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走进门源 | 领导之窗 | 门源各地 | 新闻动态 | 游遍门源 | 民俗文化 | 特色经济 | 理论园地 | 文明新风 | 我看门源

春趣

    高原的冬季很是漫长,虽然立春已经过了好多时日,但满目的荒芜和苍凉,让久居蜗室、思绪千沟万壑的人们似乎真的被冻结了一般。神情木讷,目光总是在灰白的天空和土青色的山峦间呆呆地蠕动。以至于每当电视里、报纸上各种关于春天的讯息接踵而来时,这里的人们其实在潜意识里还没有从冬季真正地走出来。南方各处春暖花开,冬麦试想已一尺来高了吧﹗

    是的,青海本就是一个四季极不分明的地界,这里似乎没有春天,时光却在春天的日子里缓缓走过。

    唯有一汩汩慢慢、慢慢融化开来的河水,在千疮百孔的冰面上流动。到了傍晚,复而冰洁。次日清晨,河床上多了一面面清亮明晰的镜子。

    再漫长枯燥的冬季总会过去。

    春天对所有高原人来说绝对是一个模棱两可的概念。在急促和迫切的等待中,往往会盼来一场场漫天飞舞的黄风。老一辈的人总会说︰风不吹,地不消。高原的春天从时有时无,动辄就兴风作乱的“风”开始。

    狂风飞舞,大有如千军万马狂奔之势。所到之处,昏黄的天空,被卷起的漫漫尘沙,势必将一切一扫而空。能见度不足一米。外出的人们脸上、嘴里、鼻孔里等全身各处都会被不同程度的受到沙尘的袭击。“庄稼人一年得吃二两土,放牧人一年得吃二两毛”。这是我们这里的老话。

    不管你愿不愿意,习不习惯,这每年剑拔弩张、势如破竹的黄风,一定是不请自来的。所谓“风调雨顺”是一年收成的必要前提。当黄风掠过,广博的土地,雄伟的山峦,而后地动山摇,春天来临了.记得儿时,我约摸七八岁的年纪。每逢寒假,我和长我两岁的姐姐的任务便是放羊。漫长的假期和寒冷的冬季,侵吞了我们原本快乐的所有时光。我们在天寒地冻的野外,再也找不到让我们兴奋无比的乐趣了。整日整日的赶着四处急急啃食着裸露在地面上的油菜茬子的羊群。我们很苦恼,甚至有点憎恨冬天。好不容易捱到大人们说:“打春了。”我们越来越心焦,越来越等待不及的盼望。因为天气越来越不像之前那么的咄咄逼人。我们在野地里的乐事开始了。

    我从家里“偷出”奶奶唯一的一把剪刀。那个年代的我们不像现在的孩子一样有各式各样的好衣服穿。我们身上穿的大都是从县城或更远的地方买回来的布料,经大人们精心裁剪、缝制而成的,款式也大相径庭。所以针线好的奶奶或妈妈必会有一台好缝纫机和一把好剪刀。奶奶的剪刀被她保管的特别好。但还是让我姐俩乘她出去串门时给拿走了。

    风怒不可遏的呼呼作响,却依然阻挡不住我们更加急切的脚步和心跳。整个封冻的土地开始慢慢融化,地表的土层已经松动了大约两三厘米的样子。我们开始趴在地上挑蕨蔴吃。

    蕨蔴是我们这里特有的一种根生植物。每年六七月份开花,秋季结果。来年四月中旬开始采挖。其果实多呈红褐色,味甜。可生食,也可熬粥,晾干后其口味不变。也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多用作产后的营养补给。近几年身价急剧攀升,其营养价值也受到人们的重视,每公斤不低于三十元。可那时候它却多半是我们青涩年代里的“绝佳零食”。

    我们趴着用手指扒拉掉覆盖在地表的杂草,一颗或两三颗红褐色的小豆豆就嵌在土壤里。裸露在外面的部分经风吹日晒已经干瘪。用剪刀的尖部轻轻将它挑起,埋在土里的那部分却是脆生生、白嫩嫩的。也有的嵌在更深的冻土层中,只能用指甲扣出一点点。挑出来的蕨蔴直接在衣服上搓几下,便被迫不及待的送进了我们那如饥似渴的小嘴巴里了。埋在土里的蕨蔴出奇的甜。因为之前被封在冻土层里,其颜色和味道一点都没有改变。反而经过冰冻之后,更加的香甜。也许是漫长乏味的冬天对我们深深的歉意吧,是对我们这些长久尝不到甜味的苦涩小嘴巴的一种回馈吧。家里没有多余的钱来补偿我们这一个个疯狂寻找甜味的嘴巴,于是我们就地取材,野地里、山崖下,各种各样只要稍稍有点甜味的植物,都被我们视如珍宝,而后洗劫一空。

