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弱女子的坚强人生

    多年前,在共和县倒淌河镇,人们常常看到一位年轻的母亲背着自己的女儿,到处寻医问病,但四处的奔走并没有解决女儿因为一场车祸留下的病根。

    11年前的一个深冬,银吉卓玛一边在家中打理家务,一边等待前去煨桑祈愿的丈夫环却加和两个儿女归来,但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丈夫出车祸的噩耗。当她赶到现场时,肇事车辆已经逃逸,只剩下倒在血泊中的丈夫和一旁满身是血的两个孩子。在孩子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中,银吉卓玛来不及悲伤,急忙将丈夫和两个孩子送往医院。

    天有不测风云,作为家中顶梁柱的丈夫在这场车祸中永远地离开了银吉卓玛和两个孩子。车祸之后,女儿文昌措变得沉默寡言,时常闷闷不乐,心脏也出现了问题,稍有惊吓,就会晕倒,银吉卓玛只好带着孩子到处看病。两年间,她走遍大大小小的医院,在她的悉心照料下,女儿九岁时,病情得以缓解,银吉卓玛这才将女儿送进了学校。

    然而,上天似乎并没有因此而特别眷顾这个本就艰难的家庭,一封来自银行的催款单,让还没有从失去丈夫的悲痛中走出来的银吉卓玛不知所措。一万八千元的债款,对这个年收入不足一万元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但是,银吉卓玛知道银行的钱不能不还,她虽然没有文化,但这个道理她懂。于是,她卖掉了当时家中唯一值钱的3间畜棚,将钱全部用于偿还债款。

    失去至亲,卖掉畜棚,原本幸福安稳的日子被彻底打破。住在从姐姐家借来的房子里,银吉卓玛不知如何是好,甚至有了逃离这一切的念头。但看着躺在床上年迈的奶奶和膝下两个还未成年的孩子,她擦掉眼泪,决心重新振作,咬牙坚持。“一定要把奶奶和两个孩子照顾好。”抱着这样的想法,一过就是11年。

    奶奶年龄大了,衣食住行都需要有人照顾,银吉卓玛只能在家附近打点零工,赚点生活费以维持家用。凌晨三四点,她就要出门为租住在附近的挖虫草的人做早饭,同时帮别人照看牛羊,除了每月的最低保障金,这些日常工作就成了银吉卓玛微薄收入的来源之一。

    晚上,她还会去附近的工地上打工,搬运空心砖、卸货,一次可以拿到五十元的报酬。十几年如一日,银吉卓玛就靠这样零星的收入支撑起了整个家庭,直到接受采访的前几日,她还去帮别人装煤赚钱,一大袋煤有一百多斤重,装满一袋可以得到一元的酬劳。“只要把袋子装满,绑结实了就可以,不用搬运,倒也不累。一天下来能装五、六十袋,还可以顺带照顾奶奶。”即便赚得钱不多,但银吉卓玛还是对能拥有这份工作十分感激。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银吉卓玛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操劳,当儿子考上大学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岁月早已悄悄爬上她的眼角,但看着走进大学校园的孩子,她觉得一切都值得。

    自从车祸以后,失去父亲加上家庭经济十分拮据,两个孩子似乎比同龄人成熟得更早,也更加懂得体谅母亲的辛苦,帮母亲分担家务的同时,也没有落下自己的学业。

    如今22岁的儿子文昌多杰是青海民族大学的一名学生,还在上初中的女儿,也立志要像哥哥一样考上大学。有这样一双懂事的儿女是银吉卓玛最大的骄傲,也是她最大的希望。

    采访过程中,儿子文昌多杰多次打电话来,银吉卓玛和儿子的通话虽简洁,但却难掩脸上的幸福。她说,以前丈夫生病住院,那段时间她感到很无助,但当家中真的遭遇如此大的变故时,她还是撑了过来,现在的她只希望两个孩子能顺利完成学业,靠自己的双手过上幸福的生活。“奶奶年龄大了,但好在没啥大病,两个儿女常常跟我说,要好好照顾奶奶,再过三年,奶奶就整整一百岁了,到时候我们要办一个百寿宴,好好地热闹热闹。”

    这位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纪饱经风霜的柔弱女子,仍然对生活充满了感激和希冀,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完美地诠释了身为人妻、人母和人媳的责任。(整理:记者/才让本)

 

 
共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共和县委宣传部”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共和县委宣传部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共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共和县委宣传部联系。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16041120668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