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走进门源 | 领导之窗 | 门源各地 | 新闻动态 | 游遍门源 | 民俗文化 | 特色经济 | 理论园地 | 文明新风 | 我看门源

仙米寺的传说

       据藏文《安多政教史》记载:过去甘肃赛地文化落后,人民精神愚昧空虚,经常把积累在心里的一些民族压迫、民族剥削以及苦难生活的愤怨,发泄于打家劫舍、拦路抢掠的行为上。藏历第绕迥木猴年(明万历十二年,公元1584年)三世达赖索南嘉措东去蒙古途径赛地,他沿途宣扬黄教道义,把现世比喻为一片苦海,指出若要普度众生到达彼岸--走向极乐世界,就须在今生积德行善,才可为来世铺平道路。他提议在赛地建一座寺院,并命名为"噶丹达吉琅",具喜兴旺洲(即行善的心愿逐日上升)。他的主张对赛地藏族人民极端苦闷的心情赋予了精神慰藉,自此赛地牧民一天天安分守业起来。以后有一个名叫那项棚措安木加的西藏高僧,来到赛地,有天晚上,他梦见赛地后山顶站立着一个头戴盔缨、身空白袍、容貌秀丽、姿态庄重的女子,手拿一支羽箭,左右摇摆三下,就有很多身着黄袈裟的喇嘛由四方飘然而至,聚集身旁……第二天他以为这是当地山神托梦显化,就按其梦中女子形象将其定名为多洁耶卓玛(意是女金刚)。他认定赛地建立寺院的时机已到,而对于正处在无力抵抗战乱、瘟疫、灾荒带来无尽苦难的众生,也急需一处寄托他们精神的场所,这更加坚定了高僧那项棚措安木加建寺的信心。

       此后,赛地部落选出头人,四处云游募化钱物,并带部分银两、财物,委托头人更尕尖木措等人到西藏放布施,请求派活佛建立寺院,而西藏活佛只赠送一尊五寸高的九什(铜铸释伽牟尼像)和一尊高约一尺的檀香木财神佛。以后又多次进藏拜佛和布施,才得到建立寺院的允准。西藏噶夏政府派遣西藏哲蚌寺大喇嘛叶拉哇拉日堪钦才旦顿珠及布·珠巴桑布、文布·华丹嘉措、文布·罗哲嘉措到赛地。这时赛地的头人东主藏若·化旦尖措以及耆老满西华尔丹、才嘉本和鲁则·拉嘉什加等共同协商,并四方募化财物,筹备建寺材料,终于在藏历第十绕迥水猪年、明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在赛尼沟创建了寺院,名"先明寺"。藏语先明噶丹达吉琅是三世达赖赐名,意为先明具喜兴旺洲,"先明"是赛尼木尼的变音,是当地部落的名称。初建寺院修建了16根柱子的经堂一座。明天启六年(公元1626年)修建了四层楼高的大经堂,有僧人百余名,寺院设有法相经院,分三个学级,授《集类学》和《释量论》。清康熙三十一年(公元1692年)修建了60根柱子大经堂一座,并从互助县佑宁寺请来了王嘉翁则等高僧,教授大法会、诵经的韵律、曲调和诵腔、乐器的吹奏打击及跳神的方法等。后又邀请赞布·东珠嘉措建立起胜乐、密集、大威德法和大日如来的仪规、手印、依怙主施食修习等。格勒南嘉任堪布时,在寺院北部建造了"香曲却典"(菩提塔)及阿弥陀佛铜佛,并设置了许多供器。康熙五十三年(公元1714年)修建了乃强护法殿,并迎请藏文大藏经《甘珠尔》一部。后又修9间佛殿、18间两层楼的达赖寝室,15间三层楼的密乘殿,并设有噶举学位制度,由才旦顿珠任法台。

       才旦顿珠生前借助互助佑宁寺的支持,并在传道学经方面与佑宁寺来往密切,一切僧规戒律、节日奉祀都按佑宁寺规则进行, "先明寺"理所当然就隶属于佑宁寺管辖。才旦顿珠圆寂时,紧握佑宁寺大喇嘛旦木杰尖参的手,含泪嘱托后事:"我超脱人世后,这个寺院全靠你"。旦木杰尖参任"先明寺"第二任法台。经过他二十余年的苦心管理,寺院达到鼎盛时代,随着他年时已高,一心想回归原佑宁寺,就将第三任僧官法台委托给珠固隆莽寺的西藏阿卡东主尖措。由于东主尖措对众僧管理严格,被称为喇嘛咎保勒(厉害之意),也因他的严厉寺院众僧经典造诣全面提高。四任法台,由格郎安木加继任。五任法台,由阿琼第四世活佛亲自担任。

