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走进门源 | 领导之窗 | 门源各地 | 新闻动态 | 游遍门源 | 民俗文化 | 特色经济 | 理论园地 | 文明新风 | 我看门源

拾蘑菇

    生活在草原,最美最难忘的记忆是拾蘑菇。那经历与记忆是别样的珍贵与难忘。盛夏,与朋友相约去拾蘑菇,是很兴奋,很开心的事情。

    记得很小的时候,曾经和老乡家的哥哥弟弟们一起到过七场后山去拾蘑菇。为此,妈妈为我准备了很丰盛的午餐,咸鸭蛋,萝卜干,又香又酥的千层饼,还灌了一行军壶的白糖水。当时到七场,看到那么辽远壮阔的草原和大山,我就像一只欢乐的蝴蝶,满山遍野跑着采摘野花,压根儿就忘记了采蘑菇这码事了,就仿佛是专程来此采摘美丽的花儿的。哥哥告诉我们拾蘑菇要学会看蘑菇圈,只要找准了蘑菇圈,在一个圈内就会拾到很多的蘑菇。哥哥认真地教大家怎么样找蘑菇圈时,我的心思被美丽的花儿吸引,心儿早飞了。

    半天过去,哥哥弟弟们的篮子里盛满了莹白如玉的蘑菇,我的篮子里却被五彩缤纷的野花占满了空间。大家拾的累了,我也玩的累了,于是,我们席地而坐,开始围在一起吃午饭,我开心地和哥哥弟弟们共享我的美味午餐,大家一边吃一边全都冲着我的篮子哈哈大笑:“你的花能吃吗?半天一个蘑菇都没有拾,看你回家怎么向你妈妈交代,她给你做这么多的好吃的,真是亏了。”听他们这样说我顿时很惭愧,真感觉到对不起妈妈给准备的美餐(那时的生活条件是很艰苦的),与他们只有几个馒头的午餐相比,妈妈给我带的真的是很奢侈的一顿午餐。羞愧难当的我小声说一会儿我一定好好地拾蘑菇。看着我难为情的样子,哥哥说等会儿我们大家也帮你拾,不能让你回去挨训。傍晚回家时,哥哥把很多的蘑菇放进了我的篮子里,我当时看着哥哥回转身时的背影,觉得夕阳中的哥哥是那么的温暖。

    记忆犹深的还有一次是和我的好朋友一起到哈勒景西面的草原去拾蘑菇,正巧我的同学在哈勒景乡政府上班,早上,由他骑摩托把我们送到草原,晚上他下班时再去草原接我们回来。一路上,朋友也是告诉我要先找蘑菇圈,找到蘑菇圈后,就不愁拾不到蘑菇。我说我曾经拾过蘑菇的,我也懂。不一会儿就到了,同学把我们俩放在路边,约好晚上还是在此处接我们。

    我们撒着欢儿冲向草原腹地,一脚踏进草原,就被草原的美丽震慑了心魂。想起小时候那次拾蘑菇,回忆让心中再次涌起一丝温暖和甜蜜。时光虽过去了十几年,记忆却依然是那么的清晰和美好。身为草原人,却也很少有机会能走进草原腹地,甚至向更深处漫塑。而今终于可以在这里恣肆地向青草的更青处触摸绿色精魂,我的心颤栗着,脚步有些虚飘飘地,思绪如花粉一般别样纷繁。我索性在一处茂密如毯的地方躺了下来,天为房地为床,让我的身体和地面紧紧地相贴,让我的脸享受阳光赤裸裸的亲吻,背吸地气,面采日华,安逸地吸纳着大地的精气和日光的精华。

