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祁连山词典(组诗)

2017-03-23 11:44来源: 门源县委宣传部

    晨风中的祁连山

    在黎明的风里游走

    你只想和一只鹰

    一只雪豹,一片雪花

    来完成简约的一生

    站在山下的人,迎着风

    和一些草木相拥

    双手沾满新鲜的露水和奶水

    一把风,两粒星,几许寂寥

    指尖的一百零八颗佛珠

    是你我短暂的一个轮回

    是相握的温暖

    晨风擦亮祁连山

    后来是村庄、牛羊和炊烟

    阳光下的祁连山

    阳光奔跑在山峰之间

    美好的一天

    从祁连山的苏醒开始

    左面是羊群,右面是马群

    祁连山内圈养着尘世

    祁连山外寂静之花蔓延

    阿尼岗什卡的青鸟

    衔来青稞的种子和吉祥

    我想唯一做的事:

    放马南山,和你一起虚度时光

    蜿蜒是为了前行

    沉寂是为了奔腾

    我在山下牧云、写诗

    看植物生长,慢慢老去

    一条相伴祁连山的河

    一条缓慢走过时光的河

    包揽人世的一切白、光芒和爱

    你的名字叫大通河、浩门河、母亲河

    我们在几十年前的一个黄昏相遇

    从此相依相伴,从未分离

    我的悲欢从此与你相融

    我日日焚香、诵经、歌咏、劳作

    时间的花瓣在四季里零落

    有时我是飘向你心海的雪花

    有时我是落入你眼眸的雨滴

    有时我是畅游在你波心的一尾裸鲤

    我们相携迈向岁月深处

    并相看两不厌

    你给我暖心的青稞酒

    你给我裹腹的粮食

    我采摘你的月光、雨露

    养育我笨重的肉身

    高飞的魂灵

    而我

    能给你什么?

    奔跑在春天的祁连山

    春风十里

    将残冬的雪衣一寸一寸裁剪

    祁连山携带着沿途的烟火

    深黛色的吻

    暖了浩门川的脸庞

    岗什卡吹熄最后一盏星辰

    雪豹的身影隐于祁连山间的空寂

    褐色的岩羊走下雪线

    鹰翅拍打着春风

    经幡又默诵了多少遍

    我的村庄在方言中醒来

    祁连山,爱过这命运里的春寒料峭

    也爱过晦暗过后萌动的青春

    尽管,我们无法说出

    山里山外,更深的秘密

    但我们确认血脉、相逢、美好

    随后是涌动的鸟群、花朵和田禾

    “我们要像春天修得一颗柔软心”①

    注:①林清玄语。

    绽放在乡野中的祁连山

    祁连山下的田野

    是一本线装的宋词

    青稞苗、洋芋花和云雀

    在高一声低一声地

    押着韵角

    油菜花妹妹扛着锄头

    上高坡下平川

    在大地上穿针引线

    把门源川

    绣成了柔软的绸缎

    从冷龙岭吹来的风

    不再刁蛮、任性

    她用纤纤玉手

    拨弄着田野的竖琴

    让低翔的万物心头颤栗

    庄廓里守望的小媳妇们

    是山里刚开的刺玫花

    在阿哥们远行的梦里游走

    时不时扎痛他们的乡愁

    我深入庄稼们中间

    用方言和它们交谈

    谈我们的姓氏、血脉和缘源

    在它们中间

    我呼吸如兰,有些微醉

    忽然发现,在这里

    找到了过去的自己

    我就是他们失散多年的穷孩子

    牧场,祁连山情歌

    风吹祁连山,千万年

    祁连山在青海偏北低翔

    有人在前世的情歌里

    找寻失散多年的部落

    那顶在洗山雨中站立的牛毛毡房

    依然稳扎在记忆深处

    草原是云朵堆起来的

    草原是雪水浸养着的

    牛群和羊群割痛我们的想念

    出嫁的措毛在马背上啜泣

    离佛灯最近的月亮

    浸泡在滚烫的青稞酒里

    有人面对祁连山

    交出了思念的泪水

    雕花的马鞍在等候

    悠长的拉伊多么缠绵

    牧民们在祁连山深处

    与鹰为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把情歌唱到天亮

    金牧场,缠绕着山际

    沿着鹰翅,蜿蜒而去

    村庄,祁连山肖像

    一声微弱的哭声

    我出生在祁连山的褶皱里

    从山上下来的雨水

    一点一点渗进我的血液里

    家园有些陈旧

    依旧开着我喜欢的花

    低处生长着青稞、油菜

    这些养命的植物颔首低垂

    东台上的庄户里

    炸年馍,娶媳妇,闹洞房

    西台上的庄户里

    有人驾鹤西归

    唢呐声,哭喊声,有人冷冷地

    抛下了一生的穷光阴

    那时,乡村的夜

    有星辰的密语和狗吠

    油灯摇曳着窗花

    母亲们缝补着简单的生活

    祁连山是那道柴扉门

    门外苍茫,门内是一生的暖

    作者:西月,女,藏族,原名王靖淙。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金门源》杂志诗歌栏目编辑。出版诗集《麦地的歌者》《低处的风声》两部。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80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