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无人机 VR/AR

苦“涩”尽去,甘自来!——记青海油田许正祥职工创新工作室

2018-12-03 09:52 来源: 青海日报 作者: 洪玉杰

许正祥正在改进工具。 洪玉杰 摄

    许正祥创新研制的“高效直角节流”已成功应用到生产现场。洪玉杰 摄

    车子慢慢的摇,心儿慢慢的凉。

    初上涩北,在初冬的季节。柴达木盆地的海拔虽然只有2750米左右,但因涩北四周没有绿色的调和,空气里氧气和水分毕竟有限,使人感觉极度不舒服,尤其是整个鼻腔,干燥的出血,心脏好像压了一块石头,沉闷、烦躁、抑郁。

    涩北,因处涩聂湖之北而命名,距离格尔木市236公里,若不是国道215线涩北至察尔汗这条高速公路为指向,四周茫茫,极度蔓延开阔的盐渍滩,很难确定自己的方位。戈壁深处,风夹着沙吹撒各地,高耸着的井架如同卫士一样挺立,集气站静静伫立,天然气管线横跨西东,纵横南北,涌动的气流,沸腾着涩北。

    一

    涩北,这个曾经在中国版图上连名字都找不到的无垠碱滩,却是全国海拔最高、条件最艰苦、环境最恶劣的气田之一。

    我们采访的“许正祥职工创新工作室”就位于涩北一号气田。

    挂牌成立于2013年的“许正祥职工创新工作室”,由采气一厂员工许正祥的名字命名并由他负责相关工作的开展。以“立足气田生产,开展科技创新,培养技术人才,科学服务气田,品味精彩人生”为宗旨,许正祥职工创新工作室先后获国家专利10项,研发技术成果20多项。其中,多项成果已成功推广应用到青海油田二级单位生产现场。

    许正祥,圆脸庞、个子不高,身材壮实,给人一种稳妥感。他祖籍是海东市乐都区,自1987年从重庆石油学校石油及天然气开采专业毕业后,来到地处柴达木盆地的青海油田工作,自此,许正祥的的人生轨迹固定在涩北,19年!

    许正祥很不善于言语表达,问及原因,随行的工作人员介绍说是因为长时间处于戈壁滩,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出现一种语言障碍,不得不保持长久的沉默和无语的沉思状态。

    问许正祥关于涩北的点点滴滴,他都要略加思索,然后字斟句酌,从容应对,但假如问他“你眼中的涩北是什么样子”之类略微抽象的问题,他即便沉默好一阵儿,也不知怎样答复,只会不好意思地笑着看你。但他透出的那种朴实、干练的精气神,像磁场一样吸引着你,促使你去了解他背后的那些故事。

    青海油田已有63年的勘探开发历史,但天然气的大规模开发利用直到进入新世纪才真正驶上了快车道。开采技术不成熟,开发工艺、集输流程、处理手段相对滞后,加上涩北地质储层属于泥质粉砂岩,成岩性差,地质疏松,出砂严重等问题,这里前进的每一步,都是异常的艰难和困苦;以至于,即使是坚守,都是一种莫大的奉献。

    踏进这茫茫的西部大漠,就恍如进入了苍凉荒芜的月球,19年工作在这“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吸不饱”的戈壁滩上,从一名普通的中专毕业生逐步成长为一名技术革新能手和青海油田劳动模范,许正祥用19年诠释了团结、开拓、敬业、奉献,挑战“生命禁区”的精神和创造一流业绩,志倾高原,建功气田的涩北目标。

    二

    天很蔚蓝,地很广阔,吹来的风很冷,很干。

    在涩北的每一块土地,双脚踩在盐渍滩上面,脚底下支支吾吾响着,慢慢陷下去一个脚窝,让人感觉既生硬又绵软,抬腿迈步总有那么点费劲,感觉总是走不到远处。

    好在“许正祥职工创新工作室”紧挨着涩北基地招待所,临近傍晚,穿上工作服,我们走进了工作室。

    “工作室现有16名成员,平均年龄35岁。就是解决气田检维修、日常生产过程中遇到的急活、难活、新活,第一时间加工修配零部件、制作满足现场需求的工具用具等,为涩北气田科研攻关提供技术支撑和保障。”许正祥一边开灯,一边跟我们介绍。

