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出版侧记:一根红线穿越90年如磐风雨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前夕,经党中央批准,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写的《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以下简称《九十年》)正式出版发行,向党的生日献上一份厚礼。这是继《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和《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第二卷之后,中央党史研究室推出的又一部精品力作,是党的思想理论建设的一件大事,也是党史研究的一项重要成果。

    那么,《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是如何编写出来的?它和以前的党史研究成果相比较,有哪些新的特点?

    历时6年打磨《九十年》

    据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曲青山介绍,2010年7月,党中央召开全国党史工作会议,习近平同志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注重编写高质量的党史教材,并在会后进一步明确了编写《九十年》的重要任务,要求以《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为基础,集中力量写好后二十年,全面记载和反映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成立到2011年7月这90年的历史。

    2010年9月,中央党史研究室抽调骨干研究人员组成编写组,在中央党史研究室室委会具体领导下,正式启动《九十年》编写工作。后又诚邀中央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和全国理论界、党史界的23位著名专家学者,连同党史研究室室委会成员一起,组成《九十年》咨询审议组,逐章逐节对书稿进行审议把关。同时从咨询审议组中邀请10位专家组成统改组,负责对书稿进行统改。

    几经统稿,分送有关部门、单位征求意见,认真系统地研究、吸收各方面建议。2016年6月16日,中央批准《九十年》正式出版。6月26日,《九十年》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联合出版,由新华书店向全国发行。 在《九十年》的编写过程中,咨询审议组和编写组始终坚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特别是他关于《九十年》“编撰工作要严谨周密,时间服从质量”的重要指示精神,基本达到了编写组提出的“导向正确、史实准确、文字生动、细节典型、点评精当、针对性强以及注重创新”这“6+1”的编写要求。

    在5年多的编写过程中,一批党史研究骨干心无旁骛地投入文稿撰写、资料征集、史实考证等艰辛繁冗的研究编写工作;有效调动各方力量,驰而不息地推动书稿撰写、咨询审议、统稿修改、征求意见等各方面各环节工作有序进行、有效展开。在为党立德立言中实现价值、成就自我,表现出了新时期党史工作者高尚的价值追求和良好的精神状态。

    一根红线贯穿全部党史

    《九十年》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坚持党性原则和科学精神的统一,始终把党的两个历史决议和党中央关于党的历史的重要论述作为叙史论史的根本依据,切实秉承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力求体现准确、朴实、凝练、生动的良史文风。

    《九十年》分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三册,共60余万字,记述了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成立至2012年十八大召开这90多年的历史,准确生动地展现了中国共产党90多年的奋斗历程、光荣传统、优良作风、宝贵经验和伟大成就。90多年来,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完成和推进了三件大事: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进行了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开创、坚持、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和人民90多年奋斗、创造、积累的根本成就,是贯穿党的全部历史的一条红线,也是贯穿编写工作的一条红线。

    《九十年》是一部学习和研究中共党史的范本,更是迄今为止国内公开出版的权威读物中,全面系统反映中国共产党历史时间跨度最长、内容最为系统完整的党史基本著作。

    把著史的下限划到最近

    《九十年》编写组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关于“写九十年的前七十年,要以《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为基础,进行充实和提高”的重要指示,坚持把《七十年》作为重要依据和基本参考,借鉴党史重要著作中对一些重大党史事件和党史人物的基本判断和精彩点评。同时,大胆创新,争取有所丰富、有所发展。这种创新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认真体现中央关于党史问题的新判断、新结论;二是注意吸收史学界公认的新成果、新评价;三是重点对后“二十年”历史进行了深入的专题研究。

    党的十八大召开后,编写组根据党的十八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对《九十年》新时期部分的提纲和内容作了重大调整,将突出改革开放调整为突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条主线。同时,将《九十年》的时间下限从201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调整为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闭幕。这样一方面可以把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成功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10年历史,记述得更完整一些;另一方面,可以把党的十八大选举产生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党的历史将翻开新的一页及时载入史册。

    中央文献研究室原主任逄先知在座谈会上指出:把著史的下限划到最近,这在史学上是一个创新。《九十年》一个令人瞩目的特点,就在于它的下限划得很近,一直写到党的十八大。把党史研究、编撰的下限延长到最近,便于把历史与现实紧密联系起来思考,完整地了解事物演变的过程,对我们认识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大有益处。从大的历史趋势看,现存的许多重要问题,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都有其内在的根据。这对于加深对当前我们党实行的方针、政策的理解,有重要意义。

    “求历史之实”“求历史之是”

    全国人大常委、中国中共党史学会会长、中央党史研究室原主任欧阳淞在《九十年》出版座谈会上发言说,党史研究承担着政治和学术双重使命,必须坚持党性原则与坚持科学精神相统一,在“求历史之实”的基础上,“求历史之是”,从根本上解决党史研究“为谁编撰、怎样编撰”的问题。

    《九十年》坚持一切从历史事实出发,用确凿、翔实的历史资料说话。例如,在写井冈山斗争时期发展党员时,就写到了党员的条件:“(1)政治观念没有错误的(包括阶级觉悟)。(2)忠实。(3)有牺牲精神,能积极工作。(4)没有发洋财的观念。(5)不吃鸦片,不赌博。”这是原汁原味的记载,不溢美、不修饰,反而使人感到真实、亲切,这就是按照历史本来面目写历史。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营养剂、清醒剂。“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这门功课不仅必修,而且必须修好。”《九十年》的编写出版,为全党正在开展的“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活动,提供了一部党史学习的教材。

    《九十年》在形式上作了进一步创新。主要体现在让读者更加喜闻乐见等几个方面:一是文字平实、精炼而顺畅,遣词造句比较考究。每节都添加了导语,可长可短,尽可能写得精彩生动、引人入胜。二是采用了总结式点评、勾连式点评、总结勾连式点评等多种形式,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三是叙史大部分采用的是直叙,根据需要有时也穿插使用倒叙、插叙等方式,增强了表达效果。四是为适应当今读者的阅读需要,《九十年》在正文中选配若干历史图片、图表,扩大了书的信息量,增加了全书的生动性和感染力。

    曲青山深有感触地说:“参与《九十年》的组织编写过程,也是我不断学习党的历史的过程。我真切地感受到,党的历史中有信仰、有意志,有目标、有方向,有宗旨、有传统,有成就、有警示,有勇气、有定力。《九十年》,写的是历史,叙的是奋斗,述的是大道,探索的是规律,启示的是当下,烛照的是未来,它蕴藏着资政育人的丰厚滋养。”

    25年前,胡乔木同志在为《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写题记时,曾在结尾处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进入下个世纪,如果本书作为素材还多少有用,至少书名将改变为《中国共产党的八十年》之类了。”现在,《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终于问世了,这是对胡乔木同志等老一代党史工作者殷殷嘱托的最好回应,是对中国共产党95周年诞辰的最好纪念!

    张稚丹 孟祥夫

    链接网址: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16-07/15/c_129149084.htm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639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