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无人机 VR/AR 资讯

藏羚羊从这里重返自然

2017-08-30 09:45 来源: 西海都市报 作者: 祁宗珠

    一只藏羚羊意外出现在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附近,管护队员达才忽然想起,它是一只放归山野的藏羚羊。

    “它可能是饿了,突然记起这里曾经是它的家,所以才来找吃的。”

    保护站救助的两只藏羚羊

    遗孤下山

    几年前的一天,下雪了,茫茫草原、潺潺溪流上盖了一层厚厚的雪,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外成了雪的世界。

    那是3月初的一天,达才在保护站外面溜达时远远发现,有一只成年藏羚羊在站外来回走动。

    “奇怪,大冷天的,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会不会是专门来保护站的?”达才脑海中闪出这样一个念头。

    来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工作好几年,达才记得管护队员们从青藏公路沿线、卓乃湖、太阳湖等重点管护区域,经常抱回来受伤或者走散迷路的小藏羚羊。

    春天,草还没长出来,一只成年雄性藏羚羊意外出现在保护站外,这是为什么?想了很久,达才觉得这只羊是一只被保护站救助过的羊。那几天,大雪封山,藏羚羊没办法找到食物,所以想到了保护站。

    “没有吃的,没有水喝,它只能到熟悉的地方求助,保护站就是它的首选。”想到这里,达才赶紧给它准备吃的。“我把牛奶端过去,它没跑,也没喝。”

    达才说,藏羚羊是很敏感的动物,陌生动物接近时,它就会快速狂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开,更不用说人了。但这一次,藏羚羊没跑,它应该是一只被保护站救助过的藏羚羊。也许,它就是想回来看看。达才根据经验判断。

    每年6月中旬至8月中旬,是雌性藏羚羊回迁至可可西里产崽的季节,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来自西藏羌塘、新疆阿尔金山、青海三江源以及可可西里等保护区,数万只藏羚羊千里奔走,来到可可西里卓乃湖、太阳湖产崽,繁育下一代。

    这段时间,也是藏羚羊最容易被袭击的时候。一路上,藏羚羊除了躲避狼、棕熊等天敌的尾随袭击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职责就是带着刚出生一个多月,嗷嗷待哺的小藏羚羊回迁。

    保护站救助的藏羚羊就是从这支队伍中找来的。它们中有的因为贪睡,暂时离开了妈妈的视线,有的被天敌袭击受伤,被巡山队员发现后带到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

    艰难守护

    对管护队员来说,救助过程中还需要过一道关。达才用两个例子说明了这道关。

    有一次,达才和同事被安排在卓乃湖畔,守护已经产崽的藏羚羊妈妈和宝宝。连续管护十几天,他和同事观察巡视发现,产崽地附近出现了很多的狼和棕熊。天敌总是在毫无防备的时候出现。

    有一天,达才和同事刚刚看到藏羚羊妈妈产下一只小羊。羊水还未干,这两只藏羚羊就被一只狼盯上了。

    羊妈妈为了保护小羊决定自己引开狼的注意力,它一边往山坡上爬,一边回头看着刚刚出生的小羊。几分钟后,狼追上了山坡,羊妈妈从此离开了小羊。等管护队员赶到时,羊妈妈已经走了,达才和同事只好把小羊抱到保护站。

    还有一次,事情发生在109国道2943千米的地方。一只雌性藏羚羊准备快速穿过公路时,被突然冲出的大货车撞倒在路边。很多路人看到后拨打110报警,之后警情被转交到保护站处理。

    达才和同事赶到时,地上流了很多血,很多路人因为不知道把受伤的藏羚羊送到哪里而发愁,耽误了不少时间。达才检查藏羚羊的身体发现,它的左前肢骨折,出血严重。

    为了让受伤的藏羚羊免受二次伤害,达才和同事拿铺床用的褥子垫在皮卡车车厢里把羊拉到保护站。经过治疗,藏羚羊还是走了。

    对管护队员来说,最难的还是自己一次次救助藏羚羊,但悲剧还是一次次在你眼前发生。继续守护与选择离开,始终在炙烤着每个人的内心。

    达才说,“我选择坚守,继续守护。为此,藏羚羊回迁的时候,只要监测设备发现藏羚羊即将穿过公路、铁路桥时,我通常会提前两三个小时进入重要通道,为藏羚羊保驾护航。”

    上个月,达才和同事再次到达可可西里腹地的卓乃湖畔。次日,等他醒来时,上万只藏羚羊围绕在他的帐篷边上。“我不敢大声说话,怕打扰它们。”达才说。

    重返自然

    6月底,管护队员进山巡逻至卓乃湖附近的产羔地时,一下子遇到了落单的6只小藏羚羊。管护队员将它们带回保护站救助。

    一只藏羚羊在保护站救助多长时间才能重返山野,回归大自然?“一年。”达才坚定地说。

    达才说,藏羚羊是天生的高原精灵。出生四五个小时后就可以急速奔跑,有些羊宝宝出生后跑步的时速在三四十公里,只要它学会奔跑,就能躲避天敌的追击。

    因此,藏羚羊出生后,羊妈妈教给羊宝宝的生活技能先是吃奶和奔跑。这也是藏羚羊天生具备的本领,只是刚刚出生的小羊还没来得及熟练应用这项技能就遇到了危险。

    6只藏羚羊宝宝被送到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后,达才和同事们就承担起了妈妈的角色。羊宝宝要吃奶,选哪种类型的奶好呢?长时间摸索发现,有一种味道与藏羚羊妈妈的乳汁相同,营养差不多的牛奶最适合羊宝宝。

    只是这种牛奶需要从220公里外的格尔木运到保护站。为了保证牛奶供应,保护站工作人员每过一星期就驱车到格尔木备货。

    达才说,现在这个阶段,草场上的牧草即将变黄,他和同事们正在抓紧入冬前最后的机会,让羊宝宝尝尝绿草的味道。

    除了这一项,保护站工作人员还得陪羊宝宝们锻炼另外一种生活技巧——奔跑。这是个长远的目标,眼下,保护站的管护员每天都会带着羊宝宝们到保护站后面的围栏草场遛弯、小跑。

    这样做能使羊宝宝在保证每天营养的同时,参加适度的训练,为今后练习奔跑做准备。那么,一只羊宝宝要达到怎样的体质才能回归自然呢?达才说,等羊宝宝在保护站待上一年后,工作人员会对小藏羚羊食草以及奔跑的能力进行相关测试和记录,如果达到平均水平,就会让小藏羚羊回归山野。

    从1996年至今,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成立的21年里,共救助藏羚羊等各类动物300多只。这些动物放归山野后,成功融入动物种群,重返自然。

    达才说,21年里,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发生了巨变:从一顶帐篷保护站变成带有浓郁藏式风格建筑的保护站,从12名志愿者自愿参与,到如今数十名来自不同行业的管理队伍,从中国民间第一个自然环境保护站到如今集管理、救助、教育于一体的专业化保护站。

    21年里,可可西里绝大部分被救助的野生动物从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重回山野,重返自然,这是可可西里人长期坚守的结果。

[责任编辑: 贾海元]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68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