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无人机 VR/AR 资讯

保护好中华民族的源头活水 青海生态文明建设巡礼

2017-08-10 08:56 来源: 青海日报 作者: 孙海玲

    在三江源地区采访,随时都能听到一些感人的故事,这些故事,大多与“保护好养育中华民族的源头活水”有关。七月的一天,地处黄河源头地区的扎陵湖自然保护区派出所所长王迎新接到群众的举报电话后,立刻通知渔业、森林公安等相关部门的同志一同前往事发地。经现场调查、取证,几天后一起非法捕捞园区渔业资源的案件顺利告结。

    “自从实行大部门制改革以后,打破了执法监管的碎片化,克服政出多门、各自为政、分散管理的弊端,探索实现国家公园范围内自然资源资产和国土空间用途管制,不仅节约了资源还提高了效率。”王迎新说。

    “土地没长草和树,国土管,长了草,农牧管,长了树,林业管……以玛多县为例,湿地、林地、农牧、渔业、风景区等都有相关管理部门,重叠、交叉管理现象严重。”黄河源园区管委会资源环境执法局局长曲洋才让告诉记者,去年,管委会利用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建设的有利契机,率先实现了大部门制改革。

    位于我省南部的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平均海拔高达4300多米,素有“天上玛多、千湖之县”之称。利用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的有利契机,玛多县将原有的国土、环保、水利以及森林公安等部门一并纳入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管委会内,统一下设为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从而改变“九龙治水”,实现黄河源园区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与国土空间用途管制“两个统一行使”的目标任务。这一转变,同时有效深化了玛多县政府机构改革,政府原有的19个机构现已精简为15个,共取消行政审批事项49项,改变管理方式30项,并建立行政服务大厅,形成综合服务平台。

    这是一项开创性事业,这是我国首次构建“归属清晰、权责明确、监管有效”的生态保护管理体制,为生态文明建设探索新路。

    “伟大的事业,需要伟大的实践”。在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李晓南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张三江源的巨幅地图。身材高大的他,毫不费力地为记者圈出了长江源、黄河源、澜沧江源三个园区的范围。“建立国家公园体制,不仅体现了当今世界的主流理念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布局,同时也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国家公园建设的目标已成为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

    李晓南认为,三江源的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已持续十余年,虽然生态退化有所遏制,但由于保护区范围内不同名目的保护地重叠,生态治理过程中政府各部门管理权属不清、职能交叉、执法合力缺乏等问题日益凸显。建立三江源国家公园,就是将公园范围内的各类保护地进行责权清晰、统一高效的管理,打破了各类保护地和功能分区之间人为分割、各自为政、条块管理、互不融通的体制弊端,实现体制机制的重大突破,走出一条保护管理的新路子。

    严格意义上讲,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在我国尚属新鲜事物,我省又是第一个试点省份。没有可借鉴的经验模式,也没有成熟的方法路径。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省份,青海将如何科学规划?如何科学推进?

    2016年4月13日,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正式启动。试点整合了园区国土、环保、水利、农牧等部门编制、职能及执法力量,建立覆盖省、州、县、乡的4级统筹式“大部制”生态保护机构。一年多来,我省按照“四个扎扎实实”的重大要求,推动“四个转变”,牢固树立了保护优先的理念,着力破解了“九龙治水”,在大美青海,在三江大地迈出了建设具有中国特色国家公园的坚实一步。

    ——采取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政策、执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标准、落实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措施……以保护优先理念推进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实现生态、生产、生活联动共赢,切实以生态保护优先理念统领体制试点各项工作,实现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的目标,为中华民族提供可持续发展的生态供给。

    ——组建管理体制、优化重组各类保护地、完善生态保护机制、创建社会参与机制……以体制机制创新推动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突出问题导向,强化改革担当,找准“堵点”、打通“梗阻”、突破利益“藩篱”,啃硬骨头、涉深水区,统筹推进体制试点。

    ——以政策制度建设保障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编制《三江源国家公园总体规划》,制定印发了三江源国家公园科研科普、生态管护公益岗位、特许经营等10个管理办法,颁布实施《三江源国家公园条例(试行)》,为国家公园内生态保护提供法律依据……从政策、规划、立法等多个方面加大创新制度供给,努力以创新思维谋划总体设计、制定部署意见、落实配套政策,并注重各项政策规划配套组合,推动各项举措向试点的关键点聚拢。

    ——以人才科技和资金支撑助推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立人才科技保障、建立资金项目保障。体制试点启动实施以来,我省瞄准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人力资源开发滞后、科技支撑作用薄弱和资金短缺这一最大短板,加强人才队伍、科技、智慧国家公园等配套支撑体系建设和项目建设。

    “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目的是要打破部门利益藩篱,突破已有体制的框架,实现高效统一的山、水、林、草、湖一体化管理体制,使三江清水滋润华夏大地。”正如李晓南所言,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要将各类保护地整合在一起,实现“两个统一行使”,彻底解决“九龙治水”和监管执法碎片化问题,从根本上解决政出多门、职能交叉、职责分割的管理体制弊端,为实现国家公园范围内自然资源资产、国土空间用途管制“两个统一行使”和三江源国家公园重要资源资产国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传承奠定了体制基础。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进入2017年,当梦想照进现实,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关键年,省第十三次党代会全面描绘了未来五年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的美好蓝图,鲜明提出了国家公园建设的战略任务。站在新起点,开启新征程,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正走在一条希望的道路上。

[责任编辑: 贾海元]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460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