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频道首页 要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无人机 VR/AR
青海
青海频道 要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无人机 VR/AR

今天的幸福,给“那头的老伴”报喜

2020-01-10 10:10:32 | 来源: 青海日报

↑蒙古村的村集体经济,一个集餐饮、住宿、接待为一体的旅游景区。

↑文昌吉每天都会擦拭桌台,将房间收拾得井井有条。记者 栾雨嘉 摄

    1月7日,海南大地落了厚厚一层雪。车子贴着路面小心翼翼地行驶着,几个小时后,终于“爬”到了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倒淌河镇蒙古村村民文昌吉的家中。

    踏进门,院子里整洁鲜亮,那扫帚、拖布、垃圾箱等居家用品归置的井井有条,点缀着黄色小碎花的棉布窗帘干干净净,最惹眼的烫金的荣誉证书摆放在屋里的柜子上……它们似乎倾诉着两月前已完全脱贫的这一家人崭新的气象。

    63岁的文昌吉手里拿着抹布,颤颤悠悠走进了客厅旁边的一间小卧室里,左侧桌子正中央摆放着她老伴一张五寸的遗照。她小心翼翼地拿起照片,从边框外开始仔细擦拭。她盯凝着照片的时刻,眼神充满柔和,从心底一字一句轻轻地倾诉起来。

    “格林空(蒙语,老伴之意)啊,你在那边就把心放踏实了。”

    “如今,家里过上了好日子。我呀,一一给你唠唠。”

    “我们家2019年10月脱贫了,还一起搬进了新家……原先的土坯房、彩钢房也变成了砖木结构的房子。新家漂亮啊,一家人住着干净舒服,我们还在院子里盖了一间30平方米的小厨房……”

    “我们儿子、儿媳打工挣了钱,隔几天就往家里添置几样新家具,雕着花的木质的藏式桌子,一屁股坐下去宽宽软软的沙发,还有大屏幕电视……以前,这些玩意儿你我都没见过呢。”

    “我们的尕孙娃很好,也很争气,在海南州职业技术学校举办的唐卡绘画比赛中获了二等奖,学校给发了一个大大的红本本,我把它放在咱家客厅柜子最高的地方,那红本本把我们的心也照得亮堂堂的。”

    ……

    “阿奶几乎每天都会对着照片给阿爷文昌保说说心里话。阿爷生病一直是阿奶细心照顾,也没有叫孩子们回来,因为怕孩子们回来再去找工作不好找。在阿爷患病特别重的时候,她才让孩子们回来的……”驻村工作队员马成德说。

    “蒙古村是个有1567人的村子,贫困户有101户342人,是一个纯牧业村。”驻村第一书记杨秀本接过话茬说,“我们县是个深度贫困县,这个村更是个深度贫困村,该村贫困发生率达21.8%,远远高于全县。”

    “哎,这个村人均耕地少草场少,如果发展畜牧业,每户只能养30只羊,这对一个三口之家来说,连温饱问题都没办法解决。”马成德说。

    文昌吉一家也是如此。2015年,文昌吉一家被认定为精准扶贫建档立卡贫困户。那时,家中有老伴、儿子儿媳、还有两个上学的孙子孙女。杨秀本说:“阿爷有视力残疾,还患有肝病。家里耕地草场少,就靠着每年3396元的草原奖补、420元的粮食补贴,再就是靠30只羊惨淡为生。”

    “虽然家里穷,但那时她的儿子儿媳还根本没有外出务工的意识。”马成德补充道。

    “是的,认定贫困户后享受低保政策,每年有12000元的补助。要是没有精准扶贫好政策,他们家的困难就更大了。”杨秀本说。

    随后,村“两委”班子及扶贫驻村工作队开始谋划帮助文昌吉一家脱贫。

    马成德说:“2017年,我们工作队开始动员文昌吉的儿子儿媳外出务工,两个劳动力不能全扑在那几只羊身上。通过算‘经济账’,给他俩具体谈村支书阿旦尖措致富的经验:支书啥都干过,啥苦都吃过。刚开始在海西给别人放牧,还在西宁的工地上搬砖、砌墙、拉沙子、和水泥,然后又到北京、上海、杭州、四川等地学做生意,他又开拓思路,在县上开了一个旅游公司,现在月收入过万元。现在,家里有辆40万元的丰田汉兰达,在县城、西宁各有一套房。几番启发引导后,终于说服了文昌吉一家人。”

    文昌吉的儿子公保扎西和儿媳索安吉也听劝,卖掉了那30只束缚住他们的羊,俩人开始外出打工。索安吉在州第一高级中学的食堂里给学生做饭,每月有2000元的工资。

    “2019年,县供电公司在全村进行农村电网改造项目,我把公保扎西介绍给了项目部,让他干一些挖坑、拉电线的工作,每个月还能赚3000元呢!总之,现在他们都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了。”马成德说。

    “你看,家里只有阿奶一个人,工作的工作,上学的上学。2019年一年收入达到了66000元,已达到脱贫标准。看看他们的收入构成,50%都是他们自食其力赚来的,而不像以前完全靠政策。我对他们家未来的发展很有信心。”杨秀本说。

    在采访中,最让人动容的还是文昌吉那一下子哭了笑了的表情。

    只要提起老伴,文昌吉就会红了眼眶。在2019年3月,与她相伴一生的丈夫因病去世了。这是她一生的牵挂,也是她一生的遗憾。

    马成德说:“每次我们到她家,她就会紧紧拉着我们的手不放,说这么好的新房老伴没住上,也没享受上儿子的福,随后就会呜呜哭起来。”

    但她也有笑得很开心的时候。比如,一提起村里建起的旅游扶贫产业楼,每年给每个人分红640元的时候;她踮着双脚够那个被她放在最高处的证书,迫不及待地拿给我们看的时候;以及今年儿子新盖了一间120平方米的畜棚,准备让她养几只小羊羔的时候……

    “近几年,羊价一直上涨,一只就可卖到2000元。我们一家打工积累了收入,我夫妻俩想流转一些别人的草场,开春买几只羊,让母亲养羊,我俩还是外出打工挣钱。”公保扎西的眼眶中充满了希望。

    在这个最能察觉变迁,感知冷暖的时节,从一个人的哭与笑,就能感受到庞大的脱贫群体背后的苦乐悲喜。泪水与微笑之间,蕴含了人们对党的政策的铭记与感恩;幻化成人们心底对亲人不变的思念与祝福;承载着人们对摆脱贫困的渴求与盼望……把现在的好生活,讲给懂我们的人听,让爱意,即使在落了雪的夜里,也能轻舞飞扬。

[责任编辑: 马洪婷 ]
<
>
X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444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