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无人机 VR/AR 资讯

三江源地区见证青藏高原生态建设奇迹

2017-12-28 09:58 来源: 新华社 作者: 邓万里、李亚光

    新华社西宁12月27日电题:三江源地区见证青藏高原生态建设奇迹

    新华社记者邓万里、李亚光

    “水涨了,草高了,野生动物多了,草原上的美景又回来了!”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玛查理村村民桑杰欣喜地说。

    被誉为“黄河源头第一县”的玛多县,地处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腹地,拥有4000余个大小湖泊,是黄河中上游重要的水源涵养地及生态屏障。

素有“千湖之县”美誉的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境内的湖泊(2014年7月31日摄)。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从小在牧区长大的桑杰见证着草原生态的巨大变化。他说:“小时候草原上水多,草长得很好,后来湖水退了,草也长得不好了,牛羊都吃不饱。”

    近年来,随着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持续推进,在退牧还草、生态移民等工程实施下,很多牧民和桑杰一样,从牧区搬迁到集中居住点,告别了逐水草而居的传统生活。

    如今,桑杰有了一个令人骄傲的身份——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管护员。他每天的任务是徒步走入山林、草地,守护家乡的这一片生态环境。

    “巡护工作虽然也很辛苦,但是一想到脚下的草原还能再次长得跟羊腿一样高,就不觉得累了,保护生态就是保护我们的母亲河,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的家园。”桑杰说。

在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达日县的黄河大桥上拍摄的达日河风光(2015年9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位于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地区,是长江、黄河和澜沧江的发源地,养育了江河中下游地区超过6亿人口,是我国最重要的生态功能区之一,有着“中华水塔”之美誉。

    2005年,我国启动三江源生态保护一期工程,在草原植被恢复、沙漠化治理等生态修复领域投入资金86.5亿元。2014年,治理面积更广、标准更严格的三江源生态保护二期工程接续启动,截至目前已完成投资97亿元。

    青海省发改委副主任、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李晓南介绍,二期工程涉及玉树、果洛、黄南、海南4个藏族自治州的21个县和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治理面积由原来的15.23万平方公里增加到39.5万平方公里,占青海省总面积的54.6%。

这是位于三江源保护区的青海省贵南县黄沙头防沙固沙点(2015年9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最新监测数据显示,与生态修复工程实施前的2004年相比,三江源地区十年来水资源量增加近80亿立方米,相当于增加了560个西湖;各类草地平均覆盖度增加11.6%,产草量整体提高了30%;荒漠化面积减少近500平方公里,湿地面积目前已超过800万公顷。

    今年12月24日,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向青海省反馈督查情况时认为,青海扎实推进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实施面积占全省国土面积一半以上,可可西里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取得成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取得积极进展。

    记者近期走访发现,在昔日生态退化较严重的玛多县、同德县等地,一度“斑秃”的黑土滩再度披上绿衣,湖泊群宛若点缀在草原上的蓝宝石,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野生动物种群也随之增多。

    李晓南介绍,目前三江源地区藏羚羊数量已由最少时的2万只恢复至7万余只,斑头雁数量由不到1000只增加到3000余只,花斑裸鲤等50种高原珍稀鱼类种群明显增加。

    扎陵湖是黄河上游的大型淡水湖,牧民曲加指着扎陵湖西北边一个5公顷左右的湖泊说:“几年前,这里全都干涸了,中间能开着车经过。如今这里不仅有水了,随处还能见到斑头雁、赤麻鸭、藏野驴等野生动物追逐嬉戏呢!”

    “总体来看,三江源地区生态系统退化趋势得到初步遏制,生态环境状况以等级‘良’为主,各项生态修复措施取得阶段性成效,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取得实质性进展。”李晓南说。(完)

[责任编辑: 潘彬彬]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78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