    侧身的一瞬间,盈盈带露的白蘑菇就在我的耳畔,于是身心俱被这些白色的精灵震惊,翻身而起,惊呼我看到蘑菇了!这些采天地之精华而生的白色精灵,在草丛中卓立不群,莹莹如仙子,洁白如皓玉。我虔诚地俯身膜拜,竟感动地泪盈满眶。抚摸良久,才小心翼翼地拾起,轻轻地放入袋子里。蘑菇是群居的,只要找到一推儿,就会发现一大片,轻轻扒开蘑菇周围的土,还会有更多地惊喜,土地下白白蘑菇丁才是最好的。我是见到就拾,不管大小,不管是不是已经开伞,结果不一会儿,我的袋子就装满了,看着满地的白色圆丁丁,却再也无处装了,朋友很奇怪,你怎么这么快就拾满了,这袋子不小啊。我说不管大小我都装进去了,开伞的也要了。朋友一听,赶紧让我把它们全都倒出来,除了没有开伞的捡起来以外,其余全都丢掉,我可惜的直摇头,但也很无奈。再次装完一看才只有三分之一,朋友说,我就纳闷你怎么拾得那么快呢?再不要拾那些开伞的了啊。我说,都怨你,要不,我就可以玩了耶。一整天时间呢,你就慢慢地捡吧,要捡好的,不可以虎啊。嗯,我再次俯下身,在草丛里边寻找边捡拾,认真筛选。看来这拾蘑菇也和做学问,交朋友是一样的道理,在浩瀚的书籍中、众多的人群中需要独具慧眼,才能找出真正适合自己的好书和好朋友。

    中午时,朋友说,这边的蘑菇被拾得差不多了,我们到河的对岸去,那边一定有很多。我四下看了看,河上没有桥,要趟水过去,我不敢,怕水凉。朋友说,我背你过去。我不肯,她不顾我的推脱,背起我就走,我只好由她背着过河去,结果走到河中央时,我的一只鞋子竟然不小心掉进了河里,我失声喊道:“小齐,我的鞋子掉河里了!”当时,她把我往河里一扔,就去追鞋子,她在水中奋力疾跑的样子,比在陆地跑得还快,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等她一把抓起了我的鞋子后,看到站在河中间大笑的我,她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看你的裤腿都湿了,还笑!啊?我这才愣过神来,哈,原本怕湿现在反而更湿了,唉,天意啊。

    过河后,由于裤子湿了,我便没有了拾蘑菇的心情,干脆坐到草地上晒裤子。朋友说,正好你坐这里休息吧,看着这些袋子,我再拾一会儿,时间还早呢。

    我坐在草地上悠闲地看着白云在蓝天下自由地舒展着衣袂裙裾,草长莺飞的夏季,是草原最美的季节,如茵绿草,苍茫无际,广阔无垠的苍穹下,白云衬托着通透如玉的蓝天,草原的精灵百灵鸟歌声婉转动听,在无边旷野此起彼伏,闻之使人心旷神怡,望之使人流连忘返。

    蜜罐罐是夏季最繁茂的花,它们怒放与山野和田梗,白的,黄的,紫的,原本碎小的花儿,结成一串一串的,又因一大片连一大片的开放,最后就汇成了花的海洋,铺天盖地的,白得耀眼,黄的醉人,紫的震慑心魂。

    娇嫩粉红的馒头花(学名狼毒花)在绿草丛中更是美艳惹人,一丛丛,一蓬蓬,芳香四溢,蓬蓬勃勃充满着无限生机。含有剧毒,却也是解毒的上好药材。如抛开它的毒性和它对草原的侵害(它生长得越旺盛草原就会越退化)不谈的话,它真的可以称得上是草原美丽的花。花瓣碎小,簇拥在一起宛如一个个精美的小馒头,而一个个小馒头再聚集成一簇簇的花束就真的很美很惹人爱怜。因此常常会不顾它的花散发着有毒的香气而执拗地采回来插在瓶内,让室内飘散着有毒的清香味道。这是一种很清芬,很优雅的有毒的香,所以明知道有毒,还会禁不住去爱它。

    野菊花也是草原很普遍的花,颜色有紫的,白的,黄的,蓝的等,花儿怒放时,草原被装扮的五彩缤纷,分外妖娆。是这些五彩斑斓的野花和茵茵青草装扮着草原,一年一度给草原一个独特的最美的季节。想着刚才河中的那一幕,哑然失笑之余,心中不禁暗暗对朋友涌起了感激之情。

