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淌河:向西流去的不仅是那一脉清水

    下日月山,我们行走的道路犹如一条黑色的带子,向西,飘在草原的腹地。只见无边的草原上,点缀着白色的羊群,黑白相间的牦牛群,星星点点的帐篷,也很少看见牧人的踪影。

    来到倒淌河,会发现它其实是一条小溪流性质的水系,没有想象中的河流波涛。倒淌河镇地处两条国道的分界线点,设在镇上的加油、邮政、住宿、银行、商业等网点,构成了一个相比而言较为发达的高原小镇。矗立在镇中间的文成公主雕像,眼带微笑地注视着每个来到小镇的人,这座雕像就成了倒淌河镇的地标。

    车过一座桥,桥下是一片草滩,和周围的大草原连成一体。站在路面上远眺,倒淌河在正午的阳光下,水体透明晶莹,水中的蓝天白云层次分明。在无垠的大草原,一脉河水兀自西流,静静地,悄悄地,幽幽地,轻轻地,绵绵地流淌着,不闻哗哗声响,不见滔滔浪拍,独自在日月山之侧,寂寞地流淌着,犹如一条明亮的缎带飘落在枯黄而了无生机的草原上。

    倒淌河发源于日月山西麓的察汗草原,自东向西流经40多公里后注入青海湖畔的措果,也称为耳海,是注入青海湖水量最小的一支。

    倒淌河的形成应该感谢日月山。

    两亿多年前,青海高原是一片大海,后来由于强烈的地壳运动,高原逐渐隆起。在青海湖之东,倒淌河应该像布哈河、罗汉堂河一样,是一条东流入黄河的支流。地壳的变动,日月山抬升隆起,它如一个缠绵难舍黄河的柔情女子,带着依依不舍的情怀无奈中折头向西,将自己的清流又无私地注入青海湖,成为中国众多河流中一条著名的倒淌河。

    科学的论断往往在人们带有情感色彩的神话传奇面前,显得生命力较弱。当地群众将诗意而带有神秘色彩的传说赋予了这条河,使这条河具有了更多的人文色彩和无限的生命力,传说的主人是带有连接藏汉之谊的文成公主,来到这里时,清晨拿出一面铜镜梳妆,看见自己因高原反应而失却血色和滋润的脸庞,想到一路辛苦行程数月才到河湟谷地和青藏高原分界之地,而此后的路途更加艰辛、更加漫长,悲伤和思念充斥着她的内心,一滴清泪顺着脸庞留下,那时,公主内心涌动的悲伤和思念逆流成河,伴着公主随后的路途向西而去,注进了青海湖。

    就这样,一个传说取代了科学的断语,一个汉家皇室的女儿和一条高原深处原本不出名的小河流联系在了一起,倒淌河因此具备了浓厚的人文色彩。也成了一条名副其实的“公主河”,在中国的藏汉人文地理的词典上有这么一个蕴含浓厚情感的词条:倒淌河。

    如果说文成公主在日月山上的悲伤和思念是缘于离家步入陌生的远方,那么,她在风寒的垭口上回望长安或远眺日月山以西茫茫远途时,脸上凝固的是一个弱女子义无反顾的执着和坚定。她们的马队车辆走下日月山往西沿着一条河而行,在距离日月山下10公里的河流转弯处,公主的脸上盛开油菜花般灿烂的笑容,文成公主悲伤和思念在这里被暂时的幸福取代:在她进藏的前一年,唐朝的弘化公主担负着政治婚姻的重任远嫁给吐谷浑王诺曷钵,得知文成公主到达倒淌河时,诺曷钵携弘化公主前来这里迎接文成公主,并请她到位于青海湖畔的吐谷浑国都伏俟城小住数日后,文成公主则一定有着遇见故人般的欣喜和对藏地风俗了解的渴望。

    今天的倒淌河,水量时大时小,时盈时涸。在春天,纤瘦孱弱的倒淌河,蜿蜒曲折流动着一片春愁;在秋天,丰满宽阔的倒淌河,奔流中不失温柔宽厚。它温顺地随季节变化,执著坚韧地向自己认定的方向流去,流出的不止是女性的柔美。(海南报社记者 李洪斌)

 

 
共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共和县委宣传部”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共和县委宣传部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共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共和县委宣传部联系。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826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