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缺的家 演绎完美的爱

   一大早,菊么收拾完院落,进屋给老人倒了一碗热腾腾的奶茶,窗外,暖暖的阳光正撒在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幸福、满足……

  这位已过古稀之年的藏族阿妈是菊么的继母,患有残疾,多年来一直生活在菊么家里,在她的精心照料下,老人健康、快乐。

  在这样平静的日子里,菊么始终面带微笑,然而,当记者走近她才发现,命运之神对她如此的不公平。

  今年67岁的回族阿奶菊么是共和县上塔迈村人,勤劳质朴的她嫁给丈夫韩木沙后,喜得三子,一家人的生活虽不富裕,但却幸福美满。而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原本宁静安稳的生活,一次次击打着她柔弱的肩膀。

  菊么已经记不清是什么季节,只记得那天午后传来大儿子出车祸的消息,正在忙活家务的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原本是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而外出务工的大儿子,因为一场车祸截去了手指,更导致他患上了智力残疾。祸不单行,菊么和韩木沙还没有从大儿子出车祸的阴影中走出来,小儿子却因酒后与他人发生冲突,最终被判入狱。

  接二连三的变故和打击,让菊么觉得生活失去了方向。然而,厄运似开玩笑般再次降临到菊么一家——二儿子也因为车祸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面对如此残缺的家庭,儿媳妇在生下孩子仅8天后就选择了离家出走,这一走便再没有回来。

  飞来横祸让原本幸福的一家顷刻间支离破碎,菊么和韩木沙老两口看着刚出生不久的孙女,心中像被刀子割开了一样疼。从那以后,韩木沙悲伤成疾,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心脏开始出现问题,几次的心脏骤停让老人不得不前往医院,在胸腔内植入心脏起搏器。再加上脊椎不好,韩木沙的行动越来越不方便,逐渐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于是,家庭的重担就压在了菊么的肩膀上。

  每天清晨,大家还在熟睡的时候,菊么早已起床,打扫院落,为家人准备早饭。丈夫行动不便,她就把饭菜端到丈夫身边,为了减缓丈夫身体上的疼痛,菊么坚持每天给丈夫按摩,在她的悉心照料下,丈夫韩木沙渐渐能够站起来拄着拐杖走路了,这对饱受生活艰辛的菊么来说是莫大的欣慰。“这几年家里多亏了她,要不然……”韩木沙面对日夜操劳的妻子,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

  虽然生活给了菊么诸多苦难,但她始终保持着一颗善良的心。在赛什塘牧场,说起被菊么义务照顾多年的拾荒老人张文禄,无人不知。

  多年前,张文禄老人从民和老家一路拾荒流浪到共和,途中遇到了在九道班开饭馆的菊么,看着饥肠辘辘的老人徘徊在饭馆门口,菊么心生怜悯,急忙给老人送去一碗热腾腾的饭。“老人当时穿得破破烂烂,我想肯定好久没有吃饭了,我也没啥大的本事,只能给老人煮一碗面,让他填饱肚子。”在菊么看来只是举手之劳的行动却温暖了拾荒老人张文禄的心。但没想到,多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菊么又再次遇到了老人,看着老人依旧衣衫褴褛,菊么和丈夫决定收养这位拾荒老人。

  虽然无亲无故,但菊么把照顾老人当做了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她每天给老人洗衣、做饭,细致地安排老人的饮食起居,常常做些饺子、煮点牛羊肉给张文禄老人吃。生活中,菊么每年都会给老人买几件合身的衣裳,她和丈夫还会陪老人聊聊天。

  就这样,老人在菊么的照料下度过了他人生最后的时光。2015年初,张文禄老人去世,菊么和丈夫为老人举办了葬礼。虽然简单,但他们夫妻俩,让这位饱经人生沧桑的老人,安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就是这样一位善良的女人,用自己的真情和真心,默默地为家人、为他人付出,但她心中却是满满满的感恩之情。“领居们都对我特别好,常常帮助我,就连这房子,也是大家你一砖我一瓦帮我盖起来的,世上还是好人多啊!社区妇联的领导们有啥事都先想到我们家,常常来看望我们老两口,我和老头子心里实话感激。”菊么说。

  为家人准备一日三餐、洗衣物忙家务、接9岁的小孙女放学、给继母捏捏腿捶捶背……日出日落,光阴荏苒,菊么在日夜的操劳中渐渐老去,但她无怨无悔。(记者/才让本)

 

 
共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共和县委宣传部”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共和县委宣传部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共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共和县委宣传部联系。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16041120664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