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青海> 青海频道> 新华专递(新华社记者看青海)> 正文
可可西里巡山人的除夕
本文来源: 新华网 2017-01-28 17:40:16 编辑: 丁学良
同为90后的洛松巴德和楼松文保是青海玉树的康巴汉子,去年3月份一起进入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成为可可西里巡山人。

新华社西宁1月28日电(记者张大川)大年三十清晨,广袤的可可西里无人区一如往常平静。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外一片静谧,青藏公路上鲜有车辆经过,春节期间留守保护站值班的洛松巴德和楼松文保驾驶着越野车,颠簸在浩瀚的草原上。

可可西里,在蒙古语中意为“美丽的少女”“青色的山梁”,是藏羚羊、藏野驴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坐落在此处的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是以保护藏羚羊而牺牲的杰桑·索南达杰的名字命名,是中国民间第一座自然保护站。”楼松文保说。

同为90后的洛松巴德和楼松文保是青海玉树的康巴汉子,去年3月份一起进入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成为可可西里巡山人。“今年6至8月份,我往返于索南达杰保护站和卓乃湖保护站之间,保护在卓乃湖产仔的藏羚羊群。”洛松巴德说,一旦发现有被狼群冲散而落单的小藏羚羊,就将其救助回索南达杰保护站。

大年三十上午,两人驱车前往位于索南达杰保护站后方的新生湖,观测并记录湖面结冰情况。随后掉转方向,返回青藏线60公里的辖区巡线。巡线任务很快就结束了,两人在返程途中唱起了藏歌,悠扬浑厚的嗓音回荡在旷野之上,随着车轮卷起的尘土一路飞奔。

午后两人回到保护站,跺了跺脚,抖落鞋上的泥土,然后钻进温暖的屋子。洛松巴德将纯牛奶加热,然后倒进奶瓶,去喂在野生动物救助站的小藏羚羊。楼松文保向记者介绍:“这几只小藏羚羊不到半岁,等到明年七八月份的时候,我们会让它们回归自己的种群。”

傍晚,两人爬上保护站后面30多米高的瞭望塔,观察是否有汽车非法进入可可西里。做完这些日常的基本工作后,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一起去准备属于二人的年夜饭。

“这个时候,家里人肯定都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吃年夜饭呢!酸奶、奶茶、牛羊肉、糌粑什么荤的素的都有。”洛松巴德望着眼前的鸡蛋、土豆和一些白饼说,昨天我们跑到了不冻泉准备买点年货,可惜几乎所有的店面都关张了,只好带了些白饼回来。

“兄弟你放心,虽然我们食材不多,但是我做出来的菜照样色香味俱全。”楼松文保说,可可西里管理局规定在保护站期间不能饮酒,不然今晚一定好好喝一场。

没过多久,楼松文保把煮好的饭菜端上了餐桌,热气腾腾,令人食欲大增。洛松巴德斟满了两杯奶茶,随后大快朵颐。收拾好碗筷,两人将花生、糖果拿了出来,央视的春晚也准时开始了。

“因为我俩是同龄人嘛,所以平时闲的时候,会聊聊心里话,开开玩笑吹吹牛。”楼松文保说,洛松巴德的吉他弹的特别好,今晚让他再露一手。

楼松文保在湖南长沙读大专的时候有不少好同学好朋友,他们都知道楼松文保毕业后进了管理局,也知道今年春节他坚守在保护站守卫着可可西里,“同学、朋友都主动问候我新年快乐,还让我给他们拍可可西里的照片,我给他们看藏羚羊的照片,他们觉得十分稀奇,对这里也十分向往。”楼松文保说。

“长这么大,第一年没回家过年,但是家里很支持我的工作,今年团圆不了那就明年,春节值班,没什么可抱怨的,我心甘情愿,我也需要这么一个锻炼的机会。”洛桑巴德说,我愿意一直守护着可可西里,守护这片净土。(完)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