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滩披上了绿色盛装

        塔拉滩上成林棉柳两三米高8月7日,经过近三个小时的车程,由省人大牵头的“2017年江河源环保世纪行宣传活动”采访组到达第一站——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简单的午休后,采访组前往塔拉滩。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整个塔拉滩透着清新的味道。从214国道进入塔拉滩后,车子大概行驶了20分钟后,从车窗向南望去,一片郁郁葱葱,“那好像有树!”同行们叫了起来。

        “那是我们2015年用高压水枪深钻造林技术栽种的棉柳,现在已经有两三米高了。”共和县林业局副局长王东彪带着记者往棉柳种植的地方走去。他说,“塔拉滩的棉柳种植面积约3700亩,这是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二期项目最让我们欣慰的一件事儿。”

        棉柳,学名乌柳,条件优越地段可成长为小乔木,生态适应幅度宽,既可在湿润林区生长,也可在荒漠地区存活,根系发达,生长迅速,乌柳枝能忍耐林区山地寒冬的低温,也可忍受夏季沙漠中午的烈日。既抗风蚀,也可耐沙埋,因此,它成为了共和县治理荒漠化理想的乡土造林树种之一。

        触景来灵感他用高压水枪深钻造林

        54岁的郭增鸿生在共和,长在共和。12岁那年的一次迷路至今让他记忆犹新。“羊丢了,回家的路也找不到了,一睁眼沙子就吹进来。”郭增鸿说起小时候在共和县塔拉滩因为风沙太大迷路的事儿时,略微激动。

        2002年,郭增鸿因工作调动至县林业局,从此他开始走上了“生态”这条路。“从那时候开始,我时常在想,要是家乡那片荒漠能绿油油的该有多好,这样的想法一直在心头萦绕。”郭增鸿说,他高中毕业后参加了工作,大部分治理荒漠的专业知识和实践能力都是从工作中得来的。

        为什么会想到用高压水枪深钻造林?郭增鸿说,其实是一次洗车时想到的。“当时洗完车后,不小心高压水枪在地上喷了一下,可能有个几秒钟,我发现这个水枪可以在地上打洞,突然间我就明白了。”郭增鸿说,他觉得这种技术可以用在造林上。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郭增鸿开始做起了试验,他发现高压水枪在荒漠上深钻,然后将乌柳插进打好的孔,节省了人力等成本不说,由于水枪打进沙漠里,可以让乌柳苗在栽种后保持水分,经过观察,他还欣喜地发现,乌柳的存活率达到90%以上。

        政策支持

        塔拉滩披上了盛装

        2013年,海南州五个县4.45万平方公里被纳入《青海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二期工程规划》,这给像郭增鸿这样的人带来了力量。有了技术和资金,郭增鸿在政府各项政策的支持下,开始了他水枪深钻造林的实践阶段。

        共和县塔拉滩的草场上,虽然还有沙漠的影子,但乌柳和芨芨草也铆足了劲儿想占领一方。此外,湿地监测站点植被盖度、样地生物量、草原植被盖度等监测数据也在呈增长趋势。

        郭增鸿说,由于身体原因,明年他可能要退休了,塔拉滩一天天好起来,即使离开了工作岗位,他也没有什么遗憾的,因为还有很多个像他一样的工作者会投入到三江源生态保护中,今后的塔拉滩也会被绿油油的树木花草覆盖,因为那些乌柳、芨芨草等植被在草原上扎了根。(特约记者/侯金花)

 
民运会写真
同德县宗日文化节上的“祖化”服饰展示和跑马比赛
州直机关工委组织机关党组织负责人参观了州民族团结进步教育馆
暑假年年过 快乐处处有
“青洽会”海南州展厅见闻
这样的宣讲我们愿意听
弘扬组工精神 助力民族团结
喜迎党代会 党员展风采
海南州生态农牧业建设打开新局面
黄沙头有个科技副镇长 ——记州科协下乡干部当增才让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651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