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精准扶贫
>>正文

第一书记心语:祁家村的扶贫故事

2017-09-29   来源: 青海日报

    祁家村是乐都区瞿坛镇亲仁沟的一个山头村,平均海拔2750米,全村人口89户348人,人均只有2.3亩(0.15公顷)耕地,主要种植马铃薯、油菜、小麦、蚕豆等农作物。全村没有水浇地,全部靠天吃饭。2015年精准识别贫困户30户115人。

    “山头村与川水村相差20年”这是祁家村村民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是祁家村贫困的真实写照。2015年省农牧厅派驻我到该村担任“第一书记”,拉开了全村精准脱贫的序幕。

    记得2015年的11月初,乐都区委组织部和镇上通知扶贫工作队第二天在区上开会。但到第二天早上醒来,院子里面白茫茫一片,由于一场大雪无法开车下山。想给瞿昙镇党委书记请假,电话也没有信号。不得已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一个小山头上才有点微弱的信号。县委组织部马部长在电话里半信半疑地给我们准了假,后来才知道那天区上根本就没下雪,只是下了点小雨。

    那天我就想,这种天气情况下,一旦村里有个紧急情况怎么办?老人小孩有个急病岂不耽误了?学生怎么上学?当天下午,工作队就召集村两委班子成员和群众代表,首先明确一定要整村易地搬迁的工作思路。虽然调子定下来了,但在以后的具体申请、实施中充满了艰辛和困难。因数量限制,镇里只有一个村实施搬迁。为此,我们多次去省、市、区汇报,沟通,费了很大劲,才把祁家村加列入搬迁规划中。

    对于全村搬迁也不是一帆风顺,先后出了三个方案。第一次群众们嫌太远,第二次从山上搬到山下,老百姓不大愿意。第三次,县乡调整政策,将全村搬迁到徐家台,距村5、6公里,跟镇政府行政中心一块建设,去年底行政中心开工奠基了,今年夏天,行政中心集中搬迁安置小区也正式开工建设,2018年建好,2019年入住。值得欣慰的事,祁家村搬迁了30多年,终于在我们手上搬迁成功了。

    我清楚地记得最初的调研报告有两个数字:“2015年底,村里有26个光棍汉、29匹骡子”。祁家村地处偏僻,自然条件差,生活贫穷,本村姑娘大部分外嫁,外村姑娘又不愿意嫁到这里,小伙子上门入赘到外村甚至到外地是常态。村里最难、最头痛的问题就是光棍找老婆。有些光棍连哄带骗找老婆回来,但也不能长久,结果鸡飞蛋打,人钱两空。

    2016年过年,刚结婚不到半年的祁善海媳妇,回娘家再不来了,就是因为这里生活、居住条件差。但解决这个问题最有效、最彻底的办法就是易地搬迁,他们盼、我们也盼赶快把搬迁安置小区早一天建好。

    2016年经我们协调,通过农牧厅项目给合作社安排购置了一些小型农用机械器具,要求合作社以成本价为群众服务。年底前如果村里田间道路项目建设如期竣工的话,再加上政府的扶贫户个人发展资金,每人是5400元,每户大概有2万多元,购买三马子车、旋耕机等小型农机具。这样一台农机具比养一头骡子降低了劳动成本和劳动强度,劳动效率也大大提高。

    村里的张有红和祁善龙是2户典型贫困户。今年39岁的张有红,上有老下有小,父母亲都80多岁了,两个小孩,一个因聋哑在西宁特殊教育学校,一个在5公里外的中心小学读书。老父亲张来录是村里最老的党员,觉悟很高,很朴实,经常义务清扫村里道路,为村里新栽的树木浇水管护,党员活动和会议从不缺席。

    在精准识别的时候我们将这一户识别为低保贫困户,由政府兜底,同时我们加大了技能培训力度,找务工信息。起初,张有红不去,我们做思想工作后打消了他的后顾之忧,并在县上给他找了一个活,可以打七八个月的工。2016年底,一算收入账,政府一年兜底收入差不多2万元,打工收入也达到2万多元。

    今年50岁的祁善龙,老婆20年前留下了两个儿子就离家出走,两个儿子一个入赘、一个光棍,家里卫生脏乱差。了解到祁善龙有一点养殖经验和养殖基础,我们多次给他做工作,讲高效养殖,讲市场手段,并为其安排家庭牧场项目补助。通过努力,祁善龙家现在已经有了120平方米的标准化羊舍和100多只羊,成了村里贫困户中的养殖引领示范户,以前看着他整天唉声叹气的,推日子、混肚子,现在,人变的有精神,见了我们就很主动、很热情地打招呼。(祁家村“第一书记”马国杰叙述/罗连军整理)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74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