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社助脱贫


 

   5月22日,站在刚刚覆完膜的洋芋育种地的田垄上,祁三成长吁了一口气,“到今天,合作社这900多亩的洋芋才种完”。祁三成是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向化藏族乡上滩村大通三成洋芋良种育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这两年依托青海省农科院的技术支撑,在上滩村建成了洋芋育种基地。目前,与云南、贵州、陕西、重庆等省市都签订了长期供货合同。

    谈起村里的黑土地,祁三成一脸的兴奋:“经过省里专家测验,我们村里的土地是原生态黑土地,含有丰富的钾元素,这是洋芋最喜欢的一种元素,我们繁殖出来的原种一代品种很好,客户种植后的产量也很高。”

    驻上滩村第一书记周丹文来自青海省国土资源厅,他告诉记者,上滩村居住着251户,2015年精准识别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有83户。据统计,先后已有39户贫困户加入合作社,带动种植面积达300多亩。祁三成告诉记者,对于加入合作社的村民,合作社会免费提供种子、化肥和机种服务,并以高于市场收购价0.05元的价格统一收购,每亩地比村民自己种植要多增加1500元左右的收入。上滩村地处偏远,信息闭塞,观念陈旧,村民多以土地为生,靠天吃饭。近年来,村里确立了“一工(务工)、二养、三种”的扶贫基本思路,有计划组织实施劳务输出,立足当地优势扩大养殖规模,并大力发展特色种植业。同时,金融扶贫、产业扶贫、项目扶贫、医疗扶贫等多措并举,形成了稳定的脱贫致富局面。

    因户施策——干部与贫困户结“亲戚”

    5月3日,连续几天的雨雪天气终于有所好转。傍晚时分,村民昝满贵姐正在院子里拾掇晾干的中药材。大门口突然有人喊:“贵姐,城里来亲戚啦!”贵姐赶忙出门相迎,原来是赵俊芳来了。

    赵俊芳是青海省西宁市卫生监督所的党支部书记,他认贵姐这个“亲戚”已经2年了。看到“亲戚”来了,贵姐笑容满面地拍了拍手上的灰,连忙拉着赵俊芳的手往屋里请。

    贵姐家是因病致贫、因学致贫的贫困户。丈夫马得库体弱多病,患有肺心病,常年服药,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每年医药费需要3万多元。她的一双儿女都在上大学,每年学费也要1万元左右。贵姐一边要照顾患病的丈夫,一边又要为生计忙活,46岁的她看上去特别苍老。

    让贵姐欣慰的是,尽管家里困难,但孩子学习都好,而且非常孝顺。“女儿的生活费都是自己勤工俭学挣来的,有了余钱还补贴家用。”谈起女儿,贵姐脸上写满了骄傲。她说,女儿刚考上青海大学时,由于家里困难,儿子也要上学,女儿不忍母亲太操劳,曾提出自己出嫁要些聘礼补贴家用。贵姐说,“我坚决没同意,我们这辈已经很穷了,他们不能跟我们一样。只有好好读书才能有出息”。

    青海省国土资源厅驻上滩村第一书记周丹文知道贵姐家的情况后,积极帮助贵姐申请帮扶,因户施策。一方面,通过青海省出台的“一联双帮三治”的扶贫工作机制,协调联点帮扶单位西宁市卫生监督所,与贵姐家结对认亲,发挥行业扶贫优势,实施医疗救治帮扶;另一方面,为了让贵姐尽快脱贫,通过金融扶贫政策,帮助她贴息贷款3万元发展药材生意,今年又申请了人均5400元的产业发展资金,发放西门塔尔母牛3头。去年,周丹文又帮助贵姐家申请了低保贫困户,每年每人可享受2016元的补贴,她的儿子女儿也申请到了1.2万元的大学生困难救助。

    回想起揭不开锅的日子,贵姐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她告诉记者,2015年,丈夫住院5次,家里的所有积蓄都花光了,还欠了不少外债,连电费都交不起。她感慨地说,“如果不是村里周书记为我们申请帮扶,脱贫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更不会攀上省里的‘亲戚’,日子早就过不下去了”。

