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里的老年味与新变化


    □时报实习记者 焦惠芳

    作为中国最盛大的节日,春节自古就有着许多传统风俗,贴春联、放鞭炮、吃饺子、守岁、拜年……每个中国人都约定俗成地遵守着老祖宗传下来的习俗,似乎没有了这些风俗,春节就不再有记忆中的那个年味。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春节的传统风俗逐渐被人们忽视,记忆中的年味正在慢慢消逝。

    岁月带来的变迁

    今年85岁的陈奶奶记忆中过年很热闹、隆重:“腊月二十三送灶爷、二十四扫尘、二十五开始杀猪、做馍馍,我们那时候做馍馍都是几家凑在一起,炸麻花、油饼。三十晚上要吃饺子,吃完饺子打醋坛,我们青海人还要吃猪头肉、猪蹄。吃完饭要守岁,一大家子坐在一起聊天到天亮,说是守岁寿长。初一早上给晚辈发年钱,初二开始给亲戚们拜年……”

    陈奶奶从小生活在农村,老了以后随孩子搬入城市,她对这些年春节的变化有着深刻感受。她说,以前生活困难,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肉、油馍馍,所以大家都盼着过年,过年的时候人们也格外高兴。现在生活富裕了,每天都跟过年一样,吃的穿的都比那时候过年好。但现在过年没有以前的那些习俗,年前也不扫尘了,馍馍也不做,主要现在家里天天打扫得很干净,不像以前,一年就春节前大扫除一次。馍馍出去买就行了,自己做太费事。

    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春节的习俗也慢慢发生着变化。“现在年夜饭都在外面吃,自己做太麻烦,过年也不挨家挨户拜年了,大家都是团拜。”80后青年祁珺说。祁珺从小在城市中生活,她说小时候过年年味特别浓,除夕一家人在一起吃团圆饭,大年初一要穿新衣服,长辈要给压岁钱,还要挨家挨户给亲戚们拜年,但是长大后春节的习俗就改变了,人们都图方便省事,不再拘泥于传统习俗。

    年味是否依旧浓

    王莉跟祁珺一样都是80后,她表示,现在过年已经没有过去的味道了。90年代过年讲究的习俗和规矩很多,现在越来越现代化和城市化,人们都不像以前有人情味。其实过年重要的是一大家人围在一起看电视、吃饭、聊天才更温馨,现在人们吃完团圆饭就开始打麻将,连春晚也不看,觉得很没意思。

    不仅人们过年的娱乐方式发生了变化,科技给春节也带来了巨大的影响。“现在吃团圆饭大家都在玩手机,不是发祝福短信就是发红包,没有以前过年的那种氛围,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放下手机陪伴家人。”在媒体行业工作的王蕾表示,虽然手机给亲友送祝福简单轻松,但是没有了挨家挨户串门的乐趣,科技越发达,亲情却越来越疏远,手机上热热闹闹的祝福、红包背后是亲人之间的疏离。

    春节的年味正在逐渐消失,虽然人们都在感慨现在过年没有以前有意思,但是依然选择没有年味的过年方式。“现在事情多了时间少了,一家一家转不过来,有的也只是走个形式,团拜人多热闹,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联络感情,也不用再礼尚往来,谁都轻松。”家住乐都的李锦是一名公务员,工作繁忙,成家之后不仅要照顾公婆,还要关照自己的父母。她表示,现在过年都图轻松省事,不再像以前一样重礼节讲规矩。

    新年味正在发酵

    在谈及为何会觉得年味越来越淡时,在农村长大的张云芳表示,小的时候生活条件差,过年了才能吃好吃的、穿新衣服,所以觉得过年特别快乐。现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物质生活丰富,过年跟平时没什么区别,曾经的快乐已不复存在。年味是难得的物质享受带来的精神满足,如今吃好穿好的物质条件已无法给人们带来快乐。年味还存在于亲人之间的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当中,互联网的普及让人们不再与身边的人沟通,而是将关注点转移到手机上,自然而然,人们开始觉得年味淡了。

    另一方面,仪式感的缺失也是年味越来越淡的原因。春节的习俗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如守岁,根据史料记载,古时的守岁,除了有“辞旧迎新、秉烛欢乐”之意,还有驱除鬼怪邪祟和受福健体的民俗内涵。团圆在一起的家人,往往会趁着这个时候总结过往经验,展望美好来年。而现在,人们在饭店吃过年夜饭就各自回家,不再有守岁的习惯。

    年味的消逝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越来越多的学者也表示年味不能代表春节。人们虽然改变了传统习俗,但也创造了新的庆祝方式,如年货不再去商场买,而是通过网络购买;出国游、自驾游成为年轻一代热衷的过年方式;红包也不再发现金了,而是通过微信发红包等等。年轻的一代有着自己的生活理念,应该用正确的态度看待这一变化,适应这一变化,现在丢失的只是旧年味,春节的新年味正酝酿着、发酵着……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55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