    其他的吃头都几乎轻而易举地被我们光顾,但唯有这月份的蕨蔴,要想吃,你的确得下一番工夫。首先得有足够足够的耐心去熬过寒冷的冬天;之后又必须有足够足够的胆量去和狂风较劲;最后还得有可乘之机将家中的重要物品—剪刀拿到手。因为只有剪刀的尖部才可以将嵌在土壤里的蕨蔴不费吹灰之力送进自己的嘴里。这里最得利的工具非剪刀莫属。用刀?不行﹗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或多或少的养了羊,刀也是家家必备,用来宰羊和割肉。但都锋利无比,一旦被割到,那就得不偿失了。况且为了防止我们会心血来潮的拿刀出去玩,每次用完刀之后,父亲或祖父总会把刀挂在高高的房梁上。我们只有望尘莫及了。铁锹也无用武之地,薄薄的土层,可谓“杀鸡焉用牛刀?”我们像寻找宝藏的人一样,不停地找不停地挑,也像电视上的解放军,匍匐前进,为的只是能更清楚更快速的找到美味。土色的衣服、凌乱的头发、鞋壳里满满都是土,全然来不及顾忌回家会挨一顿臭揍的“危险”;黑黑的嘴唇、黑黑的牙齿,黑黑的嘴巴,阻挡不住褐色美味的“挑衅”。也好,连回家吃饭都省了。这时的羊儿们也和我们在一起享受这狂风中的美味。它们不停地用前蹄刨出埋在浅土层里的褐色小点心,牙齿连啃带裹地将美味送进嘴里。谁也不会被狂风吓得四处乱跑,全然沉浸在享乐当中呢!

    抬头看看昏黄的天空,风更加卖力地吹着。是想再快一点把更多温暖带给这里的土地,让我们手里的剪刀能够插得更深一些。看看昏黄的四周,羊群在我们身边毫不掩饰对食物的无比青睐和欢喜。我们身边又不知什么时候多了许多的好朋友。原来快乐需要分享。

    也有“作案”失败的,家长已经发现被拿走了剪刀。母亲在狂风中喊着他的名字。风声很大,他似乎没听见,身体紧贴着冰凉的大地,潜藏在挑蕨蔴的浩浩大军中,毫不客气地享用着这无处可寻又无处不在的饕鬄大餐。可爱的母亲在飞沙走石的大风里,在羊群和这般多的孩子窝里,似乎很难辨认出这位小顽童。喊了许久,望着眼前在乱风中岿然不动的小生灵们,最后只能三步一回头的回家去了……。

    之后大概有大半个月的光景里,趴在野地里挑蕨蔴的故事日日上演。直至松软的土地伴着阵阵泥土的清香,直至黄风在湿暖气流的涌动中消失殆尽,直至星星点点的嫩绿闪烁在墙角、路边、杂草丛中时,一年的新生活重新迈开了脚步。继而我们又一个个的扛着铁锨去收获所有深埋在土壤里的美味和快乐。

    前面说的这些个絮絮叨叨的话语、这些场景,如今只能当作是一段青涩又不乏甜蜜的回忆了。荏苒的悠悠岁月里,每年这时候的大风天依然是不请自来。请不要把她看成是不速之客,试着跟随她的脚步回想只属于你的那份甜蜜与幸福。(海韵

 
图 片
门源县泉口镇的“青鲁缘”高原冷凉蔬菜生态产业示范基地的蔬菜开始采摘上市
门源县泉口镇的“青鲁缘”高原冷凉蔬菜生态产业示范基地的蔬菜开始采摘上市
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玉清在节前慰问武宪梅等道德模范
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玉清在节前慰问武宪梅等道德模范
县领导看望慰问患病老人张碧兰同志
县领导看望慰问患病老人张碧兰同志
泉口镇大庄村群众自发举办道德讲堂活动
泉口镇大庄村群众自发举办道德讲堂活动
  更多>>
中共门源县委宣传部
Copyright © 2000-2008 qh.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青海频道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0684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