    如今,她的女儿在青海大学读大四,今年就要毕业了,由于成绩优异,已被山东东阿阿胶公司聘用。儿子19岁,今年也将从西安医药科技职业学校毕业,现在正在杭州一家药企实习。“儿子女儿终于可以自己赚钱了。”贵姐说,苦日子也算是熬出来了,“今年我也要积极脱贫,不能拖全村的后腿”。

    拔掉“病”根——为村民脱贫增底气

    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导致村民贫困的重要原因。季存儿就是上滩村因病致贫的贫困户。

    回忆起致贫原因,季存儿说,女儿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在学校突然晕倒,送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患有癫痫。从此,每年需要花费5000元至6000元的医药费不说,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的女儿也有了心理阴影,成绩一路下滑,性格也变得孤僻。为了照顾女儿,季存儿和丈夫不敢外出务工,仅靠家里种点地,养几头牛勉强维持生活。

    同样的“不幸”也落到了李德良家。李德良说,两年前,突然接到女儿学校的电话,说女儿忽然晕倒了,他马上赶往医院,诊断结果是女儿患上了癫痫。女儿生病,妻子身体又不好,李德良只能在家附近找些零活干,日子过得十分紧巴。

    2015年10月份,驻村第一书记周丹文的到来,彻底改变了季存儿、李德良家的生活。

    经过走访查证,周丹文发现全村疑似癫痫病的女孩有8人,其中已有2名女孩辍学在家。由于孩子生病,这些家庭基本上都成了贫困户。

    为了帮助孩子查出病因,让贫困户从困境中走出来,周丹文积极联系县市卫生部门,前后两次组织专家对8名女孩进行免费会诊。经过检查,医生发现其中7名女孩并没有患上癫痫病。

    “当得知女儿没生病的时候,一块压在全家人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季存儿说,这次确诊改变了她一辈子的命运。令她欣慰的是,现在读小学六年级的女儿学习成绩优异,性格变得开朗了。

    季存儿说,她今年参加了村里的养鸡合作社,收到了80羽鸡苗。顺利的话,再过几个月鸡苗长大,算上鸡蛋和肉鸡的收益,到年底再赚个9000元应该没问题。同时,季存儿家今年还能享受到人均5400元的产业发展扶贫资金。“算上这次分发的4头牛,家里就有10头牛了。不算母牛生的小牛,公牛养到8个月至少也能卖到5000元左右,今年脱贫肯定没问题!”

    去年已经脱贫的李德良说,女儿的“病”确诊后,他就外出打工,年底挣回了2万元,家里还增养到10头牛,日子也过得去,“去年我主动申请脱贫,把政府的一些好政策留给更困难的贫困户”。

    周丹文告诉记者,上滩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共83户,其中有50户是因病致贫,“娃娃生病,全家对生活没了期望,脱贫都难,更别说致富了”。如今,这些女孩纷纷背上书包走进学校,有的学习成绩还名列前茅。

    “要想致富奔小康,先送子女上学堂”的标语醒目地写在了村里的红墙上。

    “要找准致贫的‘病’根,对症下药,必须先解决群众看不起病、不看病的难题。”周丹文说。

    驻村以来,周丹文积极主动联系西宁市4家爱心医院,在村里开展义诊并为行动不便的贫困户上门免费送医送药。如今,在青海省国土资源厅的支持下,周丹文筹集了23万元专项资金,建设了80平方米的标准村级卫生室,预计今年6月份就能投入使用。

    依托产业——“牛司令”有个致富梦

    近年来,依托4.08万亩的优良草场和村民世代养殖牛羊的经验和技术,上滩村确立了把生态畜牧业作为主导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看到实际利益的村民也逐渐改变了以前的养殖思路,由原来养一两头牛,发展到七八头,甚至几十头、上百头。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村民李存库。

    45岁的李存库是村里的牦牛养殖大户,养殖牦牛已经有20多年。李存库心里有本明白账,当时在外务工一天10元,除去春种和秋收的时间,真正在外打工的时间只有4个月,最多也就赚1200元,还不算吃喝。回家后,他花1200元买了12头牦牛,在山上散养了1年,不算生下的小牛犊,8头公牛卖了2400元。

