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频道首页 要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无人机 VR/AR
青海
青海频道 要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无人机 VR/AR

西宁:青藏高原“新花城”

2020-05-25 10:16:59 | 来源: 瞭望 2020年第21期

西宁市一角 张龙摄/本刊

 

  ➤30年来植树造林,西宁完成了从“缺林少绿”到“绿水青山”的完美逆袭

  ➤从单纯绿化到美化、彩化,一幅高原花城的山水油画正徐徐展开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江时强 李劲峰 白玛央措

幸福西宁——鲜花满城。新华社记者 赵玉和

  湟水河穿过,南北川交汇。从高空俯瞰,沿水分布的西宁城区,犹如四块花瓣,构成一朵巨大的“丁香”。

  象征吉祥幸福的丁香,是西宁的市花,见证着这座边陲古城从一千多年前的“黄沙碛里本无春”,到现在“如潮花海香满城”的历史巨变。

  经过30年的绿化造林、引种养花,寄托着200多万西宁市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各类鲜花,现如今开满全城。

  “幸福花城”,成为这座青藏高原千年古城的新名片。

(经济)(2)青海大通:高原鲜花待出棚

    5月13日,花农在青海省西宁市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塔尔镇的大棚中给花卉除草。新华社记者张龙摄

  古城新名片

  眼下,漫步西宁城区大小公园、街头巷尾,抬头可见丁香、海棠、碧桃等俏丽花朵挂在枝头,低头可赏绣球、牵牛、鸢尾等各色花卉铺满大地。

  “花在城中、城在花中”的花海景象,让西宁这座边陲之城化身“高原花城”。

  “青藏高原竟有如此繁花似锦的城市!”“从4月至10月,各类花卉次第盛开,集中而猛烈,出乎意料,令人惊艳。”这是不少游客到西宁后,普遍发出的惊叹。

(社会)(1)青海西宁:市民出门享绿意

    5月5日,市民在西宁市人民公园内观赏郁金香。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如此绿满全城、花团锦簇的场景,出现在古城西宁的时间并不长。

  地处青海省东部的西宁,扼守青藏高原门户,素有“海藏咽喉”之称,是古“丝绸之路”南路和“唐蕃古道”必经地。在上千年历史中,“风吹沙飞无鸟影,下雨泥石落西宁”是整个西宁城自然地理、居住环境的直观写照。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山上不长草,刮风石头跑。这是很多西宁人从小听到大的俗语。”西宁市园林植物园园长范玉芹说,西宁过去常年降雨量约380毫米,蒸发量却在1000毫米左右,整体处于半干旱状态,加上昼夜温差大,紫外线强,冬季时间长,大量植物很难存活。

  为改善人居环境,1989年西宁市启动南北山绿化工程。战黄土、抗缺水、灭盐碱……30年来植树造林,耕耘不懈。如今:

  南北两山森林覆盖率由7.2%提升到79%,全市建成区绿化覆盖率达40.5%,成为西北地区唯一获得“国家园林城市”和“国家森林城市”双荣誉的省会城市,完成了从“缺林少绿”到“绿水青山”的完美逆袭。

  “从单纯绿化到美化、彩化,是城市园林生态完善的必然趋势。”范玉芹说,传统植树造林树种相对较少,而市民也不会满足于观赏单一的绿色植物,因此需要增加其他植物物种,使生态系统更丰富多彩。

西宁市园林植物园一角。新华网 潘彬彬摄

  从2017年开始,西宁市在传统争创“最美花街”“花园式单位”等行动基础上提升园林绿化水平,以花园城市建设为重要抓手,全面推进城市园林环境从绿化到美化,从单一到丰富,花卉数量、种类、规模逐渐扩大。

  在湟水国家湿地公园里,丁香、榆叶梅、海棠等各类鲜花争奇斗艳,花香扑鼻。漫步在湟水河两岸的西宁市民们悠闲地赏花、观景。倒映着花影的河面,几只水鸭嬉戏、啄食。一幅高原花城的山水油画徐徐展开。

  过去三年来,西宁累计种植各类花卉超过500万株,基本实现对西堡生态森林公园“绿芯”,南北两山外环生态屏障,沿湟水河、北川河、南川河“三河六岸”生态廊道整体生态框架的覆盖,以及城内大小公园街道的美化、彩化。

西宁市园林植物园一角。新华网 卡娅梅朵摄

  春天,山桃、山杏和海棠花等观花树漫山遍野、繁花初放;夏天,暴马丁香、碧桃和月季等观赏性花卉开在刚绽放叶芽的枝梢上;秋天,山杏叶渐红,美国红枫和紫叶李的色彩映照晚霞的嫣红;冬天,金枝槐、红瑞木和山桃稠李的枝干在冰雪中可供观赏……

