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才能合韵


 瞿昙寺象背云鼓

        □文/王国兴

        去过瞿昙寺很多回了,里面有很多让我们值得回味和观赏的历史遗存,但我独爱隆国殿里的象背云鼓。这是明朝初期由京城宫廷石雕艺人创造的一个艺术精品,小象用乐都的红砂石雕琢,憨态十足的小象跪伏在须弥莲花座上,看着就给人一种温驯敦厚、诚实忠厚的感觉,看着小象的眼睛,似乎浮躁的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小象身披璎珞,象首回顾。长鼻卷起一朵莲花,背上驮着云纹密布的木雕鼓架,在叠云上放置着一面真鼓。修造瞿昙寺的艺人匠心独具,采用比拟的方法,组合具有特定意义的须弥、大象、莲花、云纹等形式,表现出象背云鼓的内涵。象背云鼓雕技精湛,形象生动优美,是明朝初期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中国人是追求幸福和向往美好生活的。中国传统文化里,“象”与“祥”字谐音,故“大象”被赋予了更多吉祥的寓意,有祈福瑞祥象征,如以象驮宝瓶(平)为“太平有象”;以象驮插戟(吉)宝瓶为“太平吉祥”;以童骑(吉)象为“吉祥”;以象驮如意,或象鼻卷如意为“吉祥如意”。在佛教中,大象象征广大、有力,所以前人用大象作为瞿昙寺法鼓的基座是有丰富内涵的。

        在佛教故事里大象代表踏实和力量,大象过河不会脚不沾地,而是踏实地而过。普贤菩萨发宏大心愿普度众生,每条都实实在在地做到,故普贤菩萨的坐骑是大象。社会在发展,我们在虚无的追求中,让自己的内心充满了浮躁,为物欲所左右,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双脚究竟走在哪里。在寻找冥冥的答案中,我侥幸地感悟到了象背云鼓传给了做人的道理:须弥座寓意着扎实的基础,小象代表着踏踏实实做人、做事;小象长鼻卷的莲花蕴含着佛教中碾转生生的世界观和人生的哲理,在向你说:荷花产于污泥而不为污染,居于水中而不为水没,根藕生于卑污而洁白自若,质虽柔而能穿坚,居于泥而有节。这不正是人类道德观中的重要内容吗?

        来到了这里,我说的是瞿昙寺,有人看景,有人看情,我是想来体会一种说不出的启示,来寻找一种心灵富足的良方。自愧的是,本来同属于大自然的人类,而今却离自然很远了,远得已经根本听不懂自然的语言(天籁之音)。更为可怕的是,我们还不遗余力地去破坏大自然的和谐,逐渐自弃于自然,包括热闹而和谐的生物圈。而今听不懂自然语言的我们,只能用阅读的方式来实现和自然艰难的对话,我们的身份是游者。

        在隆国殿里,我久久地凝视着象背云鼓,从须弥座的莲花,到小象的眼睛和鼻子卷着的莲花;从云纹布满的鼓座,到赞颂佛法的大鼓,慢慢地内心浮起一种清净的感觉布满了我全身。此刻,似乎人间的烦恼在此刻失去了它的威力,淡朴与无欲从我的心底涌起,占据了充满名利的内心。一种莫言的感受,如同一颗石子投入到了静静的水面上,激起的涟漪一圈一圈地扩散开,传到我身心的每一个细胞,以至于到了我的神经末梢还想传递给大地。

        离开了瞿昙寺,我没有给小象告别,只是默默地将我的眼神留给了小象,因为我了解小象此时无声的语言,他也会在我留给他的眼神中窥透我的内心。

        几次造访,我很遗憾,无缘听到象背云鼓的鼓声,但我知道敲响这面鼓是将佛法传播给所有众生,以此来惊醒迷途中的众生;我也知道,终会有一日我在行走的路上飘来象背云鼓的声音“自远而至,至无所见,而犹不欲归。心凝神释,与万物冥和。”

        瞿昙寺简介

        瞿昙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西北地区保存较完整的一组明代建筑群;青海省第二大藏传佛教圣地。位于青海省乐都区城南21公里处的马圈沟口。这里风景优雅、山水宜人。背依罗汉山,面临瞿昙河,北傍松花顶,南望照碑山,是一组古色古香的明代建筑群,被誉为“青海的小故宫”。

        瞿昙寺自1393年创建迄今,已历620多个春秋。寺院以雄浑古朴、文物珍贵和拥有高度艺术价值的壁画享誉国内外,被誉为“宗喀地区”佛教圣地,也是河湟地区著名的花儿盛会之一。

        “瞿昙”是佛祖释迦摩尼的族姓。据说,瞿昙寺创始人三罗喇嘛选择这块圣地时,罗汉山松柏参天,瞿昙河畔杨柳荫浓,一泓清泉流于石山,水光接天,明彻半壁。三罗面对灵地,歇杖憩息。临行时忘携禅杖,回去取时,禅杖已在泉边扎根生长为一棵树,故而选此建寺。

        瞿昙寺汉式建筑风格十分典型,在类型众多的藏传佛教寺院中独树一帜。寺院占地面积2.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万平方米。全寺共有三个院落,建筑布局为前、中、后三进院落,由山门、左右碑亭、金刚殿、瞿昙寺殿、宝光殿、隆国殿、护法殿、三世殿以及左右回廊、钟鼓楼等主要建筑组成。

        珍藏文物瞿昙寺珍藏的明清文物十分丰富。如明朝皇帝所赐御碑,明清时十多方匾额,御制的金印、象牙印、象牙佛珠、檀香木佛珠、石雕米拉日巴像、明宣德青铜巨钟。特别是该寺内近800平方米的壁画,在国内藏传佛教壁画中是历史最久的遗存。画廊壁画面积370多平方米,描述释迦牟尼从降生到圆寂的生平经历,用矿石颜料绘成,历经500多年风雨,至今仍鲜丽夺目。壁画技法高超,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其中分布在隆国殿、宝光殿、瞿昙寺殿和大钟鼓楼的是明代作品,其他小殿堂内为清代作品。瞿昙寺存有明代的五通御碑,还有明清时代的十方匾额,这些碑匾有的还是汉藏文字合壁,除了史料价值,书法艺术水平也不容忽视。这座寺院的后钟楼悬挂着一口宣德青铜钟,这口高约1.8米,口宽约1.5米,重达1吨有余的巨钟,钟声悠扬,传说可远飘到三十里外的巴燕镇,藏族群众中有条谚语:“角仓(指瞿昙寺)的钟响,巴燕的马惊!”就是这么来的。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12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