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唐蕃古道上的“牛哥兔”

    切吉草原是一个较大的地理概念,唐蕃古道究竟在哪里,今天早已无法找到。

    报道组成员采访前期的准备工作中,从《西宁府新志》清代入藏路线中发现,当年从哈什汉水(倒淌河)起50里至白彦脑儿(尕海),又前行50里至恰卜恰,又40前行里至西泥脑儿(达连海)。再前行60里至公噶脑儿(更尕海),又前行60里至牛哥兔,再前行经河卡滩、金龙沟后翻越河卡山至大河坝。

    这一记载,与《新唐书·地理志》中文成公主进藏的路线基本一致。

    从中,我们发现了一个今天不为人知的地名“牛哥兔”。根据里程和方位判断,这一地名很可能在今天共和县和兴海县交界处的塘格木附近。

    共和县切吉乡乔夫旦村村委会主任彭措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他说,当地藏语中没有“牛哥兔”类似的发音,具体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当记者拿出随身携带的资料,告知他已故秦裕江老先生推断“牛哥兔”可能在今天切吉水库南侧的山垭豁一带时,他欣然带记者前往。

    从切吉乡政府出发,越野车缓慢驶过平坦的草滩后,拐上了一处山包,记者将车停在山垭豁口后向水库的方向前行。这个水库不大,据说是1976年才修建的,建成之前当地人走的就是这条老路,常常经过山垭豁口。

    彭措告诉记者,这一带当地人叫作“塔日”,藏语意为“白色的土地”。水库上游的水,叫作“塔日曲”。

    这里难道就是“牛哥兔”?

    告别彭措后,报道组成员继续前行,在兴海县河卡镇红旗村的采访印证了上面的采访。

    红旗村党支部书记南夸多杰告诉记者,他们村原先属于共和县切吉村,后期搬迁到了现在的居住地。切吉水库上游有一处用明显人工堆砌起来的小石山,石头缝隙中有泉水汩汩流淌,成为了今天塘格木一带重要的水源地。当地人把这里当成是神山,每年都会举行祭祀活动。如果遇到干旱之年,大家都会到这里祈求降雨,而且非常灵验,时间不长就会天降甘露,滋润河流和草原。

    从南夸多杰的讲述中不难看出,牧人对于自然的崇拜和敬畏。以及,他们强烈的生态保护意识。因为,这处水源是草原存在的根本,是灌溉附近农田的保障。一旦枯竭,后果不堪设想。

    南夸多杰所说的小石山和彭措指引的山垭豁口,二者的地理位置基本一样。所以,我们是否可以推断“牛哥兔”就在今天的切吉水库一带?

    原先废弃的古道,基本上都经过今天充沛的水源地,这绝对不是巧合。

    再回头分析一下,南夸多杰所说的小石山。

    水是人类生存之源,尤其在如此广阔的草原上。所以,唐蕃古道上这处水源,重要性不言而喻。那么,是否可推断这处小石山就是古人害怕遭到破坏,徒手从千里之外一块块运送而来,既是祈福又是保护呢?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小石山上三分之一的石头被用去修建水渠等设施,大家诧异的发现,石缝中有很多锈迹斑斑的钱币,不知道是属于哪个朝代的。

    “牛哥兔”,一个被遗忘的名称。但是,它曾经有很多温暖的故事。也许,文成公主当年就喝过这里甘甜的泉水,它就是唐蕃古道上重要的生命补给地。(西海都市报记者 祁万强 李慧 祁晓娟)

 

 
共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共和县委宣传部”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共和县委宣传部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共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共和县委宣传部联系。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738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