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无人机 VR/AR 资讯

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澜沧江源园区生态向好

2017-08-24 09:47 来源: 西海都市报 作者: 祁宗珠

    这里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保留着高山牧场、牧民村落、原始森林、珍稀野生动物等自然人文地理景观;这里是一片世外桃源,生态优美、民风淳朴,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8月23日, “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大型采访团来到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采访。让媒体记者惊喜的是,这里动植物资源丰富,这里的牧民们主动探索人与自然、人与野生动物相处之道,努力建设国家公园。

    看:高颜值美景中的生态样板

    《南方都市报》首席记者陈伟斌是第一次走进三江源国家公园采访。从8月21日开始,他与此次媒体行的记者们采访了黄河源园区、长江源园区、澜沧江源园区的主要负责人以及三个园区,县、乡、村三级国家公园体制机制试点工作以及生态公益管护员制度实施情况。陈伟斌说,昂赛大峡谷风景优美、景色宜人,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众多野生动植物的乐园。值得媒体记者关注的是,澜沧江源园区作为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的重要一环,这里保存着完整的高原生态系统,保护好这里的生态,就是在保护全球生态链,对于中国,乃至全世界有着极重大的意义。

    陈伟斌说,澜沧江流淌在青藏高原的高山牧场、牧民村落、原始森林之间,雪豹、岩羊、白唇鹿等国家级重点保护动物长期在这里生活。澜沧江源园区除了建立完整的生态管护机制外,这里的牧民有一种普遍心态,那就是愿意参加生态管护队伍,愿意参加生态保护培训。昂赛乡党委书记扎西东周说,牧民的这种自愿参与的心态,来源于乡上成立的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昂赛管护站以及年都、热青、苏绕三个村成立的管护队出色的工作。

    扎西东周说,管护站的生态管护员主要是从贫困的牧户中招录。去年6月,三江源国家公园推行了生态管护员制度,在政府的安排下,巴丁顺利成为了一名生态管护员。每个月都会领到1800元的工资,从此巴丁的生活有了保障。

    光靠领工资这一项,还不能调动生态管护员的积极性。昂赛管护站从去年开始,根据生态管护员日常工作中的表现及一年来的成绩,评选出“管护员之星”。扎西东周说,这不仅是个称号,还有相关的奖励。很多管护员看有人靠管护草场的能力,一年拿了上万元的奖励,随即主动严格要求自己,做好草场管护工作。

    在陈伟斌看来,这只是澜沧江源园区打造生态样板的一个缩影,昂赛管护站靠这样一个简单的办法调动了三个村四百多名生态管护员的工作积极性。从此,四百多个身影出现在澜沧江大峡谷两侧的草原、林地之间,他们的任务就是管护好澜沧江这条全球生态链。

    闻:全民集结打一场生态保卫战

    昂赛 乡年 都村 生态 管护 员巴 丁说, “管护员之星”只是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开展工作的一部分,对于管委会来说,最大的难点还是如何调动整个园区的牧民加入到国家公园的建设中来。

    “对我们来说,缺的就是机遇。”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局长尼尕说,今年,这个机遇终于来了。

    今年6 月2 日,《三江源国家公园条例(试行)》(以下称《条例》)正式颁布,8月 2日起,《条例》正式施行。尼尕说,这一政策为建设三江源国家公园提供了制度保障,也给广大牧民参与国家公园建设提振了信心。

    根据《条例》的规定,园区管委会具体负责本区域内国土空间用途管制,承担自然资源管理、生态保护、特许经 营、社会 参与 和宣 传推 介等 职责。根据这一规定,管委会上报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后,决定在社区共建共管、示范村特许经营、主题自然体验三个方面做活做大国家公园建设。

    “乡里有啥优势,我们就做什么。”尼尕说,环保工作还得从身边做起,为此昂赛乡在年都村开展了社区共建共管抓好园区环境整治环境教育活动,在年都村组建村环卫队,让垃圾分类从牧民家里、从学生手中做起,逐步实现“户分拣、村收集、乡转运、县处理”的牧区垃圾减量再生利用处理机制。

    杂多县是“中国雪豹之乡”。科学调查表明,杂多县生活着21只雪豹、7只金钱豹。基于此,澜沧江源园区打造了以雪豹为主题的全域化自然体验基地,由牧民当自然体验者的向导,提供野外向导和食宿服务。牧民每接一个单,将有600元至8000元的收益。

    此外,开展示范村特许经营,在年都村设立了多个牧户自然观察营地,吸收更多的牧民从事生态体验和环境教育服务、宣传引导等工作,从国家公园建设中获得稳定收益。

    探:生态补偿机制下的惠民新路

    这几年,在政府和当地老百姓的共同努力下,昂赛乡的生态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野生动物也多了起来。野生动物多了,矛盾也多了,每年昂赛乡都会发生野生动物伤害家畜的事件。

    今年1 月,生态管护员巴丁和同事上山巡查,在路边发现了一只受伤的雪豹。当天,雪豹被带到昂赛管护站后,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要求昂赛管护站派专人照顾这只雪豹。

    在照顾雪豹的20多天里,巴丁和昂赛管护站工作人员俄索开始琢磨雪豹的脾气性格,摸索人与动物正确的沟通、相处方式。

    巴丁说,雪豹的性子是野的,总是大喊大叫,总想跑出去。而在俄索眼里,雪豹也有温情的一面,他有时候去喂食,雪豹也会表现出安静的一面,静静地趴在笼子里,等他将食物投进去。

    “雪豹不是家里的宠物,不喜欢束缚,不喜欢被圈养,总是大吼大叫,这说明每一种动物都有自己独有的生活方式,我们应该尊重它们。”俄索说。

    今年初,昂赛管护站针对这一情况,率先制定出了一套补偿机制。 “牧民家的每头牛一年只要买3 元钱的保险金,再加上社会捐助和政府筹措,牧民每损失一头牛,就可以获得500元补偿。”扎西东周说,这项举措在三江源国家公园是首次实施。

    年都村是这项举措的试点,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通过县财政支持、高校和社会组织资助、群众投保的方式,筹资建立了“人兽冲突保险基金”试点。

    每社推选5 名审核员组建管理小组,按照审核员调查取证-管理小组判定损失-管理小组审核筛选-全村公示-兑现补偿的程序,以每头牛2 年以下赔偿500元、2-4年1000元、4年以上1500元的标准,建立野生动物伤害补偿议事机制。

    乡管护站全过程监督,降低审核流程和成本,让牧民充分受益。截至目前,已登记人兽冲突伤害事件17起,并在处置后及时兑现损失补偿。扎西东周说,今年我们计划在生态建设示范村项目中再增加保险基金30万元,推动更加科学完善的人兽冲突保险补偿机制试点,以取得可借鉴、可复制的经验。

    俄索说,昂赛乡平均每户村民每年能拿到1 万元的补偿款,如果家里有一名生态管护员,每年收入2 万多元,再加上特许经营、自然体验、挖虫草的收入,收入不比城里人差。对于党委书记扎西东周来说,眼下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新举措抓紧落实,真正让牧民们动起来,参与到国家公园的建设中。

[责任编辑: 贾海元]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34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