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走进门源 | 领导之窗 | 门源各地 | 新闻动态 | 游遍门源 | 民俗文化 | 特色经济 | 理论园地 | 文明新风 | 我看门源

又到过年时

    又要过年了!

    一进入腊月,心头就有一种惶恐袭来。是的,是惶恐,不是欣喜。到底惶恐什么,为什么惶恐,说不上来。

    记得小时候,过年,对于我们来说,可是最美妙的事情,也是最幸福的时刻。

    因为过年,我们就有白面馍馍和好东西吃了。

    平时的日子里,我们都靠土豆、白菜、萝卜填肚子,连青稞面馍馍都很少吃。很多时候,吃的都是半锅水里煮了很多大块土豆、白菜和干萝卜,只有少量青稞面面条的,一种叫“汤”的食物。

    再有,就是土豆。上顿土豆,下顿还是土豆。吵着吃、煮着吃、烧着吃……记得有这样的顺口溜:“早上炒山药(注1),上午煮山药,晚上改变了,山药捣烂了。”

    也因此对土豆的情谊久久不能释怀。是啊,物质极度匮乏年代过来的老人们,至今仍在用一句话唠叨:没有比山药这东西更好的吃食了,山药是养活了穷人的好东西啊!

    那时候,没有杂七杂八的零食,最奢侈的就是一毛钱可以买七个的水果糖,我们也很少吃到。我们的手里,有一毛钱的机会毕竟很少。有亲戚来了或谁给了一块水果糖,那一刻的心里,不知比糖甜多少倍。但我们也吃“零食”。夏天,有蕨蔴、辣辣根、羊奶头、喜鹊枕头(注2)等等,都是一些从土里刨出来的。还有马莲骨嘟(注3),马莲骨嘟不能生吃,要烧熟了才能吃。于是,我们便每人拔一大把,然后点着一堆枯草,烧着吃马莲骨嘟,往往等不到烧熟,就抢着吃,吃多了,嘴里像现在吃了辣子般的烧烧的感觉,但我们还是吃,到最后,嘴里都烧哄不啦的,一个个都成了花脸猫。马莲花里有一根白色的蕊,我们称为“挂面”,揪出来吃了,嘴里也发烧。现在想来,那大概是一种轻微中毒的现象。还有一件事情至今让我很怀念,就是上学路上每个人都偷偷从家里揣几个山药出来,早上几个同学相约把偷出来的山药塞进正在冒烟的火堆里。

    到了深秋,山上长着一种叫“面擀杖”的植物,它有很长的根,把那长长的根用薄石片挖出来,剥了上面一层褐色的外皮,就可以吃了,这种“面擀杖”刚开始吃的时候,有一种淡淡的甜味,后来,就啥味也没了,再后来,就有一种微辣微苦的味道,吃多了,还是不好受。好多孩子分不清哪是“面擀杖”,哪是狼毒花的根,往往吃了狼毒花的根中毒,吐得脸都发绿了,吐过了,喝点水,又没事了。起来,跟着伙伴继续满山搜索着吃。从来不知道这点小事去看医生。

    那时的孩子真够皮实!

    这样的情况下,当然眼巴巴地等着有白面馍馍吃、有肉吃、有水果糖吃的“年”了。到了农历十一月,就开始“翘首盼望”了,而到了腊月,更是掰着手指头算,还剩

    多少天就到“年”了!心中,有了一种藏匿

    很久的快乐!

    于是,年,在我们的“掐掐算算”中渐

    渐逼近了!

    过年,可以穿新衣服了。小时候的我们,都是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有时,甚至连补丁都挂不住,那个洞洞里,露着一块黑茕茕的肉,也顾不得羞。其实,也没人笑话,因为大多数孩子都是这样,属于“司空见惯”了。就连补丁,也是撤了东墙补西墙。在学校里,看见哪个同学衣服的破洞上有了一块崭新的补丁,会让我们羡慕不已。尤其是女孩子的身上,如果多了一块鲜艳的补丁,我们会咽几天口水的。每年的“六一”儿童节,是我们最开心的也是我们最尴尬的日子。作为祖国的花朵,平时,你穿露着肉肉的衣服没人笑话你,可“六一”节上,你还穿着那样的衣服,那你也太打祖国的脸了吧?所以,“六一”那天,祖国的花朵们都以光鲜的形象出现在阳光普照的学校门口。白衬衣,蓝裤子,白球鞋,胸前飘扬着鲜艳的红领巾,是我们光荣的少先队员的形象。可我们穿了几年的白衬衣都发黄发灰,蓝裤子早已短成了“七分裤”,宽宽的裤脚超过膝盖不多,在夏天的风里羞涩地摆啊摆的。就连那双三四块钱一双的白球鞋,上一年穿罢了,收起来,下一年的“六一”再拿出来,然后上面涂上一层白粉笔(那时我们不知道有白鞋粉的东西),看起来,比以前白多了。就满足地穿上,可不敢跺脚或重重地走路,因为脚步一过重,粉笔灰会抖落一地,“白球鞋”也就不白了。于是,我们穿上涂着白粉笔的“白球鞋”,走路像猫似的。可我们的内心充满快乐!那时,“六一”的前几天,教室里的粉笔完的很快,连地上的粉笔头都捡得很干净。我们就借口去老师的办公室,或找老师“问题”,或帮老师打水、扫地。其实,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偷粉笔!

