窟装门时,突然来了一个旋风,把他卷到半天,正当他往下坠落的时候,山鹰一下子叼住了他的衣角,他得救了,而门扇却不知去向,阿卡见好就收,离开了岗隆沟,慌乱中忘记了给石塔写上锻凿时间和姓名,所以至今无从考证。

    岗龙石窟中的主体造像是我们眼前的这尊释迦牟尼,看似粗矿刚健但却透露着一股晶莹的灵气。在自然深厚和真切中含着深邃的意蕴,凝结了创作者构思的智慧和纯真的情趣意向。简洁凝练的刻画力度中,表现出了作者的艺术功力。

    站在它的脚下,目光向上攀升,你会发觉慈眉善目的大佛在高处微微颔首,似是侧耳倾听。目如秋水,眉如新月,丰准宽唇,垂耳及肩,法相庄严而慈祥。他看到过人世间太多的争斗和苦难,黎明的露水凝在他的眼角时,是不是他悲悯众生溢出的清泪?他也听到了世间太多的祈愿和许诺,他的唇边总是微笑,那是不是一朵时间的风也永远吃不落的莲花?

    处在这样的一块高远清凉净土,强烈地感到了一种不可名状的庄严与崇高,不免生发一些对人生的感悟。二千多年前的释迦牟尼,看到人间种种悲苦,终于悟道成佛。人为为伪,人弗为佛。伪者生苦,佛者得乐。但这乐,在芸芸众生看来,是天际飞鸿,虽然渺远但希望仍在。

    从高高的悬崖上走下来,再看看岗隆岩石时,便有了崇高的瞻仰,有了自尊的勇气,有了勃发的灵感……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087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