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民族的骰子游戏


    千百年来,生活在雪域高原上的藏族人民传承着属于他们的独特的娱乐活动,骰子游戏就是藏民 族传统的民间娱乐游戏之一,在藏族人民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着不可忽视的角色。它既是一个较量人们智慧的竞技活动,也是一个消遣寻乐的娱乐活动。

    骰子游戏一般有2人、3人、4人、6人局之分, 4人和6人局是二人为一组对峙。骰词是骰子游戏的灵魂,由于生活环境的不同,藏民族各地方的骰词也各具特色,一般分为牧区骰词和农区骰词两大支系。两个骰子能被掷出的数字是从2至12,每个数字都关系到游戏成败,掷出点数的大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掷出的点数恰好能够合并或上加自己的筹码,或者能够吃对家的筹码。在玩家掷骰子之前,根据自己所需的点数,对相应的点数用其代号来颂出语言精简、朴实的骰词。比如需要2和3点时会说:“倘若爬上如意树,缎袍皮袄破也罢。”在藏传佛教中,如意树是具有法力的神树,因此,骰词不仅体现了人们对寻求佛法真谛的渴望,也体现了用佛法来满足自己精神需求的一种深层的精神文化。

    玩骰子游戏时,开始时每人(每组)手持九枚筹码,首先必须由年岁最大的人开始掷骰子,然后由年岁小的人开始掷骰子,游戏开始后按照骰子点数摆放的第一个筹码,规定为放两枚,如果掷出的点数为2或12,则可以放三枚,这一开头的筹码叫做母筹码,从第二次起只能下一枚筹码,这种单放的筹码称为子筹码。游戏过程中,当掷出的点数与自家原先摆放筹码所处的点数吻合时,可以从手中的筹码在自家筹码上另加一枚,凡点数与自家的筹码之间的点数相同,可以合并。玩家筹码间可以互相拼杀,其条件为以多吃少、等数互吃,不管是合并、上加或吃对家的筹码,都有再次掷骰的权力。

    该游戏中分晓胜负的主要形式有,玩家中谁先将自己的筹码过关斩将,走完64颗小子儿者为胜者,特别是将九枚筹码集合在一起后,成功过关是最佳的胜利方式;当母筹码摆放后,玩家此后掷出的点数都打在对家母筹码的位置上时,只能把自己的母筹码往前挪位,这样一直把母筹码走完局点时也算是赢得胜利;在游戏过程中,当一个玩家掷出2点时,他就可以继续掷骰。如果连续三次掷出2点,赢得胜利;当玩家掷出两颗骰子上下叠起的特殊点数时,只要能够及时、完整地颂出针对这一情况的专用骰词,则不仅赢得该局胜利,连整套玩具都归为己有,并且将这种现象视为最为吉祥。

    游戏过程中能看到,骰词所表达的内容非常丰富,蕴藏着浓厚的文化底蕴和浓郁的民族特色。骰词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宗教、风俗、生活、故事等,通过玩家幽默诙谐、讽刺调笑、歌功颂德等各种方式表达,比喻贴切,形象鲜明,富于韵律,反映了广大藏族人民的情感、生活等民俗文化。在采访中我市唐古拉山镇的扎西老人告诉记者,虽然现在随着电子游戏等缤纷多彩的现代游戏的出现,这些传统游戏开始受到冷落,但是近年来,又出现了众多以骰子为内容的文学作品,并且表演艺术家还将骰子文化搬到了舞台上,比如2009年西藏电视台藏历新年晚会上的群口相声《骰子趣话》等作品,在继承传统骰子文化的基础上,对骰语也注入了现代气息的文化色彩。

    记者 宗布尔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16041113278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