    真正的新衣服是过年才穿的,一年就这么一次,让我们毫无理由地穿上新衣服,挺起胸脯,自信满满地走进人群。

    就因为穿新衣服的心情非常非常的急切,我们掰着手指头算时间的次数也渐渐多起来。有时,甚至一天数好几次。快到年跟前的那几天,更是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早早地、偷偷地把套在净腿上的那条破棉裤连同藏在破棉裤里的那些虱子们一起抛向了南墙根里。穿着一条旧单裤在寒冬腊月里“美丽冻人”!

    大人们如果发现脱了棉衣棉裤,就训斥我们,可我们再也不可能去穿在南墙根里撂了几天的破棉裤了,于是,他们就故意使唤我们去干一些外面的活,比如喂猪、煨炕什么的,尽管冻得瑟瑟发抖,还是装着很乐意的样子去完成任务就为了干干散散地穿上新衣服啊!

    到了年三十,起得很早,也很自觉地帮大人忙这忙那,好让允许早点换上新衣服。终于可以穿新衣服了,可大人们禁忌更多,为了不让弄脏新衣服,叫我们吃饭时脱下,干活时脱下,于是,我们干脆不吃饭了,随便填上几口,便跑的远远的,免得在大人们的眼前绕来绕去,稍不留神,就让我们把新衣服换下。心中,却是无法言说的快乐!

    年,在我们的欣喜中绵延开来……

    过年,还能得到“年钱”。“年钱”也就是现在的“压岁钱”。年三十晚上,午夜的钟声响过,小辈们便要给长辈磕头,给他们说一些吉祥祝福的话,长辈们就开始发“压岁钱”了,有六毛、四毛、两毛,有钱的就给八毛,但都是双数,有说头的,比如六毛,就是六六大顺,四毛是四红四喜,两毛就是双双有喜,八毛更是大发之意。

    得到这几毛“压岁钱”,我们开心的不知放哪好。就包在一块,白天装在贴身的口袋,晚上压在枕头底下,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拿出来数数,然后又小心翼翼地连同腊月里卖猪毛得到的那几毛钱存起来。有了这笔钱,我们算是“有钱人”了,走到哪都敢“财大气粗”地说话,但绝对舍不得随随便便花一分钱的。因为,年过完了,开学也就快了,我们的本子和铅笔就有着落了。心中,更是有了一种踏实和快乐!

    于是,年,在我们的幸福中渐行渐远……

    回头看看现在的孩子,平时吃的、穿的、玩的,都是我们当时不敢想象的,哪个孩子手里没有几百几千,甚至上万块的“压岁钱”?有些孩子手中的零花钱,更是那时的富翁都有无法比拟。可他们没有丝毫的快乐和幸福可言,小小年纪,整天哭丧着个脸,好像人人都欠了他的账。对于“过年”的概念就跟过礼拜天似的,哪有盼望的急切心情啊?

    大人们也是,兄弟姐妹之间,亲戚朋友之间,平时互相不闻不问,到过年了,提着大包小包你奔我走,不去还不行,说是没情分。每个人家进去,聊得少,喝得多,三句话没说,已经酩酊大醉,情分何在?

    而且,汉族的过年,断断续续地要过一个多月,着一个多月下来,能不累人吗?所以,现在的大人们也对过年有了一种惶恐。

    但不管怎么,年,还是在过,在一声声叹息中过,在一张张装作快乐的笑脸中过……

    这不,说着说着,又到过年时了!

    注释:

    注1山药:就是我们这里对土豆的一种叫法。

    注2喜鹊枕头:一种白色的长在地里的葫芦状的东西,可食。

    注3马莲骨嘟:就是马莲花开败后的果实,也就是马莲的种子。(冯佳菊)

 
图 片
门源县泉口镇的“青鲁缘”高原冷凉蔬菜生态产业示范基地的蔬菜开始采摘上市
门源县泉口镇的“青鲁缘”高原冷凉蔬菜生态产业示范基地的蔬菜开始采摘上市
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玉清在节前慰问武宪梅等道德模范
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玉清在节前慰问武宪梅等道德模范
县领导看望慰问患病老人张碧兰同志
县领导看望慰问患病老人张碧兰同志
泉口镇大庄村群众自发举办道德讲堂活动
泉口镇大庄村群众自发举办道德讲堂活动
  更多>>
中共门源县委宣传部
Copyright © 2000-2008 qh.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青海频道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0685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