    我就这样忘情地陶醉在草原的怀抱,被草原的烈日酣畅淋漓地紧紧相拥。空旷的草原目之所及,看不到一个人,连牛羊也看不到一只,连朋友的影子也不见,我知道她就在草原的更深处,那里一定有很多的蘑菇。看不到她,我自然不敢走远,就沿着河岸,边走边寻找蘑菇,收获还不错,提着沉甸甸的袋子,心里感觉到很甜很甜的。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低着头专心地找着蘑菇,突然听到有人问话,我先是一惊,抬头一看,我的眼前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年轻人,黑黑瘦瘦的,一看就知道是个牧民。看我吃惊的样子,他咧嘴笑了,样子很淳朴,我的神色才有所缓解。你在这里拾蘑菇,有没有看到一张身份证,我的?他操着不很流利的汉话问我,一脸的期待。我很认真地摇了摇头,说没有见到。他有些失望,但很礼貌地冲我点点头,就匆匆地走了。这么大的草原,丢失一张身份证,可真是不好找。这时,我的朋友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急急地向我奔跑过来,问刚才那人怎么你了?欺负你了没有?我莫名其妙地说他问我有没有看到他的身份证。怎么会欺负我呢。朋友也笑了,我还以为人家欺负你呢,老远看到有人靠近你,我是连跑带颠地往你这跑哇。那一刻,我心里真是充满了感动,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此行我既拾到了蘑菇又欣赏了草原的美景,既拥吻尽各色花儿的幽香,还懂得了友情的可贵。人生何幸,幸运若我。

    梅雨霏霏的冬季梁永周撑一把伞在雨天里,才清醒的知道自己早已过了幻想的年纪。总有些事情是自己无法促使的,也是无力更改的。自己总是以为年轻气盛的去闯,可又有太多的无奈和胆怯,看着想要吞噬世界的乌云,冷了,寒了,透彻的心凉和一种无可奈何的绝望。像是老天都看透了我的心事,所以在冬季下起了梅雨, 我一直走不出伤心的雨季, 而雨滴也一直淋着我潮湿的心。不是太过于悲悯, 也不是因为太多的伤感,只因为自己在一个不适时的季节里触碰了一些不适时节的东西,如此而已。爱情是有酸涩的,正是因为那几分酸涩才让最后的甜更加有味道。像是柠檬,含有5 % 的酸,含有0 . 5 % 的甜,就正如爱情不经历那十分的磨砺与苦难, 怎能尝到爱情的甜,说真的这种参悟不透的东西真的让人难懂。而我这个自认为尘世之外的人,没有真切的去体味,又怎么会懂得呢?

    在喧闹的都市里生活,总是感到疲劳。选在一个深夜里披一件外套,坐在阳台上的藤椅上, 端着一杯暖暖的咖啡, 陪衬这失眠的夜,来个干脆。望着满街的霓虹灯,感到世界很豪华,同时也有些浮躁。所

    有的暖色调却显示出一种冰冷,和自己格格不入,而自己的心情只有黑色这单一的底色。不是自己太过于悲观,只不过当自己在世界万物的周遭生活了太久,看惯了世界的纷纷扰扰,当稍许安静的时候,灵魂就想要净化一下。想想一些美好的同时,不自然的排斥现在的“正常”。甚至是习以为常的动作、状态、意识以及心态,是一种欲控不能的状态。像是将一滴雨供托到它的源处,不让它接触地面。或者是阻碍它的轮回,死了就是死了,没有必要再来人间;或者就好好的活着,适应周遭,不要不切实际的幻想改变自己,改变环境,甚至是改变世界。

    有时候感觉一切都是徒劳的之后,就想要坐以待毙的面对事物的侵袭,哪怕让社会的病毒将我吞噬也心甘情愿。站在世界的顶端端庄,也不要站在低洼处摇摆惹人瞩目,忘不了的始终是忘不了,越是想要增加遗忘的速率,然而只会增进记忆的长度与深刻性。所以有些时候故意让自己变得懒惰一些,咀嚼自己咽下的东西,不再激情似火,每天重复同样的生活,不再敢于尝试,哪怕一丁点的失败也不想有,不想冒险;当然即使有再大的成功诱惑也不想去尝试,因为没有什么事是有定数的。就像窗外下着的雨,你能确定它的准确数量吗?不能,只能是估量,大约,如是而已。

