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说变化

    中国的农历春节是很热闹的,老祖宗传了数千年,形成了悠久独特的民间节日,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每当这时,人们盘点一年的收成,憧憬未来,寄托新的希望。

    记得我上小学时,每天放学后除了做完老师留的作业外,一有空就帮父母干些活计,或去放牛羊,或去拾牛粪,与现在形成鲜明反差的是那时吃穿都很差,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蔬菜水果。因此,不论大人小孩,都盼着过年。

    那时候,过年的文化生活是十分乏味的,特别是在农牧区,根本谈不上什么文化活动,大人们或聚在一起喝那种花七八毛钱就可以买上一斤的散装白酒,或约几位朋友在家里打牌。无兴趣的则早早地钻进被窝。我和小伙伴们则像脱了缰的野马,在村头屋后尽情嬉戏奔跑。偶尔赶上放场电影,偌大的露天场上人头攒动,不少人早早地吃罢工晚饭就搬个小凳或找块砖头来“占”一个好位置,来晚的看不见则爬上墙头或低矮的屋脊,虽然放映的总是那几部老片子,不少人可以成段成段地背下对白,也可以从头到尾唱下电影中的插曲,但人们的看劲却丝毫不减。遇有邻村放电影,大人孩子则三五结伴,一字长龙般前往,一个个仿佛忘记时值寒冷的冬天。尽管那时文化生活单调乏味,但由于过年是一年中最热闹的一段时间,因而大人小孩一个个都十分开心。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舞狮子、踩高跷、扭秧歌等民间艺术又重新出现,地方传统戏种再次登上农村舞台,极大地丰富了农村春节的文化生活。而今,电视机、DVD已进入了农民家庭,集镇和乡村也出现了各式各样的KTV、歌舞厅、网吧影城等文化娱乐场所,人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但人们过年却是一副忙碌碌的身影:忙工作、忙学习、忙挣钱……无暇顾及吃喝玩乐,一个个神采飞扬。露天电影已在乡村失去了踪影,房前屋后也见不到了嬉戏打闹的顽童。除夕之夜,人们或在家欣赏精彩的电视春节晚会,或走进高档娱乐场所过把“歌星”瘾,或约几个好友走进影城观看贺岁大片,或为免去劳作之苦到酒店撮一顿全家团圆的“年夜饭”,或举家到外地旅游……这正在逐渐成为现代人过年的大趋势。

    每当一家人围坐一起吃年夜饭时,看着满桌的丰盛菜肴,挑肥拣瘦,总感觉现在的口感不如过去。究其原因,是因为现在平时的吃喝穿用都像过年一样,过年的观念在人们的头脑中已逐渐淡化。不过,回想过去的“过年”,仍让人恋念难以忘怀。

    过年,使我想起了过去,也看到了美好的明天。(海南报/才让本)

 

 
共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共和县委宣传部”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共和县委宣传部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共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共和县委宣传部联系。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369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