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达连海

        秋末冬初,我们一路前行,眼前的景色不断变化。草原、戈壁、荒漠、田野,让视觉充满不一样的驼黄,道路蜿蜒曲折地还在向远方延伸。

        终于来到了梦中的达连海,面对着眼前的“胜景”,我感到灵魂在身体中轻响。老人们说,在七八十年代,这里是仙境啊,它不应该属于人间。可是我今天却在人间看到了它,我的灵魂飞出去了,飘荡在天地间。

        不是因为这里太美,也不是因为这里太差,而是因为这里和想象中海的景色相去太远。眼前,成片的田地代替了广阔的水面,肥沃的土壤连起当地群众的双手。而在老人们的描述中,脑海里的图画逐渐清晰起来,碧水连天,芦苇连连,飞鸟蹁跹,群鱼戏水,草长莺飞,夏可泛舟戏水;冬可滑冰观飞鸟,这不是画家笔下的画图,而是在老达连海人记忆中美丽而真实的景致。

        据《海南州志》记载,在沙珠玉黄河古河床上发育有英德尔海、更尕海、达连海等众多湖泊。二十多年前,达连海的面积很大,分为南海和北海,中间有一道小沙梁相隔,像一个褡裢。也许,这就是达连海名称的由来吧。

        达连海是我州30多年来较早消亡的湖泊之一。现在有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今天这个以“海”命名的小村庄,曾经是一片湖区,因为达连海在他们出生前就流干了最后一滴眼泪。这个曾是共和县最美的湖,留给人们太多回忆。

        说起达连海干涸的原因,有人说是由于在上游建立了娘塘水库的原因,也有人说是湖水蒸发量加大的原因,还有人说是气候干旱降水稀少致使达连海的湖水面积缩小从而导致的。

        湖水干涸的原因也许对他们而言已经不再重要,但是他们不会忘记在1994年,达连海最后一滴水消失了的情景。

        就此时眼前的景致而言,我很喜欢这里。

        它最大的优点是不单调。既不是永远的荒凉大漠,也不是永远的绿草如茵。雪山在远处银亮得圣洁,近处则一片驼黄。一排排林木不作其他颜色,全都以差不多的调子熏着呵着,托着衬着,哄着护着。一道雪山掩入林中,泛着银白的天光,但很快又消失于原野,不见踪影。

        这样的景致,虽然它本身没有太大的主调,但勤劳的人民用双手浓浓地渲染着,有点苍凉,有点神秘,也有点世俗,一切都被综合成一种有待摆布的诗意。

        一瞬间,勤劳的人,纯洁的羊,神秘的河,挺拔的山,翻腾的云,洁白的雪,完全融合在一起,相处得如此和谐,让人沉醉。

        我的灵魂回来了:“达连海分明在梦中,我却在人间寻找。”(海南报记者/李洪斌)

 

 
共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共和县委宣传部”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共和县委宣传部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共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共和县委宣传部联系。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853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