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频道首页 要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无人机 VR/AR
青海
青海频道 要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无人机 VR/AR

殷金山携手妻子种树21年,用坏了4辆车,刨断了无数铁锹……白了头发 绿了荒山

2021-04-02 09:48:36 | 来源: 西海都市报

殷金山和尹代平夫妇。记者 芦舜/文 邓建青/图

  阳春三月,沿西宁市南凉路行进,碧山生态公园就出现在眼前。这里,彩色步道、景观树木,与沟地的散步栈道、景观水系,构成了一幅错落有致的生态画卷。

  穿过碧山生态公园,走向公园左边的头道湾,路旁的松柏翠绿挺拔,山坡上层层树木延伸至山顶。树上萌发的芽苞,正在吸收阳光的能量,等待破芽的时机。草丛中,山鸡突然飞过。

  很难想象,二十多年前这里是几乎寸草不生的荒山坡。

  “这些年,树多了、草丰茂了,小动物也多了起来,山上越来越有趣了。”带着铁锹巡山的殷金山说。

  心里有座“花果山”

  殷金山是这片山地的承包者,也是林木管护员。

  21年前,殷金山听说个人可以承包荒山,心里萌生“把山绿化起来,依山养山,滚动发展”的念头。那年,他40岁出头。

  2000年4月,殷金山瞒着家人承包了西宁市彭家寨镇东山头道湾的108.67公顷荒山(坡)及24.67公顷退耕地。站在光秃秃的山上,殷金山心里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当妻子尹代平得知殷金山承包荒山的期限为50年时,她有些生气:“这么大的一片荒山,能种成功吗?”她感觉这事没法干,说服不了殷金山,尹代平干脆不管了。

  买树苗、找工人、开荒山。承包荒山第一年,全凭殷金山一个人张罗,带着工人从山下开始,平整山地,育苗。干透的土地异常坚硬,一锹下去,只能看见浅浅的一道印子,殷金山和工人们一镐一镐地挖土整地,修水沟,挖鱼鳞坑。为守山搭建的土窝棚,雨天钻进很多小蛇,守山的人被吓跑了,殷金山就自己去守。

  山上没有水,种植和浇灌的水都是从山下雇车拉,人喝的水也靠人力往山上提。到了雨水充沛的七八月份,殷金山和工人们在山上撒下柠条种子。

  第二年,撒下的种子被野兔、山鸡等小动物刨着吃光了,再加上缺水,山上的十几万株小苗成活率只有10%;第三年,小苗的成活率依旧很低。

  殷金山没有气馁,决定在山上大干一个月。早出晚归,整地、种苗、浇水,渴了喝口水,饿了吃口馍。一个月下来,高大壮实的殷金山,变黑变瘦了。

  看着丈夫瘦得腰带都松了一大截,尹代平既心疼又着急,她只好提前退休,上山帮丈夫种树。

  树坑难挖,又极度缺水,无论下多大的雨,只要一停,山上又干透了,只有一个办法硬干:每年种植季,不停用水车拉水,尽量保障为山上的植株浇够水,为新种的苗上保湿剂,撒生根粉,想尽各种办法,只要能把树种活。虽然成活率依然很低,但山坡阴面渐渐有了成片的黑刺,柠条也慢慢长了起来。

  看到了希望的夫妻二人,又开始试种花卉和果树。月季、芍药,满坡鲜花让他们喜上眉梢。可接下来的两三年里,还是由于缺水等原因,鲜花全都没保住。他们又尝试种植百合、甘草等经济作物,但植物甜美的根,成了山鸡、老鼠口中的美食。

  尹代平说:“心中想要种出一座‘花果山’,可现实总是给我们沉重一击。”

  每一棵树都很珍贵

  2010年,随着西宁市南北山绿化二期工程推进,山上修起了蓄水池、铺设了水管,还修了上山的道路。

  殷金山指着山顶说,附近山顶修了三四个水池,在植树季能保障日常浇水、冬灌,喝足了水的植物成活率一下提高到80%至90%。

  信心倍增的夫妻俩开始大规模种树,一车一车往山上拉树苗。最忙的时候,有两三百人在种树。

  前期种树的各项支出,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为了凑足树苗钱、工人工钱等费用,夫妻二人两次抵押家中房产,贷款来种树,依然不够,又找亲戚朋友借钱。就连孩子开公司挣到的钱,也都投到了山上。

  为了这片山地,投入了这么多钱,尹代平经常夜里睡不着觉:“欠着亲戚们两百多万元的账,心里总是不踏实。”

  直到领取了政府的管护费,两口子才稍微松了口气。“有了这笔钱,就能雇得起人了。”

  水的问题解决了,树林成片地长了起来。从这时起,他们的工作从造林变成了护林。

  在管护基地门前的山坡上有一条他们踩出的小路。每天早晨,殷金山带着铁锹牵着狗,沿着这条路上到小山顶,观察山上的情况,这条路他一天要走两三趟。

  这段时间,上山的人多了起来,正值春季干旱,为防止山火,殷金山巡查的次数增加了。只要看到有人上山,他都要跟去看看,等人走了,又要过去看看有没有火种。

  起风的时候,夫妻二人和雇来的护林人,带上铁锹、灭火扫把,不定时到山上巡查。尹代平说,每次山上起风,心都揪了起来。自从种树以来,她每天都要在山里走一两万步。

  等到4月底,又要开始春季补种、补栽工作。对一些因病虫害等原因枯死的树木,要及时清理和补种,以保证其他树木的安全以及成活率。“在青海,每一棵树都很珍贵。”这是他们切身的体会。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3月中旬,山上的油松、柏树越发青翠,殷金山的管护基地里,鸟鸣阵阵。不时,还会有山鸡拖着长长的尾巴,从不远处飞过,又一头钻入林中。

  随着草木逐渐茂盛,山里出现了五六种连殷金山都叫不上名字的鸟儿,也能看见成群的野鸽子在空中飞翔。

  夏天,漂亮的鸟儿在林子里筑巢,大鸟离巢的时候,尹代平会悄悄去看看绿色的鸟蛋,是否已孵出小鸟;有时还会在基地旁的碧山生态公园里,看野鸭子带着小鸭,在水道中游泳。

  基地里经常有山鸡、野兔造访。有时早晨一开门,殷金山就看到一群躲在树林下睡觉的山鸡,一下子呼啦啦地飞走。

  2月底,西宁下了一场雪。傍晚,殷金山听到猫头鹰的叫声,寻声望去,看到不远处的树枝上,有只个头挺大的猫头鹰。

  “四五月的时候,你到山上来转转,满山的花又香又漂亮。”说到这里,65岁的尹代平眼睛更亮了。她说,现在植被多了,草木也能存水了,大雨过后,二三十厘米的泥土都能被浸湿。有了树,空气也湿润,环境越来越好了。今年远在四川的儿子也想回来试种羊肚菌。

  64岁已是满头白发的殷金山向右前方望去,对面山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10个大字清晰可见。

[责任编辑: 鱼昊 ]
<
>
X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286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