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深秋感悟(散文诗)

2017-04-06 14:51来源: 门源县委宣传部

    金辉

    (一)

    每一片五彩斑驳的落叶都将随秋风的抚摸抑或凌辱,在湛蓝的空中,摇曳成一只只不甘陨落的伤鸟。

    挣扎、翻滚、低徊、飘零,然后凄凄哀哀地贴近大地。

    历经骄阳的炙烤,寒霜的洗礼,蜷缩成一弯如少女的唇痕,最终香消玉殒在那寂寞、旷远的山野、沟壑、河流……

    秋风低吟,落叶四散逃离!

    永远脱离母亲的阵痛“沙沙”地发出焦躁不安的情愫。

    一阵阵悲鸣声自这个季节戛然而止。

    (二)

    所有自然界植物绚烂的色彩纷争宣告终结。

    而生命依然在海拔零度以下的子宫内延续并孕育新的生命。

    在这个季节,落叶被一阵阵经霜降蹂躏过后的洗礼而痛苦着,彷徨着。

    茫然无助地被秋风撕碎,却有着一段悲壮的、刻骨铭心的律动!

    挣扎、呻吟、结痂、腐化后,等待下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来临。

    在枯枝败叶中孕育了整整一个料峭冬季的新生命,经历凤凰磐涅般吐芽、生长的过程多么漫长!多么艰辛又是多么的需要勇气!

    阵痛之后的分娩又是那么地幸福?欣慰?旺盛?

    (三)

    一切鸟类的窃窃私语在光秃秃的树冠,渐渐地变得无力直至悄无声息。

    恶意的秋风无情又无意地扼杀了生命的绿意连同留鸟的歌喉,风干在清晨那些晶莹剔透的寒霜里。

    一阵阵周而复始的雁鸣自北方划过天际,留恋又怅惘地在灰色的天穹下低吟徘徊。

    乘着暮色的掩护消失在南方的尽头。那片水域的温暖是他们迁徙的理由。

    情人间的耳际边隐现声声悲鸣,心头间颤了又颤。试问:

    来年,经疯狂冬季的糟践和沉默后,你能否还会蝶恋花、果依枝?

    一切休止的音符在季节不断地往复更迭中还会重奏那些天籁之音吗?

    (四)

    枝头的累累果实晾晒着父辈们无以伦比的深沉欲望。

    饱满的穗头腰肌肥硕,沉甸甸的填满了父辈们一年来空虚的心底。

    在这挥汗如雨的时光里,那一排排列兵一样的庄稼捆子就是梦想,就是希望,就是孩子们梦寐以求的婚房。

    锐利的麦芒收获着父辈们凌乱且疯长的胡茬,抚平了他们阡陌纵横的额头以及焦躁不安的心绪。

    收获的喜悦连同汗水自额头的沟壑溢出,在两鬓间流淌成一汪满足、幸福的泉源。

    激动的心绪把村头的炊烟染成了夕阳的色彩,青筋凸暴的大手里撑不起一杆旱烟斗的分量。

    摘啊!收啊!被磨得锃亮的月牙形难奈不住内心的狂喜,在田间在父辈的臂弯里手舞足蹈。

    在油菜花姐妹轻盈的脚步间手心里千转百回。

    眉宇间那醉心的笑容飘过山旮旯,弥漫在都市的喧嚣里。

    

    (五)

    母亲忧郁的泪水不断打湿游子混沌的思绪。

    在这颗粒归仓的时节,想必母亲佝偻的脊背愈加弯曲,粗糙的双手如旱地般一样越加皲裂!

    在那布满褶皱的双掌里,儿子远行的脚步一如初秋的镰刀,在幽幽的思念里收获希望、耕种信念。

    播撒一生最为宝贵的花样年华以及一份朝思暮想的情爱。

    却始终走不出炊烟萦绕的大山;走不出母亲翘首顾盼的眷恋;走不出那烟熏火燎的灶头上,煮熟的洋芋蛋散发出的味道里。

    那味道,一如母亲的体香,又如那千般叮咛万般嘱托的唠叨。

    在这深沉的秋夜里,和着泪水涟漪的柔波里,愈加得炽热、浓烈、醇香!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761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