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龙界通往人间的出口


    □ 时报记者 张扬

    走进仙境般的囊谦县娘拉乡,便会产生一种幻觉:这是哪儿?是在加拿大吗?为什么这里也有一个“多伦多”?

    没错,这里有一个中国传统村落,她的名字就叫多伦多。

    娘拉大峡谷幽深险峻,澜沧江上游扎曲从中穿流而过,犹如巨龙般飞腾着和多伦多村擦肩而过。是的,那不再是幻觉,确实有龙的影子在眼前掠过。青海的多伦多,其自然、人文景观绝不会输给加拿大的那座钢筋水泥城市,因为这里是龙界通往人间的出口。

    快看!有一个美丽的少女在向我们走来,看起来她不像多伦多村普通的藏家女子,她美若天仙,高贵典雅,她就是郭部落王国的公主郭·拉姆。

    真是三生有幸,能在这里看到冷艳的公主,并且这位公主还来自龙界。

    距离囊谦县约80公里的郭·尼达桑多依山傍水,周边被青藏高原极为珍贵的原始森林所覆盖,山脚下流淌着澜沧江一大支流郭曲,这块在多伦多村辖内的风水宝地,曾经就是郭部落王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如今,在这里已考古发现了郭部落王国及岭国时代的城堡、兵器、盔甲、遗骨等国家级历史遗物。

    时光回流到十世纪中叶,郭·拉姆降临在郭部落王宫。郭·拉姆的父亲其实是龙王佐那仁泰,养父是郭部落王然洛丹巴坚赞。那么,郭·拉姆是如何从龙界来到人间的呢?

    原来,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为了救济人间疾苦,发愿让钾慧佛母赴人间救度众生,并转胎生到龙宫里。当时,龙界正遭受严重的疾病传染状态,龙王为了解救自己的族群,特邀请莲花生大士前来治疗疾病。莲花生大士施以甘露,妙手回春,龙王为了报答大士的恩惠,给莲花生大士供养了许多极为稀有的奇珍异宝,可莲花生大士却拒绝了,并且要求龙王供养龙公主亚嘎泽丹,然后把公主带到人间,赐给了郭部落王然洛丹巴坚赞,改名郭·拉姆。

    郭·拉姆公主出生在龙宫,从龙界前来人间的出口叫“曲度囊瓦亚莫伦”,位于澜沧江与澜沧江支流郭曲的交汇处,她成长在郭部落王宫。

    郭·拉姆带给人间的宝物有十二部龙藏“露邦波德九尼”、龙帐篷“露扎腾秀贡古”、龙牦牛“露索珍莫快然”、龙金桶“赛索姆琼”。

    后来,郭部落王国和岭国引发郭岭大战,郭部落王国被岭国征服后,岭国众将将美如天仙、聪慧善良的郭·拉姆公主许配给岭国君王森洛,作为战败敌人时取得头功的礼物。嫁给岭国君王森洛的郭·拉姆公主生下一个儿子,就是闻名全球、藏族群众人人敬仰的格萨尔王。

    这个故事是不是像好莱坞大片?这到底是被神话了的历史,还是纯属虚构?神话都有历史的影子,龙在中国早已不是一种传说,而是在我们每个中国人心中真实存在的东西。因此,谁又敢说这个故事没有真实的成分?

    郭部落王国的女装为囊谦地区所独有,较多地运用了水纹、云纹、龙纹、孔雀羽纹和花草纹样,还有日月星辰以及山的变形图案,简练生动,绘声绘色,彰显奢华和雍容。这种艺术风格,主要源自藏民族早期的原始自然崇拜观念和信仰。

    多伦多的阳光也格外灿烂,这一点上和加拿大多伦多的阳光明媚极为相似,不同的是,这里没有机车轰鸣,更没有灯红酒绿,有的是安宁静谧、潺潺溪水、美丽传说。

    四面环山的多伦多无疑是一个世外桃源,但又是一个通往西藏的捷径,甚至村内的道路就连接起青海、西藏两地,村内建筑自然也融合了青海、西藏两地风格。

    建筑是一部宏大的史诗,是一个民族传统文化的基本表现形式,尤其是在藏民族审美文化中,民居建筑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地理环境的不同,让多伦多的建筑多姿多彩,土房、碉房、帐房交相辉映,形成了江源之地色彩斑斓的民俗画卷。

    多伦多的碉房依山而建,用片石垒砌成方形小楼,形似碉堡,碉房建筑的色彩装饰也别具风格,在大片石墙上,涂红或粉白,嵌上梯形黑框的小窗,楼层之间的楣檐上、墙外楞木上涂以朱、蓝、黄、绿、青等色,色彩对比十分强烈,给人以极度反差的视觉审美效果。建筑材料色彩的搭配也颇具特色,泥土的淡黄色、石头的青灰色或暗红色,楞木的五颜六色,使整个建筑好像一首古朴的壮美乐章。接连的碉房随山势起伏,节次鳞比,险山、巨石、碉房一片青灰色,一座白色佛塔耸立其间,数串彩色经幡凌空飞舞,远远望去,宛如一座城堡。

    四川人不怕辣,湖南人辣不怕,多伦多人不怕咸,因为他们不缺盐。很难想象,多伦多村还深藏着一个古老的盐场。

    多伦多盐场和世界任何地方的盐场都不同,盐水来自北山山腰上的一个泉眼里,因此整个盐场北高南低,并按地势,把6.6万平方米的盐场分割成1000多个区块,一条条、一块块,宛如江南梯田,错落有致。远远望去,白色的盐田和山腰上红色的藏式民居相映成趣,勾勒出一派自然而古朴的田园风光。

    多伦多盐场一直沿用古老、原始的晒制食盐的集体作业技术,从清代中晚期开始,定期召集当地村民,将盐水从北山上的盐泉引入山脚下事先整理好的小块台地盐田里,将盐田灌满,让盐水自然蒸发后晒制成食盐,然后将盐颗粒收集起来,用马驮到附近仓库,然后再销往各地。

    多伦多盐场年产盐3500吨左右,20世纪六七十年代之前,曾是青、藏、川交会地带唯一盐产地,产品主要销往西藏的昌都、四川西部和云南西北部边远藏区,尤其是在西藏、四川等地颇受欢迎。近年来,由于交通日趋便利,高科技精制食盐的出现,多伦多盐场早已失去往日繁忙、兴旺的景象,但其所产食盐因不受任何污染,且价格便宜,依然深受周边藏区群众青睐。

    多伦多村还是一个古兵站,相传最早是格萨尔大将的兵营。马步芳统治青海时期,多伦多村内又建起了兵营,当时屯兵约一个营。据考证,马步芳兵营之前,这里就有一个小型古兵营遗址。

    如今,金戈铁马远去,一个美丽和谐高原古村落,如同美丽的藏家少女,向我们发出了邀请:欢迎前来青海多伦多探秘!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679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