  高原花城,正成为西宁的一张新名片,展示着古城的多彩魅力。

  花城创奇迹

  高原出花城,被不少人视为青藏高原上的一大新奇迹。奇迹背后,是西宁人对花近乎狂热的喜爱。

  西宁是一座由48个民族聚居的移民城市。汉族、藏族、回族、蒙古族、撒拉族、土族等传统文化中,都特别钟爱各类鲜花,表达美好,寄托希望。比如在藏文化中,丁香被视为吉祥、幸福的象征,不少回族同胞喜欢在家种植象征富贵的牡丹,翠菊等花卉经常出现在蒙古族刺绣中。

  由于气候原因,植被稀少,西宁街头和周边长期“缺林少绿”,因此家家户户都有种树养花的习惯。在不少老西宁人的记忆中,“漫天一片土黄中,自家院里有点树和花,带来不一样的色彩,那就是另一个世界。”

  “那时养花,简直比养孩子还难。”退休园林职工苏国芳说,那会儿养孩子,给口吃的就能养大,养盆花,夏天放室外担心被晒,冬天得搬进屋防冻,但依旧很难养活,“等到开花时,一家人就像过节一样”。

  虽然知道环境恶劣,成活率低,但引进各类品种花卉、丰富城市色彩的努力从未中断。

(社会)(4)青海西宁:市民出门享绿意

5月5日,市民在西宁市人民公园内观赏郁金香。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1985年,西宁市人民公园从兰州引进30株郁金香种球。由于缺乏种植经验,为保存好这批价格相当于一个工人半年工资的种球,工人们生怕冻坏,还特意贮藏在温室,全然不知郁金香种球“怕热不怕冷”。

  首批30个种球,只有18株生长开花。西宁市人民公园园容部部长段志龙回忆,第一次看到郁金香艳丽的颜色,都特别兴奋,“而60%的成功率也让大伙心疼不已”。

  经过不断试种,请教学习,调整种法,一批批郁金香在西宁成功生长、开花,吸引大批市民涌来“看稀奇”。“五一”假期全家观赏郁金香,已成为很多西宁人的习惯。随着种植面积、品种不断扩大,西宁郁金香花展还一度办到兰州、深圳等地。

  西宁市林木种苗站站长蒲海萍介绍,由于西宁本地花卉品种数量有限,包括勋章菊、马鞭草、金叶榆、北美海棠等大量观花、观叶新品种,都是陆续从外地引种,经过培育、试种,验证能适应青藏高原气候特点后才开始推广。

西宁市园林植物园一角。新华网发(杨红霞摄)

  扦插、嫁接、组培、驯化,适合在西宁气候环境中生长的花卉从寥寥数类,扩大到现在的近百种,其中仅丁香,品种数量就扩大3倍多,并建成我国唯一丁香种质资源库。过去依靠外地购入的花卉苗木,逐步实现本地供应替代。

  凌晨四时醒,海棠花未眠。西宁人对花的喜爱、执着、探索,也成为西宁这座古城不畏逆境、追求美好、敢于突破等精神特征的集中体现。

  面临经济欠发达、基础设施薄弱、自然环境恶劣等诸多不利因素,西宁市全民动员、奋发图强,一次次惊喜就在这种不懈努力中出现——成为青藏高原上首个国家森林城市,跻身全国文明城市,入列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城市……

  “在湿陷性黄土中大面积造绿,在半干旱气候中大规模种花,一系列恶劣条件下创造的‘不可能’奇迹,成为西宁市民发自内心的骄傲、不断增添城市自信的底气。”西宁市副市长陈红兵说。

游客在千紫缘农业科技博览园的牵牛花种植区拍照。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绿色发展样板

  来自广东湛江的侯文,今年“五一”假期专门来青海旅游,原计划主要前往青海湖等景区游玩。看到满城花开,他特意在西宁多住了几天,“没想到高原有这么美丽的郁金香和各类鲜花,让人不禁停下脚步,慢慢欣赏”,他有些惊喜地说。

  作为旅游大省的省城,西宁长期都是旅游“中转站”。高原明珠的风景,花园城市的魅力,让近年来每年保持15%以上增幅的游人中,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将西宁当成旅游“目的地”之一。

  “高原花城给外地游客留下深刻印象,带动了西宁旅游市场的发展壮大、品质提升。”青海青藏国际旅行社总经理殷万晨说,现在旅行社都在开发西宁花城的旅游产品,包括针对海外游客的高原观花团。

