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走进门源 | 领导之窗 | 门源各地 | 新闻动态 | 游遍门源 | 民俗文化 | 特色经济 | 理论园地 | 文明新风 | 我看门源

无路可逃的时候

    一

    无路可逃的时候,一只麻雀把自己飞成一条弧线,老鹰是一道闪电,一种恐惧在天空手舞足蹈。

    暗箭难防,或许,一个单词就是生命的终止符号,一个表情是一把匕首。

    我已经做好充分准备,与闪电一起自焚,或者,在一粒粒狰狞的文字中窒息。

    无路可逃的时候,沉默的门扉,万夫莫开;封闭的堡垒,刀枪难入。为着一个遥远的梦颠沛流离,站在幻想的额头上,我不敢放弃喘息。

    纵然万丈冰崖万里毒焰,我是追风噬浪的雄鹰,任霸气覆盖浩瀚的天穹。让一座山峦颤栗,面对旷远苍茫的高原,我是某一个章节里的渺小。面对沃野千里的草原,我是某一曲歌谣中的粗犷。

    或许,我生命中的最后一缕生动,是在与你擦肩而过时故意维持的熟视无睹。血脉里最丰瞍的欲望,一片真实的叶子,在雷阵雨到来之前已经优美地坠落。

    无路可逃的时候,风可以萎缩,雨可以崩溃,老鼠可以钻洞,蜻蜓可以不再出现。

    而我,只能用头颅撞,用牙齿咬,在想像中拳打脚踢,与长江黄河一道奋力抵抗。无路可逃的时候,青藏高原依然呑吐八方风雨,南迦巴瓦峰依然坐拥四面雷电,珠穆朗玛依然屹立不动。

    最后一滴汗水已经接近死亡。

    春天和夏天再一次流浪。因为一场大病,无路可逃,会慢慢模糊求生的欲望。

    二

    灯光是一个人的思想,是一个村庄、一座城市的信仰。

    黑暗,让行走的姿势成为化石。一只蚊子,不时采掘人类的血液,疼痛已被温柔的亲近麻痹。

    文字的蝴蝶在城堡外徘徊,一匹虚拟的马被草船借来的箭矢射伤,一只虚拟的鸟被穿越的流言淹没。

    锋火台上,一朵微笑让王朝倾轧。天高云淡,一种思想比天高,比海阔。

    什么叫当面是人,背后是鬼;什么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什么叫委屈深埋三千尺,什么叫苦难高叠八万里。亘古的太阳,一旦和情欲携手,或让人八面春风,花为蝴蝶醉;或让人鬼画桃符,鬼为人推磨。

    一片绿叶是一地诱惑,一树红果是一天火焰,汲天地精华,孕风雨魂魄,溯源夏商传奇人物,都成为了神活,传承是一粒水稻,时时敲打我的牙齿,让我的味蕾隐隐生痛。

    你可以说焚书只是一次偶然,你可以说坑儒只是一次意外,四面楚歌有虞姬陪伴,项王不肯过江东拔剑自刎;马嵬兵变有梨树悬瀑,玄宗惶恐稳军心赐贵妃自缢。

    三

    无路可逃的时候,一条小溪从唐诗里逃出来,水的领域就有了鱼虾逃逸的氛围荡漾。

    炊烟如旧,夕照如旧,峰峦如旧,飞鸟的合唱如旧。但南风已转成北风,葡萄不再诱惑嗅觉,水稻或者高粱举起孤独。

    每一条路上都有风尘扫荡。青石板上尚未湮没的脚印,一种精神已纵横成石头粗壮的经脉。

    无路可逃的时候,一首诗歌已无足轻重,昨晚的飞雪,今晨的雾岚,一种简单的选择,在虚空的背后,成为夏之漫长,冬之漫长。春秋的炊烟,已随孤独而傲岸的地平线一起上升,或者沉陷。

    无路可逃的时候,从容不迫的抵抗,或许,深陷灭顶之灾;或许,可以绝处逢生。

    荣耀与耻辱,永远像杂草一样,茂盛鲜艳,让一只老鼠和猫失眠……(范如虹)

 
图 片
门源县泉口镇的“青鲁缘”高原冷凉蔬菜生态产业示范基地的蔬菜开始采摘上市
门源县泉口镇的“青鲁缘”高原冷凉蔬菜生态产业示范基地的蔬菜开始采摘上市
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玉清在节前慰问武宪梅等道德模范
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玉清在节前慰问武宪梅等道德模范
县领导看望慰问患病老人张碧兰同志
县领导看望慰问患病老人张碧兰同志
泉口镇大庄村群众自发举办道德讲堂活动
泉口镇大庄村群众自发举办道德讲堂活动
  更多>>
中共门源县委宣传部
Copyright © 2000-2008 qh.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青海频道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0685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