    灯光照射的那一瞬,我看到一个差不多40平方米的房间里,整齐划一的摆放着车床,小型焊机、钳工台、台钻及常用的工具用具。灯光下,工具上的油渍闪闪发亮,脱落的墙皮,油黑油黑的水泥地,使我怎么也不能将它和通过技术创新,综合经济效益每年已超过了2000万元联系起来。

    对,超过2000万元,基于这样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工作室,我们再一次用笔触和镜头触摸工作室的精神脉络,为宏大的涩北采气历史的庄严起点造像,以自己的方式完成一次现实与涩北过往的对话。

    “高效直角节流器”,这或许就是许正祥职工创新工作室的标签,出砂严重,这是涩北气田最大的难题所在。

    由于气压高,出砂严重,在涩北采气的工序中,节流装置是必不可少的。节流装置的关键部件是气嘴,可以前所用的针形等传统节流阀的气嘴几天甚至几小时就被刺破,而且控制不精确,调整不平衡,气井的产量很难确定。

    更换气嘴最棘手和劳动强度最大的是拆卸和安装法兰,每一次更换气嘴,必须由两个人动用管钳,需3个小时才能将12个法兰螺丝拆装完毕,面对采气涩北“点多面广线长人少” 的工作特点,劳动强度大不说,工作效率提不上来。

    翻阅资料、上网,打电话询问,许正祥对各种硬质、耐磨、高强度的材料进行无数次的分析对比,选用金刚石、锋钢、陶瓷等材质加工的气嘴刺漏了一个又一个,周围的工友劝了一遍又一遍……

    2年的时间,许正祥凭着这股子“犟”劲儿,大胆改进,对前几种节流器的结构进行综合优化,一种新型的节流装置——“高效直角节流器”宣告问世。

    这种节流器采用高强度的氧化锆气嘴,不仅有效解决了刺漏问题,而且达到了十分理想的密封效果。在更换工作过程中不用再拆卸法兰,只需拧下节流器的一个螺丝就能完成。从原来的一个月更换一个阀门到现在半年才进行一次更换,综合分析,当年就为公司创造了近500多万元的经济效益。“高效直角节流器”目前已在涩北气田的360多口气井上安装使用,效果十分明显。

    三

    岁月无一例外地在涩北每一个人的脸上刻下深深的划痕,强烈的阳光照射和风沙侵蚀,早已将他们曾经年轻的脸庞雕刻得棱角分明。

    可是在他们眼中,对涩北的恶劣环境视若无睹,只要工作需要,没有人会啰嗦半句天气的阴冷,起身就往前冲。在基地的文化长廊,我看到一张张这样的照片,完工的师傅在暖气旁瑟瑟发抖、劳累的职工躺在班车上酣睡、汗水打湿的衣襟被暖气烘烤的热气腾腾,还有在测试“采气树”时被沙子迷住后紧闭双眼的一刻……

    随着涩北气田产气量的不断攀升,排污量也随之上升,岗位工人的工作量和劳动强度明显增大。看到工友坐在椅子上每20分钟关两个阀门,开两个阀门,才能排一次污。许正祥再一次揪心。

    随后,他先后研究和采用了“外加容器法”“三级分离法”“微型节流嘴”“并联一支分离器”等方法,进行了艰苦的综合研究攻关,对前几种排污工艺不断完善改进,研制出了“节流、抗冲蚀双作用高压排污阀”。

    这种排污阀的核心部件是阀芯,要求阀芯的材质抗刺程度高,安全系数大。许正祥胸有成竹地采用氧化锆解决这一难题。对于实现自动排污的问题,许正祥充分利用排污过程的气压、液面两个变量参数,通过电脑控制予以实现。

    思路出来了,许正祥日夜兼程,埋头伏案,敲击键盘,拖动鼠标,十几幅图表、近万字的设计方案随之诞生。紧接着,联系厂家制造,现场安装,操作试验,一气呵成。从此,涩北气田第一次实现了自动排污。