       四世阿琼活佛旦增成勒尖木措(又名贡加藏),担任法治时,寺院已趋衰落,几近倒闭,阿卡纷纷回家。他上任后,重修经堂,恢复制度,寺院二次振兴起来。但因清王朝对藏族人民的残酷统治和压迫剥削,激起赛地部落群众的不断反抗,寺院也被兵祸牵连。清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因部落拒交苛捐杂税,并劫掠军饷,清朝西宁府派巴图特吉(清军官衔)带兵围剿赛地,将活佛旦增成勒抓到军营,让其目睹各种残酷动刑场面,以促折服。但活佛始终否认寺院参与拒税,清军无奈遂以赔偿银两物资结案。时隔不久,清军开到赛地,从寺院中搜查出被杀清兵盔甲,当即抓了许多僧人,并要斩首抵罪,后经调查议和,以加倍财物抵顶,幸免杀戮,并在凉州府结案。到清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有清军凉州总兵杨尽信、凉庄道蒋洞等带兵来到寺院又翻旧帐,活佛出迎接待时被扣留,同时抓了许多阿卡,严刑拷打。后来寺方到凉州官府,官方即派差役送来证明,才放回活佛与僧众。但清军仍刮去白银100两,羊100只。三次遭兵劫,寺院经济衰落,致使众僧仅以粗粮糊口度日。同年青海地区发生罗布藏丹津反清事件,清朝派川陕总督年羹尧、四川提督岳钟琪,率兵征剿,攻占西宁。次年五月年羹尧亲自领兵到达赛地。当时先明寺未参与这次事件,但年羹尧却以"先密寺番顺逆无常,且与棋子山贼穴相连,恐后复聚生事"为由,要烧毁寺院。活佛旦增成勒与他讲理时,年羹尧说:"不烧寺院我交不了差,圣旨难违,你和阿卡避到别处去。"并拨给白银三百两,作为迁居费用。5月4日烧了两座经堂,5月15日撤军时将寺院全部烧毁。旦增成勒只好带领众僧,到却不藏避难,三个月后,时至八月有一汉人暗中送来消息:"现在军情平定,形势好转,你们可换上俗衣去西宁请愿,可望重建寺院。"旦增成勒带领部分僧众换穿俗衣,去西宁求见年羹尧,年自知理亏,问:"你们为何穿俗衣?"答曰:"不敢穿袈裟,并请示能否再穿袈裟。"年说:"不是阿卡不能穿袈裟,而是我们只消灭穿袈裟的坏人。"当时偿还了部分财产。

       旦增成勒一行从西宁回来后决定带众僧西迁。西迁途中,经一山口时遭遇大雨,所抬的一口大白铁锅,注满了雨水,活佛认为这是吉祥的呈显,命大家抬锅上山,到山顶,众僧又饥又累,纷纷跌坐在地上,铁锅从山顶滚下,滚到垭壑西边500米处锅沿只碰掉一小缺口,锅内尚存几十人饮用的半锅人,活佛认定建寺有望,继续西行。走到现今的雪隆沟时,饥饿难忍,一藏族老妪送给一桶酸奶(藏语雪),每人一口,精神顿增,雪隆沟从此叫起。又向西行至龙浪滩加尔多寺,得到该寺支持,在西北面修简易一座小经堂,就在这里念经。到雍正三年(1725年)清兵攻破加尔多寺,杀僧众400余人。因清兵搜山时捉住为加多放牧的两个先明寺的和尚带路有功,加之未参与反抗清军,先明寺僧众才免遭杀害。同年春,清廷派一等侍卫散穆大臣达鼐安抚藏族人民和寺院,从西宁来了公函将原加多部落划归先明寺,并补银两派四名工匠,选定在讨拉沟卡隆口建寺,并赐"显明寺"匾额,汉语谐言"仙米寺"。

 
图 片
岗什卡雪峰
岗什卡雪峰
观花台上游客络绎不绝
观花台上游客络绎不绝
仙米国家森林公园
仙米国家森林公园
油菜花
油菜花
  更多>>
中共门源县委宣传部
Copyright © 2000-2008 qh.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青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