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海:基层文化的守望者


    安生海展示他的宝贝

    在乡土文化人这个群体中,既有身怀绝技的民间艺人,也有深谙乡村风俗民情的民间守望者。他们生于斯,长于斯,他们深植于乡村厚土,懂得村民的喜怒哀乐,知晓村民的文化取向,更明晰乡村文化的传播之道。

    安生海就是其中的一员。

    2002年,互助县丹麻镇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2005年,流传于丹麻等地的《拉仁保与吉门索》被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06年,丹麻土族花儿会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这一切成绩的取得,安生海功不可没。”丹麻镇镇长舒乃东这样评价说。

    今年48岁的安生海是丹麻镇文化站站长。1985年,高中毕业的安生海成为了丹麻镇的一名临时工——图书管理员。从此,他开始扎根基层文化工作,演绎着自己的七彩人生。

    “现在乡镇工作得心应手都是那时候打杂锻炼出来的。”安生海告诉记者,1991年,全县有7名临聘的文化站工作者,因为发不出工资,只给了一个计划内用人的指标,他有幸被留了下来。

    谁也不会想到远近闻名的“文化能人”安生海做了23年临时工。期间,他也曾有过放弃的念头,但是,骨子里有着对文化的热爱的安生海,最终选择了坚守。直到2006年解决了身份,正式成了一名“公家人”。

    带着感恩之心的安生海将全部的心血和精力倾注在全镇群众文化体育事业上,使丹麻的群众文化活动丰富多彩,民族民间文化艺术得以传承和发展,特色文化日益彰显,非物质文化得到有效保护,民族团结创建进步和精神文明创建活动有声有色,有力推进了全镇文化事业的蓬勃发展,使群众文化体育工作进入了全国先进乡镇的行列。

    平时进村去农家书屋整理一下图书,到剧团指导一下节目排练,进农村社区与文艺活跃分子聊聊家常,这就是安生海的节奏。他太热爱基层文化工作,他在这里倾注了太多的感情。安生海的妻子说,只要是单位上的事情,不管家里正在忙些什么,他总是放下手里的活跑到单位处理工作。过年时一大家人总要聚一聚,但几乎每次都缺了安生海,那个时候也是他在村里最忙的时候。

    安生海生在丹麻、长在丹麻,儿时逢年过节,镇上有安召舞表演,他便一头扎进人群中,一边看,一边模仿。从小耳濡目染,自然在他的心里种下了气势磅礴的安召舞文化的种子。随着国家对乡村文化的高度重视,这颗种子便开始迅速生长。

    “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要将安召舞出灵魂,必须经过一番刻苦训练。”安生海指着到西宁参加安召舞比赛的照片告诉记者, 2007,他计划成立千人土族安召舞,在每个村挑选60人排练,最终“千人安召”成了宣传互助的重要活动。

    为传播社会正能量,讴歌丹麻镇的新气象、新风尚,安生海与丹麻镇文艺爱好者贺灵年合作,搜集整理了全镇境内民间故事、神话传说40余篇,传统社火歌词曲艺50首,农言、礼仪词50部,花儿歌词200首。每逢节假日,他就带领着业余文艺宣传队深入丹麻镇17个行政村巡回演出,丰富老百姓的业余文化生活。

    在担任文化站长20年的时间里,安生海立足丹麻文化的特色和实际相继举办了26届农民文化艺术节,13届春节社火调演,5届文化入户才艺展演,8届百科知识竞赛,5届读书读报演讲赛,千人农民环镇赛、千人安召舞表演,庆“三八”以及省、县文化四下乡、跑马会等大型活动的承办,极大地丰富了群众的文化生活,推进了全镇精神文明及民族团结进步的创建活动。负责编排了千人安召舞,并成功表演,组建了丹麻土族花儿艺术团,成立了全省首家民族文化联合会,将全镇68名艺人、文艺体育爱好者联系到一起,壮大了土乡文艺人才队伍。全镇共培养拥有国家级传承人1名、省级非物质传承人7名,县级20名,规范了文化站,并比评为全国一级文化站。

    青海省民俗专家谢佐说:“反观全国各地,越来越多的传统民俗、文化和民间技艺面临后继无人、濒临失传的尴尬。而在时代迅速变迁的背景下,丹麻镇的文化传承却生机盎然,实属不易。”

    草根文化能人安生海在实践中成长为基层文化不可多得的能人。他撰写的《乡镇文化站的思考》、《农村文化工作的方法》、《科学发展丹麻民族文化浅议》等论文多次获奖,因工作出色相继被评为全省优秀共产党员、优秀文化站长、爱岗敬业先进个人、全县民族团结创建工作先进个人。2007年被团中央评为全国农村文化名人,同年被中国残联评为“优秀残疾人专职委员”。

    “乡村文化要扎扎实实去做,一步一个脚印去做,需要有很多人参加,需要很长时间。”在这片传播土族文化的基田上,安生海说,他愿意一直守望好这片沃土。(时报记者 邵秀芳)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16041119700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