人民公园竞相绽放的郁金香色彩明艳,美不胜收。新华网 杨寿德摄

  生态改善、环境美化,综合效益随之凸显。

  作为青藏高原唯一一个人口超过百万的中心城市,西宁市以1%的地理空间承载着青海省近50%的人口。

  自然环境极为脆弱,生态承载能力有限,倒逼花城西宁秉持“生态似水、发展如舟”理念,全力打造绿色发展样板城市——

  淘汰一批批燃煤发电机组、耗能铁合金生产线,西宁市利用青海盐湖锂资源丰富的优势,重点聚焦锂电、光伏光热、高新材料等产业集群,锂电池产能达到全国总产能1/3,美丽清洁产业正蓬勃兴起;

  地形山体环绕,拓展空间有限,但毫不心软地舍弃每年170多亿元的工业产值,将6000多亩工业土地用于园博园建设。城中心拆除空出的5000亩地块,建成绿地花园,为城市“留白”,城市生态功能区占市域面积超过60%;

  完成21.6平方公里海绵城市试点区建设,众多新建湿地公园无声浸润城市;出租车、公交车更新,全部使用纯电动车,空气质量位居西北地区前列;污水管网回收,中水重复利用,一幅“高原绿、西宁蓝、河湖清”生态画卷正徐徐展开。

火烧沟湿地公园。新华网发(黎晓刚 摄)

  生活环境改善,游客数量激增,就业岗位扩大,“花经济”伴随着花园城市建设,直接为群众带来收益。

  距西宁城北约50公里车程的大通县朔北乡边麻沟,过去是当地远近闻名的“穷山窝”,全村不到200户村民,就有90多个光棍。结合当地高海拔风光,满山边麻花,边麻沟村建起800亩花海,近年来每年接待游客超过50万人次。

  “确实没想到,边麻沟花海会产生这么大经济效益。”边麻沟村党支部书记李培东说,现在全村办起61家农家乐,接待络绎不绝的赏花游客,村民人均收入从5年前的1000元,增长到去年的接近1.5万元。

  目前,西宁市已经打造包括边麻沟、千紫缘、上山庄、卡阳村等以赏花游为主的10条乡村旅游示范带,形成“赏花经济”。近三年接待游客年均增长25%,带动6800多名贫困群众脱贫致富。

湟水森林公园。新华网发(宋忠勇摄)

  生活像花一样

  住在西宁城西外5公里的火西村村委会会计张启发,基本上每个季度都要进城,看看当地政府为他们搬迁建造的新居的施工进度,“大家都盼望尽早能搬出火烧沟,搬进新楼房”。

  火西村所在的火烧沟,曾是西宁市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填埋场。村民郑明南说,5公里长的火烧沟臭气熏天,污水横流。经常有外地亲戚开玩笑说,火烧沟真奇怪,山上四季都开“花”,“这哪是花儿呀,都是被风刮上去的各色塑料袋。”

  从2016年开始,西宁市城西区启动火烧沟生态修复工程,总投资12.4亿元,将这个巨大垃圾场建为580多公顷的城市郊野公园。火西村184户村民全部搬迁进城。张启发说,搬进城后不仅生活便利,开窗就能看到真正的鲜花环绕了。

北川河湿地公园。新华网发(黎晓刚摄)

  近年来,西宁市每年新增常住人口约两万人。根据规划,西宁作为“兰州—西宁城市群”的核心城市,将承担起吸纳西北周边重点生态功能区人口转移就业、加快农业转移人口举家进城落户等重要任务。

  “西宁人爱花,西宁城种花,这些都是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和表达。”西宁市鲜花批发商王红俊,少时跟父母从河南迁至西宁,“越来越多人搬到西宁,也是怀抱着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青海省委常委、西宁市委书记王晓说:“建设幸福西宁,是以顺应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逻辑起点的总目标。”

  熊猫馆、海洋馆相继落成开放,让百万市民不下高原,就能“在家门口看大熊猫、海豚秀”;匠心打造的460多公里城市绿道,将分散在城区的各个公园、景区串珠成链。

市民在河边骑行健身。新华网发

  八成以上财政支出用于民生,开展老旧小区改造,织密基础公共服务网底。在国家统计局等机构组织的“2017—2018年度中国十大幸福城市”评比中,西宁荣获第二名。

  幸福花城建设,市民获得感不断提升。每天中午,83岁的牛祥华老人都会走到胜利路街道的“爱老幸福食堂”内,和其他街坊老邻居一起聊聊家常、排队取餐。食堂内菜品清淡,适合老人口味,两荤两素一个汤只要10元钱。

  从去年开始,西宁市在各城区陆续建起169个中央厨房、爱老幸福食堂和助餐点,解决老人“吃饭”难题,惠及20万老年人。牛祥华说,吃完饭,散散步,赏赏景,“生活幸福得真像花儿一样”。

  绿树成荫,花开漫城。西宁,正以“新花城”形象,屹立青藏高原。□

  (参与采访记者:周喆)

[责任编辑: 卡娅梅朵 ]
<
>
X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28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