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下的守望

    五月中旬的一天,在一如既往送女儿去幼儿园上学的途中,看到鲜花点缀的草尖上挂满晶莹剔透的露珠儿,蹦蹦跳跳的女儿天真烂漫地说:“妈妈,妈妈,有小花小草的地方,肯定有蝴蝶有蜜蜂!”女儿无意间冒出的这番童言,却让我心头一震!生活在蓝天艳阳下的世人,是否有一丝焦虑?一丝对生态安全的焦虑?生态之忧,是否如同涌动的潮水,不时一波又一波地翻卷而来,浸透着心智,扑打着思绪,问责着良知?有限、可贵、脆弱的自然生态环境安全问题,令人揪心、叹惜、焦虑!

    众所周知,古有杞人忧天之说,“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废寝食者。”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世人皆笑杞人。可千百年后的今天,生态之忧已迫在眉睫,世人若高枕无忧,岂不被人笑了去?

    又见太空垃圾日益增多、风险陡增,又见空气污染弥漫、危及健康,又见气候恶变、灾祸难测,又见北极冰川快速融化、一步步与亚欧大陆和美洲大陆失去连接,又见“坏小子”厄尔尼诺带来的热浪横扫印度、千人丧生......世人岂能不忧天?

    又闻物种濒临灭绝、永不再现,又闻圣湖水位下降、容颜消瘦,又闻河流枯竭、无影无踪,又闻植被屡遭坎伐、再生极缓,又闻资源储量锐减、直至无存......世人岂能不忧地?

    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之家─我们心爱的家园,到处夹杂着废气废水废物,如同正在交战的黑白五字棋,随意穿插布局;也许一个“宏伟计划”的付诸实施,无形中会摧毁一座古城,掩没千年遗留的古老文明;一处处原本宁静原始的世外桃园,日渐成了世人手下的泥巴,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一些遗留极少的稀世植被,面临“乔迁”之“喜”,福兮祸兮?迁移异地后可否一息尚存还是未知数;“横行霸道”的“白色污染”,随时随地随处可见,遍布全球;据有关统计资料显示,全世界平均每小时就有3个物种被贴上死亡标签,很多物种还没来得及被科学家描述和命名就已经从地球上消失或者濒于灭绝,假设长期以往,试用数理统计测算,直到A年B月C日,留在世间的物种必将屈指可数了,许多物种正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原本自然、共存、和谐的生物链条,就这样一天天被人类肆意践踏破坏,渐渐变得面目全非,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那些一度在地球上四处游荡的恐龙和其它庞大的野兽,遗留的化石使世人目瞪口呆,幻想连篇,怎能再去揭开它的真容;一株植物枯萎,一只动物死亡,有时并不简单地意味着单个生命有机体的消失,也许凑巧是整个此类物种的灭绝,恰如1987年6月6日,最后一只黑海雀死去后,这种南美洲特有的雀科鸣鸟就此灭绝──在地球上永远永远地消失了......世人岂能不忧生态?

    随着全球化的不断加速,生态安全已成为世界各国亟待研究的焦点之一。尽管世界各地出台了保护生态安全的系列规定、公约,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也在履职尽责,倾力而为,但破坏生态安全的行为屡禁不止、时有发生、令人慨叹!从中透视出:世人公德修养仍不高、法制观念仍欠缺、保护生态安全责任意识仍不强、相关法制仍不健全、执行力仍不够,乃是影响生态安全的瓶颈因素!

    如此看来,曾被古人耻笑为癫狂、神经质、整天担心天塌地陷的杞人,若非只是痴人说梦,还是千里眼望穿千年一忧?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身临其境的世人,眼睁睁看着多少逝者从此销声、匿迹、绝迹,永远的离人类而去,怎能心安理得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熟视无睹?

    试想:

    千百年后的今天,与千百年前的今天纵向对比,浩淼烟波的宇宙间,生态百科知识懂多少、用多少?万千物种类别减多少、余多少?原生态的自然环境面积缩多少、剩多少?各类矿产资源少多少、存多少?经实事求是地客观对比研究后,是天翻地覆、触目惊心?还是喜出望外、数不胜收?

    千百年后的今天,仔细清算成本,认真盘点利润,掠夺生态环境带来的价值有多少?企图梦想归真返璞,付出的沉重代价又有几何?当今,人类可否听到动物、植物、生态被肆意摧残、无尽掠夺、撕扯心扉、不绝于耳的哀鸣声、断肠声、呐喊声?如果世人还不能极速惊醒,还不能尽快树立“保护生态,人人有责;保护生态,迫在眉睫;保护生态,保护人类”的永恒理念,也许若干年后的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宇宙间传来的是人类遭受灭顶之灾、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响彻云霄的嚎叫声、悔怨声、求救声!

    千百年后的今天,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比今天更好了,还是更差了?人类还有无机会说古道今?即使有可能点评,后人将大加点赞、英名百世?还是直戳脊梁、骂名千古? 正如有一句广告词中所言:一切皆有可能!

    千百年后的今天,是否还能呈现碧空如洗无垃圾污染的太空、赞赏白云飘过的蓝天?是否还能观望满天依旧灿烂的星辰、惊叹北极万千企鹅踏雪齐舞的壮观?是否还能一瞥各类生命延续的画面、看到林间百鸟呈祥的喜庆?是否还能一睹万千植物茂密生长的仙境、感受万物和谐与共的心跳?是否还能听到江河湖海依旧涌动的声音、尝到一口清凉甘甜的泉水?是否还能共享世人和平共处的太平盛世、观赏人类和谐发展的历史画卷......

    假如古时杞人忧天纯属不必要、无根据的忧虑,那么,今朝的世人之忧,既有根又有据,并非痴人乱语,无端生事!忧患重重,不堪设想!人类永续发展的出路何在?看天看地看生态,世人岂能坐视无忧?忧而不惊?惊而不思?思而不行?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保护生态永无止境,生态保护第一,永远是人类面临的一道永恒而极其复杂的严峻课题。事关人类生死存亡的生态安全无时不刻在警示人类:为了一代代子孙后代的福祉,请多留一些良知,多留一片蓝天,多留一寸净土,多留一方湿地,多留一滴清水,多留一些物种,多留一些后人永续发展的基业,多留一席原生派的、弥足可贵的、供人类繁衍生息的自然生态资源,值得世人早警醒、细深思、速行动!(赵正霞)

 
海南州生态农牧业建设打开新局面
黄沙头有个科技副镇长 ——记州科协下乡干部当增才让
海南州特色农牧业花开正艳
海南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举行
高原秋日水果香
倒淌河
贵德街头各色香包迎端午
牧场
贵德红柳滩
贵德黄河湿地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064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