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门源物语(散文诗三首)

2017-03-13 14:44来源: 门源县委宣传部

    一、寺儿沟

    从一条山沟里抽出夏天的肋骨,从一片松林间分娩出村庄、溪流、阡陌和一溜溜蓝天。

    一个人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你的名字,回音一次又一次地被漫山遍野的绿意弹回,落到对岸裸露的岩体上,有沙石从高处三三两两地滚落。

    而此刻,我们必须放下那些有过的、昂贵的念头,在西山的阴影中,品味一钩弯月或者几缕屋顶的炊烟,在树林逐渐淹没的小道上,怀想最深的山谷和谷中与三千牛羊同宿的星子、蝴蝶、百草和熊,窃窃私语中表白着它们内心的火或者冰冷,孤零零的帐篷里:一盏灯、一座塔布卡(藏语:泥砌的火炉)、一个烟熏锅和一袋子糌粑,是一个人甘愿野花相伴、远避喧嚣的唯一理由。

    而此刻,细碎的光芒铺满寺儿沟每一户人家的庭院,思绪沉重的夜,睡意渐浓中循一道光隐去。

    二、葱花滩

    一只鸽鹞子飞过清真寺上空,一滴雨滴在葱花滩宽阔的村级硬化路上。

    一大群人站在村口眺望,马家的小媳妇将穿过所有的眼神,抵达她终身的归宿。

    老公公魁梧、英俊,像一棵雄壮的松树枝繁叶茂,一根粗麻绳把新娘的花车拖到了家门,婆婆倒是机灵,趁着忙乱溜了个无影无踪。

    葱花滩的喜事月月都有,怎抵得上老马家这吉祥的日子!

    我去的时候,风把一大片焰火吹到半空,风把所有殷勤祝福着的“塞俩目”点燃,让新婚喜庆的氛围更加浓郁,让农舍烟囱里冒出的炊烟,更接地气地盘旋、缭绕。

    三、冰沟儿

    冰沟儿就在河的南岸,就在一座气势逼人的山下,就在一大片沙棘林掩映着的平滩上,与世无争。

    冰沟儿在浩门河畔依山傍水,在人头沟巨大的煞气中摒心静气。

    冰沟儿有水,清澈地流过村庄,有几头牛悠闲地吃草,一帮小媳妇花花绿绿地穿过树林,山里的野果子快要熟了。

    在冰沟儿,有些事情已显得无关紧要,有些话也没必要喊出口,你只需随一只灰雀或者长尾野鸡悄然遁去的踪迹,展开视线和思绪。山上有羊叫唤,田间有青稞抽穗,一条奔腾的河边,冰沟儿流淌着安详。

    作者:祁玉良,中国诗歌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协会员,门源县作协委员,《金门源》杂志栏目编辑。诗观:忠实呈现生活中最本真的一面,记录生活中最质朴的点滴。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16041120618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