    重新看看天空,已经是黄昏了,已经数不清时间转动过几周,也琢磨不透自己的心思,欲哭无泪的酝酿着哭的情绪,可是最后却笑了,笑得那么可怜。

    有人想过雨会是天使的眼泪可是只单单营造浪漫色彩而已,并没有改变,还是无非喜欢、厌恶和无所谓,简单来讲就是这样。就像你流泪一样,你流泪,深恶痛绝的人看到了欣喜,亲人朋友见了心疼,一般人见了厌恶或者是无所谓,没有人会计较你流泪的原因,就像是那雨,有谁会在意是那是谁的哭泣,在旱季是期待,在洪灾时又是怒骂,总是让人得不到满足。而我,心存美好,相信大爱的存在。

    窗外还是下着伤心的雨,我的心情像是流泪的天空一样,我没有了眼泪,而这雨就恰恰像是为我而流。熟悉的声音想起了,是我徒弟发来的短信,她说下雨了。她做兼职的老板请她喝奶茶,可是感到一些悲凉。我又何尝不感到悲怜呢?还好即使世界再现实,还有一些感同身受的朋友在身边,只不过不要奢求陪伴一生,忠诚一世,只要现时能够陪伴而又志同道合便足够了,雨好像小了很多,就像我渐渐缓和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敲击这些有些绝望甚至是厌世的文字,总之文字是伤感、悲凉的,一如我的心情。可是我始终相信事出有因,所有的一切出处不外乎社会现实,不敢去看透,甚至是不敢去看,即使明白着也要假装糊涂,不知道是什么病了,难道是时代?不必追究,因为世界在变好的同时难免有东西沦落,无可厚非。就像这梅雨下在冬天,你又何必去探究是为什么呐?毫无意义的徒劳罢了,只保持一种无所谓的心态或者是欣赏抑或是厌恶都不会改变其结果,只不过自己是不同的状态。有名的成功人士英年早逝别人会说是天妒英才!海子、张国荣、梅艳芳,这是我熟悉的亦是我喜欢的。我是个很喜欢诗歌与音乐的人,可是尤其在诗歌的领域中,真正的天才总是逃脱不了理想,从而挣脱尘世的束缚,无法理清化解尘世与理想世界的矛盾,从而只得选择自己。记得有个喜欢我文字的朋友对我说过:“很喜欢朋友的文字,但是不希望朋友在诗探究的路上走得太远。”是啊!诗歌是个有魔性的东西,难以驾驭且容易走火入魔,我清楚地知道,可是我是个喜欢诗歌的人,我认为她是最美的语言,也最真实。

    我一直说自己是一个诗歌门外的人,尽管现在的自己连同自己的作品只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人认同,但是我始终认为我不是一个诗人,更不是一个作家。我只能称得上一个写手,正在努力的涂鸦罢了!这样很好,也很满足。诗歌因为有情绪化才变得有灵魂,因为现实太过于现实了所以就有了粉底,反而虚幻了。其实在现实的岁月里有的是不现实,所以只有诗歌才能恰切的表达我看到的,所以我痴醉在三寸诗行中语无伦次,宁愿是孤芳自赏,也不愿带半点虚假。仅此而已!(李海娈 )

 
图 片
门源县泉口镇的“青鲁缘”高原冷凉蔬菜生态产业示范基地的蔬菜开始采摘上市
门源县泉口镇的“青鲁缘”高原冷凉蔬菜生态产业示范基地的蔬菜开始采摘上市
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玉清在节前慰问武宪梅等道德模范
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玉清在节前慰问武宪梅等道德模范
县领导看望慰问患病老人张碧兰同志
县领导看望慰问患病老人张碧兰同志
泉口镇大庄村群众自发举办道德讲堂活动
泉口镇大庄村群众自发举办道德讲堂活动
  更多>>
中共门源县委宣传部
Copyright © 2000-2008 qh.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青海频道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0684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