    自从涩北气田各集气站安装了“高效直角节流器”和“节流耐刺双作用排污阀”后,往日人头攒动的生产场面荡然无存,偌大的集气站只有一人值班,控制室的电脑上把全站和所属每口井的产量、压力等情况显示得一清二楚。达到了自动化开采和集输,新技术在整个涩北气田推广运用后,每年可产生近2000万元的综合经济效益。因这些技术革新的质的飞跃和突破,所管辖的涩北二号气田也进入了无人值守模式试点运行。

    5年来,许正祥职工创新工作室先后获国家专利10项,研发技术成果20多项。其中,多项成果已成功推广应用到青海油田二级单位生产现场。这个世界上海拔最高、国内自然条件最艰苦的青海油田,已经从一个“老油田、小油田、苦油田、难油田”,发展成一个“好油田、规模油田、希望油田、效益油田”。在创造了巨大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形成了以“爱国、创业、奉献、实干”为主要内涵的柴达木石油精神。

    四

    齐永锰是许正祥的弟子,也是工作室的核心力量之一。

    闲暇之余,齐永锰喜欢静静地跟在许正祥的身后。他说,工作室是一个可以让自己的梦想变成现实的地方,而脚步、影子和心里的想法,就是最有力的语言。

    齐永锰幻想有一天也能成为许正祥这样的人,能够独当一面、能够满身经验、能够如此伟岸却又平凡、能够成为别人眼中那放大的身影。不过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不远,有这样的师傅在前面带路,再脆弱的心也会变的勇敢,希望在那一天,许正祥能微笑着把重担挪到像齐永锰一样的人的双肩上,把“许正祥职工创新工作室”远远承传。

    工作室一直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对采气中所有的认识不设禁锢,对所有的可能想法不设门槛,把创新放到了一个更高的位置,予以尊重、推崇。它带来的结果,犹如多米诺骨牌,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逐渐打破了涩北采气的沉闷局面。

    又起风了,又干又冷的风,裸露在外面的每一寸肌肤被吹得生疼。

    我们赶紧躲进车里,吹起的细沙打在车上噼里啪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冰雹,许正祥告诉我,这样的天气下,吹起的沙子可以把车上的漆打掉。

    那打在脸上应该很疼吧,我问许正祥?他一笑,回答说,“为什么我们的脸这么黑,全是风沙打削出来的。”听完,我的心一阵酸楚。

    行走在涩北,这样的震撼和感动每天都在发生——有时,也许只是伫立一座采气树任思绪飘一会儿;有时,也许是不经意间遇到一个似曾熟悉的采气工人,听到一句平凡而又渗入心田的话,便有精神入心入脑,悄然萌芽的感觉。

    采访接近尾声,许正祥给我炖了一壶“熬茶”,一口下去,苦涩和齁咸的感觉让我差点没有咽下去。许正祥告诉我,这就是涩北的感觉。

    车开出涩北基地,回头张望,许正祥和工作室的人员还在目送我们,扬起的风沙把他们的身影削得又细又薄。就在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风不再吹,沙不再起,只有那宽厚的背影在视线中慢慢放大,大到模糊了双眼,大到把泪水都挤出了眼睛。

    他们就像一座山,支撑着涩北天然气开发的第一线,风雨无阻,保障生产、保卫安全、保护场站。像老师一样的教导,像父亲一样的关怀,对工作没有半点隐瞒和怠慢,以实际行动,诠释着一名天然气职工,一名师傅的人生准则和信念,传承着柴达木石油人的精神和灵魂。

    实干,实干,再实干!没有一点精神的支撑,这里的每一天都是煎熬,这种精神是柴达木盆地的氧气,临近寒冬的阳光,是戈壁里的绿洲。它造就了“爱国、创业、奉献、实干”的崇高精神、催生了“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崇高使命、凝聚成“海拔高志向更高” 的崇高情怀。

    风,从涩北来。苦“涩”尽去,甘甜自会来!(洪玉杰)

[责任编辑: 潘彬彬]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798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