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的底片(五章)


    ◆鸿颖(青海)

    清晨 清脆的鸟啼,轻轻敲开我熟睡的门扉。 一缕缕明亮的光线,慢慢松开整个山村的晨雾,天空变得越来越明澈而温润。 坚持在草尖的露珠,驮着昨天的尘埃,祛湿了一寸寸的爱。 千万缕金光穿过丛林,风儿的手,拂去了昨夜的沧桑…… 此刻,我正悟得一只晨鸟的清唱和欢乐时,村口那悠长的山路上,一个个不回头也不言告别的男人,牵绁着炊烟的手指,又在默默远行……

    而那无法描摹的背影,有谁在送别,又有谁在苦苦的珍藏?

    河流 一条河流淌着。像一幅长长的画卷,像一种铺展的形式流淌着。 一路向外行走,像我远出的心灵,一心顾及着远方。一路的宁静,使一些记忆和情境孤独成永远的风景。 在一个个转弯处,那发出琴弦般的鸣响,一直在我内心叮咚,时而疼痛,时而热爱。 一直站在她流淌的源头,试想一切存在的意义时,我只是听见她一路歌颂的颤音…… 流淌中,她时常在狂热与冷静的波动里求得统一,在理智与冒险的落差中获取平衡。 她的行姿像一条蠕动的蛇,在激流中从不留意两岸旖旎的风景,也从没洞察到那纷至沓来的苦难和幸福,是怎样地流过了似箭的光阴? 奔流。奔流。汹涌的气质饱含了野马无羁的血性,一路前行。 也许,她的自身融入另一条河流就是她一生最崇高的意义。 蚂蚁

    拖着一具唤作粮食的尸体,常常出入在生活的毛孔。

    在萧条之处,在罅隙之间,勤劳中堆起的土屑,是它发自内心的萤火?

    在它自己的领地,那些曲曲弯弯的路,通向一些远古而幼稚的记忆。

    虽然没有看到它挥洒热汗,却总是见它忙碌地搬动着光阴,或推搡着幸福在回穴。

    为一种抵达,不知它爬过多少河流、石头和草茎?携带多少跌破的伤口和疼痛?

    而它们的甜蜜,永远埋藏于地平线以下,埋藏于我们触不到的深处…… 家园 黄昏,我站在一片麦田间。这梦中的鸟巢,几近无法孵出一季灿烂的时光。 土塬锦绣,万物依旧锦绣。我的父母以及一些可亲的人们,还是坚守着这澄明的心地和乡村的本分。 农耕在继续,朴素在继续……汗水还是那么咸涩,一切都还是来得那么艰苦。 一条河流,一条山路,蔓延在心里,印证了多少温暖的记忆和我弯曲的思想? 村庄越来越新。山坡长满牛羊。而一些暖心的往事在漩涡里浮起来,又沉下去。 雨水和阳光,依旧爱抚着这片土地。农田的嘴唇还是年复一年地吐露着幸福,麻雀那张望的声音依旧在麦地里生长。行走在田间,我绕过一段段久远的往事,慢慢洗涤一些尘世的杂念…… 记忆如烟,而那遇面的大部分人我还能认得出。但是,他们那沧桑的脸上,还是蓄满着我读不懂的笑容或茫然…… 中秋 是谁托举起一片清辉,给这宁静的夜晚注入饱满和新润? 一阵阵思念的风,穿越相思的穹窿,驻留在哪一片爱的桂林? 阴柔的美,极度的美,让人以另一番心境重叠相思时,一腔柔情在谁的内心回荡? 这般雅致的宁静里,一弯溪水总是在风中叮咚,那泛滥的波光,又是谁那苦思的泪滴? 此刻,我把一夜的美丽炖在一樽浓香的酒壶里,让他飘逸抒情的音符。 当我们坐成一个圆圆的月亮时,那个个装满温情的双眼,到底滋润起谁那贫瘠的记忆?

    鸿颖,本名李宏勇。1983年出生。青海同德县人。2007年毕业于青海民族大学。有散文、散文诗、诗歌、评论等670余件作品分别散见于《星星诗刊》、《诗选刊》、《散文百家》、《青年文学》、《新世纪文学选刊》、《中国文学》、《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山花》、《中国诗歌》、《美文》、《延安文学》《岁月》、《雪莲》、《梦岛文学》、《群岛文学》、《大庆作家》、《香稻诗报》、《绿港文学》等多家报刊杂志。散文诗入选《2004年度中国散文诗精选》、《2008年华夏散文诗精选》、《2009年华夏散文诗选萃》、《中外华文散文诗作家大辞典》、大型散文诗选辑《诗意人生》;诗歌入选《中国当代诗歌选集》、《中国2007—2008当代优秀诗人精选》、《2008年度网络诗歌精选》、《中国当代诗歌精致读本》、《中国西部诗歌大典》等多部选集。获有第二届“未来之星奖”、第五届“中国乡土文学奖”等20多余奖项。著有散文诗集《往事里淋湿的情怀》。系中国乡土作家协会理事会会员、北土城“我们”散文诗群成员。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291143