    尝到甜头的李存库,从此和牦牛结下了不解之缘。经过多年的经验积累,对牦牛习性了如指掌的他,如今在山上散养的牦牛已达160多头。

    一手持毛鞭、一手持望远镜站在山腰上的李存库宛如一位“牛司令”。记者疑惑,相比而言,黄牛见效快、价格高,还不用满山跑,为什么选择养牦牛而不养黄牛呢?李存库笑着说,黄牛必须早出晚归,而且每年只有4月份至8月份能上山吃草,天冷就得喂食,饲料成本太高。

    “牦牛不同,它们一直生活在山上,吃的是冬虫夏草,喝的是天山雪水,虽然长得慢,但不易生病。”李存库说,公牛长1年可以卖上4000多元,虽然抵不上黄牛的价格,但是算上饲料钱也差不了太多。

    谈到今年村子要达到脱贫摘帽的目标,李存库说:“一个人富不算富,能带动村民,带动贫困户一起脱贫致富才是真的富。”去年6月份,他成立了大通存盛畜牧养殖专业合作社,其中有3名成员是贫困户。

    李存库当下最大的愿望就是去银行申请30万元的贷款,“有了这笔钱,可以雇工帮忙育肥,也可以以低于市场价一半的价格把小牛犊卖给贫困户养殖,让他们也能发展养殖业,大家共同脱贫致富”。

    “目前看来,定位发展生态畜牧业为当家产业,这条路是选准了、走对了。”村干部介绍,以村民养殖10头黄牛为例,在保持数量不变的情况下,每年仅新增的小牛犊就可为村民带来1万元至2万元的收入。同时,为了充分利用贫困人口人均5400元的产业扶持资金,上滩村村两委日前编写了《大通县向化藏族乡上滩村2017年产业发展实施方案》,将投入103.68万元,为有产业发展经营能力的45户贫困户购置西门塔尔母牛,进一步拓宽贫困户发展道路。预计今年6月中旬,这些“脱贫牛”将发放到贫困户家中。

    难忘村民质朴的笑脸

    驻村调研20多天,最难忘的就是村民那质朴的笑脸。

    过去住在逢雨必漏、入冬必冻、号称全村最破烂的土房里,如今享受危房改造政策,住进宽敞的砖房,每天接待邻居的参观、道喜,52岁的单身汉赵永贵笑了;过去,逢年必忧、身背外债、遭人嫌弃,如今主动找活干、要活干,不仅还清了债务,还赢得了村民尊重的代尕巴笑了;过去丈夫治病交不上医药费,娃娃交不起学费,甚至交不起电费,如今有了城里结对帮扶的“亲戚”,娃娃毕业找到了工作,用贴息贷款3万元发展中药材生意,脸上爬满皱纹的昝满贵姐露出了笑容。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笑容是从2015年10月青海省国土资源厅驻上滩村扶贫工作队到村后,一天天增多的。为了精准识别村里贫困户的致贫原因,驻村工作队白天挨家挨户走访群众,晚上聚在一起学习扶贫政策,完成了83户贫困户精准识别和建档立卡工作。他们为每户贫困户建立一本台账、每户提出一个脱贫计划、每户拿出一套脱贫措施。扶贫干部们说,脱贫攻坚路上,坚决不漏一户、不落一人,不将一个贫困家庭遗忘。

    按照计划,今年上滩村将实现脱贫摘帽的目标,对此村干部充满信心。但如何形成稳定的脱贫致富局面,让村民笑口常开是如今村两委班子考虑最多的课题。最近,产业发展规划、美丽乡村建设规划、土地开发整理项目等11个扶贫项目正在上滩村同步进行。这些项目完成后,村子的基础设施、村容村貌将发生很大改变,也将为全村今后的发展积蓄后劲。

    不久的将来,随着大通至克图高速路的穿村而过,这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小山村必将走进世人的视线,生态环境优势不仅愈发凸显,也将给村民带来增收希望。(记者/吉蕾蕾)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04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