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鲁克湖


 

    在德令哈西部的戈壁草原上,有一大一小两个美丽恬静的湖泊,像两面银光熠熠的宝镜,镶嵌在茫茫草原上。大的叫托素湖,面积一百八十多平方公里,小的叫克鲁柯湖,面积五十八点六平方公里。两湖被一条银色的小河连接起来,形似褡裢,又合称褡裢湖。

    托素湖和克鲁柯湖相距很近,犹如一对相依为命的姐妹,向人们展示着迷人的风姿。然而奇妙的是,尽管两面湖泊近在咫尺,有相同的历史嬗变和地理环境,但却一咸一淡,生态各异,风姿卓然不同,给这对富有神秘色彩的姐妹湖增添了无限神韵。

    “托素”在蒙语中意思是“酥油湖”。“克鲁柯”意思是“水草丰美的地方”。关于这两个神奇而美丽的湖泊的形成,流传着这样一个动人的传说:

    很早以前,遥远的北方大漠,有一条美丽的金水河。河水清亮,河畔水草丰美,牛羊成群。就在这美丽富饶的金水河畔,居住着蒙古族先民的一个部落。部落里面有一对自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的情人,男的叫托素,威武英俊、勤劳勇敢;女的叫克鲁柯,聪明贤慧、美丽善良。

    这一年,这对年轻人要结为夫妻了,按当时部落的习惯到头人家去乞求准婚。没想到头人一见克鲁柯姑娘长得如花似玉,漂亮动人,就动了邪心,想霸占为妻,便假惺惺地对托素说:“你们可以结为夫妻,但为了考验你对克鲁柯姑娘是否真诚相爱,我决定派你到遥远的西方,那里有个叫“盐泽”的地方,你去背一袋盐来,让部落里的人都尝一尝,等回来后再成亲”。

    头人的话不得违抗,为了和心上人成为眷属,托素告别了草原,向西方走去。他走啊,走啊,翻越了九十九架山,走过了九十九个草原,穿过了九十九个沙漠,终于来到了柴达木,在一面浩大的盐池里装了满满一袋白花花的盐。在返回途中,为了走近道,早日赶回去和心上人成亲,他冒然横穿一片茫茫大戈壁。但是,大戈壁浩瀚无边,天气炎热,路途艰难,他背着沉重的盐袋,几天几夜吃不上一点东西,喝不上一口水,精疲力竭,在沙海中挣扎。他一步一步地挪,一寸一寸地爬。当他来到柴达木盆地中部的一片沙丘地时,再也走不动了,一头栽倒在沙地里。

    这时,一只神奇的白天鹅飞过来,见托素奄奄一息,就调头向遥远的金水河畔飞去。再说自托素走后,克鲁柯姑娘日夜思念着心上人,天天蹲在金水河畔,盼望托素归来。这天,克鲁柯姑娘又去金水河背水,忽见一只白天鹅飞来,落在她身边,向她叙说了托素的不幸遭遇。克鲁柯听完天鹅的叙述后,急忙背起水桶,跟着天鹅去寻找她的情人。

    在天鹅的引导下,克鲁柯姑娘越过高山,跨过草原,穿过沙漠,老远就看见了倒在沙丘前的托素。她不顾一切地向山下奔去,不料脚下一滑,从山坡上滚了下去。这下,精疲力竭的她再也站不起来了,便艰难地朝托素爬去,伸手拉下压在托素身上的盐袋。但是托素已经死了。克鲁柯知道他们中了头人的奸计,她悲愤交加,生不成夫妻,死了也要和他在一起,于是就紧紧地搂着托素闭上了眼睛。后来,在克鲁柯长眠的地方,出现了一泓碧水涟涟的淡水湖,在托素倒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雄浑壮丽的咸水湖,克鲁柯姑娘搭在托素身上的玉臂化作了一条连接两湖的银色小河。美丽的传说总是那么动人,成了神奇的大自然的美妙注脚,令人回味无穷。

    不过,托素湖的确是一个粗犷威岸的“男人湖”。湖面辽阔,岸线宽广,极目远望,无遮无拦。风平浪静时,湖面烟波浩渺,水天一色。风云变幻时,浪涛汹涌,银花飞溅,惊涛拍岸有声,大有“天外黑风吹海立”的气势,动人心魄。由于水中盐份高,水生动植物很少,湖周围全是茫茫戈壁滩。可在湖心约一平方公里的小岛上,窝巢遍地,鸟蛋累累,生存着成千上万只鸟类,是青海省仅次于青海湖鸟岛的第二大鸟岛。栖居在这里的鸟类有18种之多,有世界珍禽黑颈鹤,有国家二级保护鸟类斑头雁,还有灰雁,鱼鸥、野鸭、鸬鹚等。初春,湖水融化,几万只珍禽从遥远的南国飞到托素湖,在沼泽和芦苇中筑巢栖居,在沙地上扒窝生蛋,孵育儿女。这里人迹罕至,成了鸟的乐园。

    克鲁柯湖小巧玲珑,风姿绰约,活脱脱一个端庄秀丽的“女人湖”。她是一个外泄淡水湖,平均水深七米。由柏树山流出的巴音河水流入湖中,然后再通过她的“玉臂”流入托素湖。由于河水带来的大量有机物在湖中回旋沉积,湖底泥质肥厚,芦苇、蒲草、轻藻和各类浮游植物大量繁积,为鱼类的生存繁殖提供了优良条件,无鳞湟鱼和条鳅属鱼类大量繁衍。近年来,在克鲁柯湖又引进投人了鲤鱼、鲫鱼、草鱼、团头鲂等十几个鱼种,江南鱼类已在克鲁柯湖温柔的怀抱里繁殖生产了。美丽的克鲁柯湖,湖边芦苇茂密,湖底水草如画,湖面野鸭戏水,海鸥穿梭掠风,湖中鱼群悠游,微风细浪,水波潋滟,一片“清波玉液照天明”的柔美风光。(来源:德令哈市委宣传部)

 

Copyright © qh.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